《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94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等王永军走了之后,包间里只剩下我和杨开臣,我看着杨开臣,心里很是奇怪,我跟他之前根本不认识,他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谈的?
  “你为什么要接王总这单生意?”
  杨开臣第一句话就问的我一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想了想才说,“正好遇到了,而且顺便还能赚点钱。”
  杨开臣古怪的看着我,又问,“你这么年轻,就到了地师境界,应该不缺钱吧?”
  我想了想,刘总之前给我了五十万预付款,虽然买罗盘什么的花了不少,但现在还有二十万左右的剩余,的确是不缺钱。
  我点点头,杨开臣带着不解的表情又问,“既然不缺钱,你非碰这些苗疆玩蛊的干啥?”
  我意识到有些不对了,反问他说,“怎么?苗疆玩蛊的怎么了?”
  杨开臣表情更奇怪了。“你不知道?”
  这下我彻底糊涂了,苦笑着说,“杨大哥,究竟怎么回事,你直接告诉我啊,这一句一句问的,我都糊涂了。”
  杨开臣满脸的古怪,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咱们做风水师的,给人选宅定坟看风水,都是好营生,就算批命看相,也有大把钱能赚。平平安安的就能把钱赚了,干啥去碰那种危险的东西?咱们玄学界的,有四种人能不碰就尽量不碰。苗疆玩蛊的、东南亚下降头的、泰国古曼童还有国内那些养小鬼的。咱们风水师辛辛苦苦研究玄学,一直到了地师境界才能有点自保的力量,可这几种术法,稍微一学,就都是杀人的手段,招惹他们何苦来哉?”

  听他这么说,我点点头。他说的确实有道理,玄学本身并不是练武,甚至连驱魂抓鬼都不是主要的,玄学本身是一种研究风水。或者说天文地理的科学,跟那些降头、古曼童等攻击力很强的歪门邪道根本不一样。
  杨开臣叹了口气,又说,“其他几种倒还罢了,最不能招惹的就是这些苗疆人,蛊虫威力霸道也就算了,关键是这些苗人认死理,还特别团结,你招惹一个,背后肯定有一大群,而且跟你不死不休,非常的难缠。你当这次王总这边的事,真没人能解决?”
  “王永军这个人,喜欢玄学,跟玄学会的徐会长也能搭上话,真要解决这个苗女,玄学会的理事们都有这能力,可就是没人愿意出手啊。前些年咱们深圳玄学会,就有人出手对付一个苗疆的蛊女,结果转头湘西那边的老苗寨里就来人了,最后的结果你猜怎么着?那个风水师全家都被下了蛊!”
  我听的目瞪口呆,怪不得今天玄学会的几个人都一脸古怪的看着我,跟看傻子似的,原来这事里头还有这么个道理。
  杨开臣又说,“这种事说出来也不光彩,咱们风水师一般也不会跟外人提,王永军这人虽然喜欢玄学,但这里头的道道他根本不知道,本来这次他就算出个千把万,估计都没人愿意出手。没想到,你这一来,直接就把这事给他解决了。”
  听完他这番话,我算是彻底明白了。之前我还奇怪呢,赵永坤作为开封道教协会的会长,实力就比我强的多。深圳是个更大的城市,南方玄学气氛又浓,怎么可能没几个实力强大的玄学大师?原来其中还有这一层隐情。
  怪不得王永军对我的态度一直这么殷勤,后面还给特意给我一份聘用合同,估计现在在他眼里,我比整个深圳玄学界的人都厉害。
  杨开臣的话还没有完,又叹了口气说,“这回的这个苗女估计还不简单,上次我去看过了,王永军手底下的工人,中的是噬心蛊,这种蛊可不常见。是二十六苗寨里,那些真正的生苗番子才能用的蛊……周老弟,你这次可是惹了大麻烦啊。”
  我点点头,想起赵颖临死时候说的什么“阿妈”,估计还真要被杨开臣给言中了。
  而且赵颖当时说过“就算你有蛊王”之类的话,瞧那意思。蛇灵估计也对付不了她说的阿妈,这下可真麻烦了。

  我沉默了一会儿,问杨开臣有什么办法没。
  杨开臣摇摇头说,“用蛊的那些苗蛮子,都是血脉传承的,只要是你杀了一只蛊母,他们绝对有办法找到你,躲都躲不过去。”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找个能护住你的靠山,刚才我劝你加入玄学会,就是这么考虑的。你要加入了咱们深圳玄学会,到时候徐会长他们不管怎么说。也会稍微帮你一把,说不定就能让苗蛮子不敢找你麻烦了。”
  杨开臣还真是个热心肠,我俩非亲非故的,之前也不认识,就能帮我考虑这么多,让我很是感激。
  仔细想了想,我确实也没别的办法,加入深圳玄学会或许是唯一自保的方法。
  决定之后,我问杨开臣加入深圳玄学会有什么条件,杨开臣告诉我说,没啥苛刻条件,只要是风水师。然后有两个玄学会成员的推荐就行。

  我皱了下眉头,“刚才谢天宇他们三个看样子是不愿意推荐我,你还能不能联系到其他人?”
  杨开臣摇摇头说,“不需要联系别人,普通风水师加入需要两人以上推荐,你已经是地师实力,一般来说,只要愿意加入,各地风水协会都是愿意接受的,而且能担任玄学会的理事。”
  知道这些后,我稍微轻松了一点,跟杨开臣一起从餐厅里出来,约定好明天让他带我去风水玄学会一趟,办理入会的手续。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又琢磨了下杨开臣跟我说的话,心里只觉得无奈。这还是我决定做风水这一行之后,接到的第一单生意,谁知道就闹成了这样,而且现在赵颖已经死了,想后悔也后悔不了,只能听天由命了。
  我有心想把蛇灵叫出来,好好问问关于蛊虫的事,不过蛇灵之前说了这几天不让叫他,最后我也只好作罢。

  第二天早上。杨开臣一早就过来找到我,驱车带着我往深圳风水玄学会去了。
  玄学会也在市中心,距离我住的酒店不算远,半小时左右就到了地方。
  杨开臣把车子停在一栋大厦的门口,下车之后,我一抬眼,就看见了大厦前面写着的几个朱红大字--“深圳周易文化研究协会”。
  我不由有些咋舌,不是因为这几个蕴含古风的大字,而是因为眼前这个大厦。

  深圳的地价本身就高,市中心这里,一座大厦更是天价,没想到这个风水玄学会居然如此的奢华。
  单从这一点。也能看出来玄学会的不简单。
  我站在外面看了一会儿,杨开臣把车子停好之后,过来带着我走进了大厦,一边走,还一边跟我讲解这玄学会的事情。
  “这里底下五层是公共活动区,对外开房,平时会办一些展览,或者讲座之类的东西,传播一些常见的风水知识,造福市民。而其他的楼层,则是咱们玄学会会员才能去的地方,这其中,顶楼有个大型会议室,平时玄学会举行会议什么的,都会在这里。除了顶楼之外,其他楼层都是咱们玄学会理事的办公室。”
  说完,他还有些羡慕的冲我说,“你已经是地师境界,今天顺利的话,你加入玄学会之后,马上也会成为理事,能分到一个办公室。”
  一路走着,很快我们就乘电梯来到了五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