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576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不可否认的是,方逸现在的修为,比之下山之前却是要精进了不少,往日要走上好几个时辰的山路,现在走来,方逸只用了一个多小时就来到了道观,而且还是在道路湿滑的情况之下。
  “师父说的没错,红尘炼心,并且有大机缘!”
  抬头看着破败不堪的道观,方逸心中也是感慨万千,下山虽然只有半年的时间,但对于方逸来说,却比得上在山中苦修数年的功夫,而且道家炼气,越是到后面,就越要讲究心性的修为,一味的在山中苦修,往往会适得其反,境界停滞不前。
  “嗯?这里有人来过?”
  从道观后院的草墙跳进去之后,方逸打着手电筒来到了前殿,忽然停住了脚,眼睛眯缝了起来,却是发现在那三清道祖的像前面,居然供着几样水果,从果皮的色泽看上去,应该也就是最近几天的事情。
  “大殿里面也被打扫过……”
  方逸用手电往地面照了一下,按理说他也有好几月时间没来了,地面应该满是灰尘,不过入眼看去的地面很是干净,方逸仔细看了好一会,连一个脚印都没能找到。

  “是谁来这里了?”
  方逸心头升起了一个疑问,一般来说,在每年的八九月份,经常会有入山采药的人到道观里面借宿,这些采药人大多都是方村或者周围几个村庄的人,他们在离开的时候,往往会留下一些粮食。
  不过一旦进入冬季,山林对于采药人而言,就是一处很危险的地方了,方逸在山中生活了那么多年,也没见过有人在下雪之后敢于进山的,所以眼前的情形,让方逸感觉十分的古怪。
  “上次丢的那个罗盘,莫非是此人拿走的?”
  方逸脑子里忽然想到了一件事,他上次回山祭拜师父的时候,发现自己藏在青砖下面的那个罗盘,不知道被谁给拿走了,他还没来得及追查这件事,却是又有陌生人进入到了道观之中。

  “无量那个天尊,别让道爷我抓住你……”
  方逸去到后院的房间里查找了一下,发现这次并没有丢什么东西,但方逸心里还是有些不爽,毕竟师父留下来的罗盘也是有年头的物件,方逸都没舍得变卖,却是被人给偷去了。
  在道观里呆了一会,方逸背着那个鬼头刀拿着把铁锹拎着四瓶酒就上山了,来到师父的坟前,上面覆盖着一层薄薄的白雪,用铁锹铲去雪,方逸又在旁边铲了些泥土,把坟头垫高了一些之后,这才坐了下去。
  “师父,弟子来看您啦!”
  方逸拿出一瓶白酒拧开了盖子,说道:“猴儿酒是没有了,这是咱们的国酒,您老就凑合着喝点吧,马上就要过年了,也不知道师父您在那边过的好不好?”
  嘴上和师父说着话,方逸心中情不自禁的伤感起来,往日里和老道士相处时的点点滴滴都涌上了心头,从穿着开裆裤到处跑的小屁孩,到现在一米八多的棒小伙,二十多年的时间就这么一眨眼的过去了。
  在方逸心中,老道士就像是自己的父亲一般,不但管着自己的吃喝拉撒,还教了自己一身的道家本领,要是没有老道士的教导,方逸下山之后也不可能如此之快的融入到社会之中。
  “师父,这人,真的能预测到自己的生老病死吗?”

  在师父的坟前,方逸仍然是以前那个什么都问的好奇宝宝,方逸现在问的这个问题,在老道士算出自己大限之日的时候就问过,只是老道士并没有回答,而是告诉方逸了八个字,那就是“修道之人,与天争命!”
  但直到现在,方逸也是没能理解师父所说的这八个字的意思,在方逸的记忆中,在自己很小的时候,师父就是白发苍苍,但是直到师父羽化的那一天,依然还是那副模样。
  甚至在老道士去世后的好几天里,他的身体似乎都带有余热,脸上红润的和生前没有任何区别,要不是老道士嘱咐方逸三天内一定要让他入土,方逸怕是都以为自己是把师父给活埋掉了。
  “师父,弟子听您的话,找了个女朋友,这次她没来,等下次过来的时候,我带她来看看您……”
  方逸缓缓的将一整瓶白酒洒在了师父的坟前,嘴里絮絮叨叨的说道;“弟子和柏初夏认识的时间不长,见面也没有几回,但弟子现在心里已经是多了一分牵挂,弟子知道初夏也会想着我,或许这就是师父您说的两情相悦吧?”
  方逸和柏初夏,都不是那种扭扭捏捏的人,也不是那种每天感情好时都要腻在一起的人,所以虽然只是隔着几天通个电话,但方逸和柏初夏都知道,对方就是自己要找的那个人。
  原本今年春节柏初夏想叫方逸进京过年的,顺便也见见自己的家人,不过就在方逸从缅甸回来的时候,柏初夏却是临时接到了一个任务,这些天连打电话都不是很方便,方逸进京过年的事情自然也就泡汤了。
  “对了,师父,弟子现在有钱了,不对,好像还是没钱……”

  方逸就像是个想得到大人夸奖的孩子一般,把自己这段时间所做的事情,全都说了出来,赌石赚了一个多亿,方逸在胖子他们面前表现的风轻云淡,但是在师父面前,方逸忍不住还是炫耀了一番。
  “师父,等弟子出手几个物件换成了钱,就把咱们这上清宫给重新返修一遍!”
  方逸在师父坟前发了一个宏愿,其实他在老道士活着的时候,就曾经有过这个想法,只是老道士言说人身都是个臭皮囊,又何必在乎这些身外的事物,对方逸的这个愿望不置可否。
  “师父,您看看这是什么?”
  方逸忽然想到一事,反手将背上的那把鬼头刀给取到了身前,开口说道:“师父您以前不是经常提到那个谭嗣同吗?他就是死在这把刀下的,按照师父您所说,死于非命的人往往怨气很深,我也不知道那谭嗣同的灵魂是否寄托在这把刀中,要是在的话,师父您正好能和他聊聊呢……”

  方逸听老道士说过,在谭嗣同死了之后,老道士曾经专门跑了一趟京城法场,想用道家手段把谭嗣同的魂魄给召唤回来,却是没能成功,这也是方逸从彭斌手里要过这把刀的主要原因,甭管有没有,方逸也算是了却师父的一桩心愿了。
  “师父,我在缅甸认识一个奇人,他能和动物沟通,我记得您说过,能修炼出他心通的人,就能做到这一点,但那人只是个普通人,看来这世间的一些异能,不用修炼也是可以天生的……”
  方逸接连启开了两瓶白酒,这次却是把一瓶放在了师父的坟前,自己对嘴喝起了另外一瓶,一边说着话,一边还用酒瓶碰了下酒瓶,一如当年他和师父喝酒时的样子。
  “师父,我现在好像能感受到一点您当年的心情了,修道长路漫漫,却是没有人同行,的确心中是很孤寂的……”
  方逸将心中的苦闷,尽数在师父坟前发泄了出来,随着修为境界的提升,方逸忽然感觉心中很恐惧,之前方逸一直都没有找到根源,这段时间沉下心来,方逸却是心有所感。
  仔细想来,方逸的这种感觉,应该是因为修为在提升之后,寿命也会得到一定程度增长的原因,如此一来,眼前之人在百年之后就将成为枯骨一堆,只要在心中念及此处,方逸就不会不由自主的感到悲伤。

  日期:2016-10-20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