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92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蛇灵这时候却是双眼锃亮,一副见了绝世美味的样子,直接扑上去,用尾巴卷起那具尸体,在空中一抖。然后无数的小虫子就从尸体上跌落下来,被他的大嘴巴在下面一卷,全都进了嘴里。

  一直到尸体上已经完全看不见虫子里,蛇灵还卷着那具尸体不停的在空中甩动。
  我以为这家伙贪吃,就冲他说,“上面已经没蛊虫了,别折腾尸体了,赶紧跟我一起上楼。”
  结果蛇灵却转过头来,鄙夷的看着我说,“这尸体是养蛊池,蛊母就在里面呢,要不然你以为怎么会有这么多蛊虫生出来?”
  说完,蛇灵一脸热切的继续甩着尸体,试图把蛊母找出来。

  我很好奇的看了蛇灵一眼,蛊母没在赵颖身上,在这具尸体里头?养蛊池是什么东西?蛇灵这家伙对养蛊懂的还真不是一点半点啊。
  还没等我再问,在蛇灵的摇晃下,那尸体里面忽然掉出来一个打火机大小的暗红色肉团,看起来像是个胖嘟嘟的毛毛虫,从尸体里跌落出来之后,这个胖嘟嘟的家伙没有落地。而是直接飞着往楼道方向去了。
  或许是这家伙太胖了,飞行的速度很慢,而且颤颤巍巍的,让人忍不住担心它会掉下来。
  看到这家伙之后,蛇灵忽然“嘎嘎”的笑了两声,丢下尸体,尾巴一摇。庞大的身体往前直飞出去,一瞬间就跑到了那肥嘟嘟的毛毛虫身旁,用尾巴把它卷住,重又飞回到我身旁。
  “这就是蛊母?怎么看起来跟蛊虫也差不多嘛。”

  我看着这个巨大的红色毛毛虫,好奇的问蛇灵。
  蛇灵却是一副啧啧称叹的模样,跟我解释说,“怎么会差不多?这可不是一般的蛊母。而是麒麟蛊!没想到啊,这种稀有的蛊虫,现在居然还有。”
  麒麟蛊?
  我仔细看看这个肥嘟嘟的毛毛虫,实在看不出来跟麒麟有啥相似的地方,正准备再问蛇灵呢,这家伙却等不及了,直接把这肥嘟嘟的毛虫丢进了自己的嘴巴里,然后盘到地上,一脸享受的慢慢吞食。
  瞧他这一副细嚼慢咽的样子,这肥嘟嘟的毛虫,好像还真是什么很珍贵的东西。
  就在这时候,前面不远处的楼梯口,忽然传来一声痛苦的尖叫声。
  我抬头一看,赵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下了楼。就站在楼梯口,嘴角带着一缕鲜血,一边惨叫一边瞪着双眼看着蛇灵,满脸愤怒又恐惧的样子。
  随着惨叫声,她慢慢的坐到了楼梯台阶上,双手捂着胸口,似乎很痛苦的样子。
  我并没有感觉奇怪。蛊母本就跟养蛊人心血相连,蛊母一旦死亡,养蛊人也会跟着受到重创。
  只是说起来有些匪夷所思,蛊母一般都寄养在养蛊人身上,轻易不会出来,可赵颖的蛊母却放在这么一具尸体上,结果还没见到人。蛊母就被蛇灵直接给弄出来吃了。
  养蛊人的一身本事都在蛊母身上,蛊母一旦死亡,养蛊人根本无法操纵其他的蛊虫。
  很快,蛇灵把蛊母完全的吞食了下去,甚至还打了一个满足的饱嗝,然后跟我打了声招呼,说是要去休息。直接钻进了罗盘里面。
  而楼梯台阶上,赵颖一脸灰败的看着我,眼神里面充满了不可置信,冲我开口问道,“你究竟是谁,为什么会有蛊王?”
  蛊王?说的是蛇灵?
  估计她应该是认错了,我没接她的话。而是对她说道,“你不用管我是谁,你害了那么多人,总得有人来讨回公道,我就是来替那些无辜的人讨公道的。”
  赵颖轻蔑的笑笑,嘴角鲜血流淌的更多了,虚弱而暗哑的声音对我说,“我早就说过了,那些人没有一个是无辜的,所有人都是罪有应得。”
  看到她的样子,我心里莫名的有一股无名火。这种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还一副自己替天行道的模样,实在让人愤怒。

  我指着地上的尸体,冲她问道。“好,就按你说的,那些人都有错,可这个人有什么错?就因为你要躲在这里,就把人杀了,这也是他罪有应得?”
  赵颖抿了抿嘴唇,依然抬着头,沉默了一会儿,才倔强的说道,“我要报仇,身上只有蛊母,想短期内培养出来大量蛊虫,只有用人来做养蛊池。”
  我摇摇头,“不管找什么借口,你这都是滥杀无辜。”
  赵颖忽然笑了起来,双手扶着栏杆,硬撑着从地上站了起来,怨毒又倔强的看着我。
  “你们所有的汉人都一样,只会欺负人,然后满口的道理道德,可谁替我想过?那些人糟蹋了我的身子,我已经不可能活下去了,但死之前,我要报仇,我一个女人,想报仇只能靠自己的蛊,可我只有蛊母,杀不了人,我能怎么办?”
  “我们苗人恩怨分明,有恩报恩,有仇报仇,要是死之前连自己的仇都报不了,死后就进不了九黎神的怀抱……我想杀那些人,想短时间内养出蛊虫,只能用人的尸体来养蛊,我有什么办法?”
  听了她的这番话,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忽然就没那么愤怒了,沉默了许久,我才开口对赵颖说,“你这种性格根本不适合在外面打工……现在人你也杀了,仇也报了,没有再滥杀无辜的理由了,你走吧,回你的家乡去吧。”

  赵颖却忽然咳嗽了起来,一边咳嗽着一边说,“回不去了……麒麟蛊可不是一般的蛊母,而是本命蛊,我从小用精血饲养的,早就跟我血脉相连了,本命蛊死,养蛊人亡……杀了那么多人,我自己也应该死,这样谁也不欠谁。”
  说完,她缓缓的又坐到了台阶上,眼睛忽然变得炯炯有神,盯着我继续说,“不过我跟阿妈联系过了,她很快就会来找我,你……你就算有蛊王……我……阿妈……”
  赵颖的声音越来越虚弱,话还没说完,人就倒在了扶梯上,身子慢慢的滑倒下去。
  本命蛊死,养蛊人亡?
  我听说过蛊母死亡,养蛊人也会跟着重创的说法,但却不知道还有本命蛊一说。
  看着赵颖躺在地上,身体慢慢的不再动弹,我叹了一口气。
  本来我已经无意再为难她,只想杀死蛊母,把那些中蛊的人解救出来也就罢了,但或许是天道循环报应不爽,最终还是导致了这样一个结果。
  或许,这样也好,对那些此刻还在被蛊虫折磨的人,以及这里被赵颖当作养蛊池的两个人来说,这才是最公平的结果吧。就像赵颖自己说的那样,谁也不欠谁。
  只是我心里依然很不舒服。
  赵颖是因我而死的,虽然不是我直接动手,但也是我破了她的本命蛊,才导致了她的死亡。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我杀的她。
  心里也说不清楚什么感觉,在赵颖面前站了许久,我才又叹了口气。起身离开了这间屋子。
  到了房间外面,我点上根烟,给王永军打了个电话,说了这里的地址,让他带些人,快点过来。
  等待的过程中,我把蛇灵又叫了出来。想让他去把屋子里所有的蛊虫都解决掉,不留下祸患。不过蛇灵却告诉我说,蛊母死了,其他的蛊虫也都会很快死亡,用不着处理。
  我这才作罢,想问一下蛇灵为什么知道这么多蛊虫的事,结果还没等我开口,蛇灵先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告诉我说,他吃了麒麟蛊之后,需要一段时间来消化,这段时间让我最好不要再叫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