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59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啊,这里谁都可能进去,就是文帝亲封的盟主不可以。”说话的时候,广仁冲着归不归古怪的笑了一下,顿了一下之后,看着这个老家伙继续说道:“怎么样?归师兄,你也不是方士了,这皇宫里面也不需要那么忌讳了吧?要不要进去欣赏一下里面宫殿的气派?”

  “这是你早就算好的吧?”归不归愣了一下之后,瞬间明白了广仁的意思,老家伙冲着黑乎乎的宫墙里面看了一眼。眨巴眨巴眼睛之后,回头看着低声大方师说道:“如果我和吴勉没来找你,那么你们怎么办?”
  “那样的话,我会被大方师革除门墙。后面的事情我来做……”说话的是火山,说话的时候他竟然还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表情。这样子分明是在对着归不归说:这里面本来没你们什么事。自己找的吧?
  老家伙被噎的翻了翻白眼,随后将最后一线希望都放在了吴勉的身上:“我能不去吗?”
  “不能”吴勉不出意外的打碎了归不归最后的希望,他看着皇宫里面的夜色。嘴里继续说道:“我也跟着你进去……”昨天听说了问天楼的事情之后,吴勉便对这座楼非常感兴趣。他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让归不归这个老家伙也是有些不太适应。
  “我也去!看娘娘不能不带着我……”说话的是在方士队伍当中最后的小任叁,本来这次不打算带着这个小家伙进宫的,不过知道了席应真可能已经在问天楼里了。弄不好这个小家伙会是自己的依仗,想不到还没进皇宫,就要借这个小家伙的势了。
  这三个人也不多废话,趁着没人注意到的时候,小家伙的身子一矮,随后整个人都钻到了地下。小任叁地遁了之后,火山和左慈对了一下眼神。随后左慈手指着刚刚内侍总管身亡的位置,一声大喊:“孽障!竟然还不死心……”他说话的时候,就见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站在哪里,虽然看不清相貌。但是人影的身形和死掉的妖也差不了多少。
  这瞬间的变化让站在那附近的军士都吓了一跳,他们齐刷刷的转身向后跑去。就在广仁身后的众方士拿出法器。准备扰乱众人的注意力的时候。冷不防对面那几十个修士“嗷!”的一声,已经各自手拿法器想着人影的位置扑了过去。这些修士几乎都是一个心思:好吃凭什么都让你们方士占了?下辈子磐道的时候唠什么,就看今天晚上了……
  冲到前面的方士们愣了一下。停住了脚步回头看着大方师。广仁微微一笑之后,轻轻的说了一句:“由他们吧……“
  当下这些修士奋勇异常,也是占了当时夜色的便宜。加上左慈的幻术一觉。这么多的修士竟然没有发现在面前的人影有问题。趁着这里功夫,吴勉和归不归两个人隐住了身形。使用五行遁法进到了皇墙之内,除了方士这边,竟然没有一个外人发觉大方师的身边少了两个人。
  进到宫门之内,两个人走到了一处僻静的角落。吴勉用脚尖点了点地面,小任叁的小脑袋瓜从地下钻了出来。看着两个人奶声奶气的说道:“我知道酒窖在哪里,还有娘娘们的寝宫。说吧,你们先去哪?”
  “看见你,我就知道席应真那个老家伙小时候是什么德行了。难怪他那么向着你…….”归不归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小任叁,正打算再说几句的时候,冷不防空气中传来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你们哪里也不用去了,把命留在这里吧……”
  说话的时候,一个人影从空气中慢慢的显现了出来。这人从头到脚一身黑,黑纱罩面隐住了面容。看着吴勉和归不归两个人,继续说道:“已经宫禁了你们还能进来。也算有点本事了,不过别以为瞒过了外面白痴一样的官兵,就可以在这里走来……”
  “我就不信你会在我的楼上……”这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归不归突然抬手将一件巴掌大小的物件抛了过去。黑衣人条件反射的接住了飞过来的东西,这才看清是一块玉牌。一面重霄高楼,一面是甲骨文的三十一。这玉牌和自己腰间的那块一摸一样。只不过自己的数字是六。
  自己人,还是那么高的楼层。黑衣人顿时感到一阵的眩晕,当下也不敢多说话,双手举着玉牌,恭恭敬敬的将玉牌还了回来。就在黑衣人和归不归四目相对的时候,就见老家伙冷冷的一笑,说道:“你再给我照面吗?”
  “属下不敢……”黑衣人吓得一哆嗦,马上江头低了下去。归不归一手接过玉牌的同时,另外一只手冷不防按在黑衣人的头上。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归不归掌心力一吐。伴随着一声闷响,黑衣人的脑袋化为了一团血雾消散在空气当中。

  老家伙这才将玉牌收好,笑眯眯的看着身后的吴勉,说道:“我开始喜欢这个玉牌牌了……”
  看了一眼地上的尸首之后,吴勉对着归不归说道:“我还以为你会留个活口的,一句话都不问,这个不是你的风格。”
  “守在这里的不会是什么大人物……”说话的时候,老家伙伸手在死尸的身上摸出来一块玉牌。这块玉牌和他身上的那块一摸一样,只不过背面的数字比归不归要小很多,只是一个六。
  看到了玉牌之后,归不归脸上的笑容更盛。当下将手里的玉牌递给了吴勉,嘴里同时说道:“一人一块。这下我们就可以直接上楼了。再往前走走,逮着个高楼的,从他嘴里打听现在除了什么事情……”

  归不归递过去的玉牌吴勉并没有伸手去接。而是一种奇怪的表情看着老家伙。归不归愣了一下之后,看着吴勉说道:“怎么?你不是还有别的打算吧?咱们先说好啊,就这么直挺挺的冲过去肯定不合适。别说问天楼那个谁也没见过的楼主了。就连席应真……”
  “我要你那一块……”没等归不归说完,吴勉已经有些无奈的打断了他的话。随后他对着老家伙勾了勾手指头,对着他继续说道:“你自己觉得排名在我之上那么多,合适吗?”
  这几句话从吴勉那带着勾子的口中说出来,真是要多刻薄就有多刻薄。难得的是还说的底气十足,仿佛那块刻着三十一的玉牌就应该给他。饶是两个人搭伙这么多年。还是把归不归噎的直翻白眼。不过日后自己的术法能不能找回来,还要指望这个白头发的年轻人。当下只能陪着笑脸,将自己那块玉牌递给了吴勉:“我也觉得这块牌子适合你,你看看,到你手里这块玉的成色都好了不少。
  两个人交换玉牌的时候,小任叁一直没有说话,他抬着头眼巴巴的看着。直到吴勉收了玉牌之后,小家伙才说道:“老家伙,这就算你们人常说的那句话--是打碎了牙咽肚子里吗?”
  归不归:“……”

  将六楼的黑衣人尸首掩藏好了之后,吴勉本来打算继续前往皇宫的纵深处。不过却被归不归拦住:“看在我已经把三十一楼的牌子都给你的份上,咱们换条路吧。”
  日期:2016-05-10 06: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