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31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曲刚的发言在楚天齐意料这中,既没有明着反对,也提出了疑问。在楚天齐做了回答后,曲刚立刻表示赞同插手此案。这就是曲刚现在的乖巧之处,既体现了他自己应有的份量,也找准了他自己的位置。
  就在楚天齐准备让赵伯祥发言时,不曾想张天彪却跳了出来,左阻右挠的。转而一想,楚天齐就明白了,这是张天彪在和自己怄气,也在表达对曲刚不满。当然,也很可能是张天彪不愿多事,因为这事按常规就是落到他这个主管刑侦的副局长头上。
  正觉得不便立刻出言时,常亮开腔驳斥了张天彪,然后常、张二人交锋起来。楚天齐知道,常亮的发言就代表赵伯祥的态度,看来实际情况和自己会前的分析一样。
  不多时,赵伯祥、曲刚各自喝止了自己的人。楚天齐知道,这事暂告一段落,只要赵伯祥发完言,孟克再说几名,然后一举手就通过了。
  可是事情发展完全出乎楚天齐意料,颠覆了他以往的认知,赵伯祥竟然明确反对插手此案。虽然赵伯祥说的很婉转,说是要“配合”,也说“暂缓出手”,但大家都听出来了,那不过是给局长一个台阶罢了。
  看似政委给了局长面子,但局里绝对的堂堂一把手,竟然需要二把手给台阶,这本身就是一种讽刺,就代表着局长的软弱。可赵伯祥的说辞又八面玲珑,似乎无懈可击,更重要的是,赵伯祥说出这番话后,大家都不再发言,众人的意思很明显,都觉得赵伯祥的话有理有据。
  以为最保险的一票,竟然成了最大的反对票,这是楚天齐万万没想的。本来赵伯祥基本就没明着和自己唱过反调,而且插不插手此案,对赵伯祥几乎没有任何影响,既不需要他亲自出马,也不需要他承担责任。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反对呢?难道就因为所谓的师出无名?不应该呀,绝对不会,那又是因为什么呢?
  除此之外,楚天齐还有一事不解,就是今天那四个人态度耐人寻味。本来是曲刚的小弟,结果张天彪的说辞却像极了赵伯祥的言论。本来是赵伯祥的跟班,结果常亮却和曲刚的态度差不多。而赵伯祥和曲刚这两个人,平时又根本尿不到一个壶里。这是怎么了?难道是角色互换?小弟、跟班也能互换?
  当时在会上,楚天齐还没时间过多考虑这四人的反常态度,他要考虑的是如何收场。如果知道做成了这样的夹生饭,还不如不说这件事,还不如私下交流看法以后再说。事情已经发生,没有假设,只能想着如何解决。
  当时的会场,出现了冷场,出现了僵持,现场的气氛很沉闷。
  就在现场沉静了十多分钟后,孟克突然说话了。孟克当时说道:“我有此案的证据,重要证据,但现在需要保密,不便公布。此案已经到了很严重的地步,不出手不行的地步。”孟克主管局里纪检,经常会掌握一些别人不掌握的证据。

  正是因为孟克身份特殊,他的这句话算是为楚天齐解了围。当时楚天齐拍了板:“必须插手此案。”
  最后没人再反对这个结论,但楚天齐也深知要虑事周全,便没有商讨具体方案,而是匆匆散了会。
  今天会上的事太诡异了,不只是那四个人诡异,就连孟克的说辞也诡异。楚天齐觉得,孟克的说辞纯属是为自己解围,可能就是无中生有,可他为什么要那么做呢?真是不思不得其解。
  但楚天齐明白,今天先是让赵伯祥给了台阶,后又被孟克解围,自己这个一把手真是窝囊,算是不折不扣的折了面子、丢了分。

  “哎。”楚天齐不由得叹了口气。接着他又想起了一个更重要的问题:究竟要如何插手此案,又该如何调配人手?本来就已经弄了一个颜面无光,如果再安排失策,那丢人可就丢到家了。
  明天就该国庆长假了,雷鹏三人明天也要回去了。
  按照楚天齐计划,本来今天要陪三位家乡朋友出去玩一玩,可是政法委和县政府在上、下午各有一个会,楚天齐只得做罢。雷鹏也正好要到苍南县访一个朋友,便只好仍由周仝带二位女士出去,当然楚晓娅也跟着去了。楚晓娅今天不只是陪同前往,还代表着县里这个东道主,陪兄弟县领导去考察,是经过县长牛斌批准的,否则她得参加今天下午的会议。
  上午的政法会议很简短,主要就是维护全县国庆期间的安全保障工作。其实,在两周前已经开过同样的会议,这次只不过是再强调一下,以显示政法系统对此事的重视,也为万一发生事项有一个推脱责任的借口。
  下午政府会议,本来是一个现场会,定的是三*点半召开。突然临时有变,需要众人先参加省里的一个电视电话会议。下午五点多的时候,电视电话会议才结束。

  现场会并没因为时间推迟而取消,在省里会议结束后,参会人员马上赶往会议目的地——平原乡。众人赶到平原乡后,又等了县长很长时间,只到下午七点钟会议才开始。所好夏天白天长,开会的时候天还亮着,等到现场会快结束的时候,天也黑了下来。
  今天的会议,是关于农村经济发展的,吃农家饭是现场会的最后一项内容。众人被要求,都不得缺席这项内容,因为县长牛斌要现场讲解农家游开展实例。
  在吃农家饭前,县长结合实际,为参会人员剖析农家游经济的前景,并讲了如何在许源县实践。真别说,他讲的还头头是道,众人听的都不住频频点头,有人甚至面现兴奋,当然这里边也有下属捧领导臭脚的因素。经过半个多小时的尽情发挥,县长的讲解结束了,大家开始吃饭。
  刚吃掉一个烧土豆,忽觉身上“嗡嗡”声响不断,楚天齐知道是口袋中手机在振动。于是他放下碗筷,看看左右,悄悄溜到了屋子外面。
  取出手机一看,是周仝号码。他先是一楞,随即明白,肯定是周仝等人已经回到县里,结果找不到自己,这才打电话询问。于是,他按下了接听键:“到……”
  刚张嘴,就被周仝的声音打断了:“快,快来救我们。”
  “怎么了?有危险?你们在哪?”楚天齐就是一惊。
  电话里周仝喘着粗气:“暂时还安全,我们都在车上,就是很麻烦,有混混追我们。我们在十八里庄附近,离村里估计有个三、四里。现在走不开,你赶快来接应我们。”
  楚天齐忙问:“他们有多少人,需要派多少警力?”
  周仝道:“他们也就四、五个人,共开了两辆车,不用太多人,只要你和厉剑来,就没问题。”
  “好的。”答应过后,楚天齐又说,“我在乡下开会,赶回去要误事,我让厉剑带人去,他在县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