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88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代南州一拍大腿,苦着脸说,“我姨夫也想啊,他那个厂子现在都开不了工了,要是赔点钱就行的话。我姨夫花多少钱都愿意,可现在的问题是根本找不到赵颖,而且她还根本没有要停手的意思。现在连我都有点担心了,之前我一直在那个厂里当技术顾问呢。”
  我点点头,心里有些黯然。赵颖虽然是受害者,可因为自己的报复,让那么多无辜的人也受牵连,这怎么也说不过去。我心里虽然很同情她,但也不能认可她这种行为。
  从重庆飞深圳,没用多久就到了宝安机场,刚下飞机,代南州就接了个电话,然后告诉我说,他姨夫王永军已经派人在外面等着我们了。
  瞧这急匆匆的架势,显然王永军也是急的不行。
  我俩也不敢耽搁,出了机场,找到王永军派来的司机之后,急匆匆的赶到了龙岗。

  原以为王永军这么急,会直接带着我去那个电子厂,谁知道司机的商务车却把我们带到了一家大酒店,然后告诉我说,王总在里面等着给我接风洗尘呢。
  赶到酒店的豪华包厢里,我见到了王永军。他是个身量魁梧的中年人,虽然听代南州说他已经五十多岁了,但看起来像是只有四十出头。眼神炯炯发亮,显得非常精明干练。
  看到我们进来,王永军站起身来,很热情的迎上来跟我握手,然后安排我坐下。还亲自给我布菜。
  到底是生意人,这么危急的情况下,他倒还沉得住气,一直到我们坐下来,吃了几口菜之后,王永军才终于言归正传,说起了工厂的事。
  虽然他不是广东人,但说起话来,却也带着一股子广东味儿,愁眉苦脸的问我是不是已经了解情况了。对这件事有没有把握。
  我点点头说,“来的路上,南州已经跟我讲了,至于把握,我也说不准。只能尽力而为。”

  看得出来,他对我的话并不满意,不过出于商人的圆滑,他并没有说什么丧气的话,反而还宽慰着,说让我尽力就行。
  一顿饭吃完,王永军问我准备从哪里入手,我思考了一下,说让他带我先去看看那些全身疼痛的工人。
  不管怎么说,人命要紧,找赵颖的事情一时半会儿也不急。
  王永军并没有异议,安排司机把车准备好,然后带着我俩,一起往医院赶去。
  路上,王永军跟我聊起了风水学上的事情,广东这边不愧是玄学盛行的地方,王永军虽然是个商人,但说起风水学上的东西也头头是道,看起来涉猎颇深。
  聊了一会儿之后,我又把话题带回了赵颖身上。开口问王永军说,“王总,如果此行顺利的话,我能不能提个要求?”
  王永军稍微楞了一下,脸上还是挂着笑容。很豪爽回答我说,“周老弟你但说无妨,只要能解决掉这个麻烦,要求你随便提。”

  我点了点头,“如果最后找到了赵颖。能不能交给我来处理?”
  赵颖的行为,从法律上来讲,都够枪毙好几回了,但她的事总是让我想起当初那个老校长的女儿,心里忍不住觉得同情。最后如果有可能的话,我还是想帮帮她。
  王永军不假思索的答应了下来,而且还笑着开口说,“周老弟你倒是宅心仁厚,不过你这么说我也放心了。看来周老弟你应该很有把握解决这件事。”
  他这却是误会了,不过我也没多解释,只是笑了笑,没再说话。
  到了医院之后,王永军带着我们来到一个很大的病房,才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不断传出惨嚎声,显然里面的人都处于痛苦之中。

  等我们走进去之后,我粗略看了一下,病房里大约十几张床。上面躺满了病人,王永军说的那些工人,应该都在这里了。
  我们进去并没有引起骚动,这些工人们身处痛苦之中,看样子根本就没发现我们。
  我走过去,掀开距离门口最近的那个工人的被子。
  被子刚一掀开,里面就有股巨大的汗臭味传出来,我屏住呼吸,等气味消散了一些,才抬眼看过去。
  被子下面。是一个蜷缩着的年轻人,嘴里无意识的哼哼着,身上不停的发抖,有大量的汗水涌出,双手用力按着肚子。似乎疼痛的来源就在肚子上。
  蛊术我并不了解,此时也看不到什么虫子,但从这个人身上,我感受到一种浓郁的阴气,从他的四肢百骸中不断的传出来。除此之外,其他也没发现有什么不对。
  思索一番,我放下他的被子,起身走到其他病人身旁,把每个人都观察了一遍,症状都跟第一个人一样,都是引起遍布全身而已,典型的被阴气侵入身体的症状。
  看完之后,我让代南州和王永军先出去,然后从怀里拿出来一张祛阴符。在门口那个年轻工人的身上贴下去,用道炁引发符力之后,我口中又轻声念了几遍静心咒,然后等着观察他的情况。
  祛阴符的符力引发出来之后,这个年轻人身体抖动的频率就下降了很多。嘴里哼哼的声音虽然更大了,但这显然是因为他生命力恢复了一些,才有精力大声叫出来。
  等几遍静心咒念完,他嘴里的哼哼声音停住了,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眼神有些涣散,很快又低头下去,慢慢的睡着了。
  听着他呼吸平稳的样子,我稍微松了口气,看来用这种方法还是比较有效。
  我站在床边又等了很久,结果并没有发现有蛊虫从他身体里出来,心里又有些气馁。
  他的症状是由蛊虫引起的,如果蛊虫不出来,显然还是没有根治。
  思索一番,我放下他的被子,起身走到其他病人身旁,把每个人都观察了一遍,症状都跟第一个人一样,都是引起遍布全身而已,典型的被阴气侵入身体的症状。
  看完之后,我让代南州和王永军先出去,然后从怀里拿出来一张祛阴符,在门口那个年轻工人的身上贴下去,用道炁引发符力之后,我口中又轻声念了几遍静心咒,然后等着观察他的情况。
  祛阴符的符力引发出来之后,这个年轻人身体抖动的频率就下降了很多,嘴里哼哼的声音虽然更大了,但这显然是因为他生命力恢复了一些,才有精力大声叫出来。
  等几遍静心咒念完,他嘴里的哼哼声音停住了,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眼神有些涣散,很快又低头下
  我吓了一跳,怪不得都说蛊术诡秘莫测,让人防不胜防,连我在这么刻意的准备下都差点中招,更不用说其他普通人了。
  我不敢大意,赶紧把手指从他肚子上扯开,原本以为蛊虫钻进我手指不深,扯一下应该就会从我手指上脱落下来,可谁知道,随着我的拉扯,蛊虫从那年轻工人的肚子里出来的越来越多,头部却依然扎在我的指头里,甚至还往里面钻。
  这可把我吓得不轻,我来是帮别人祛除蛊虫的。可别到最后没帮上别人,自己反倒是被蛊虫钻进了身体,那可要闹笑话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