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31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插了话:“赵政委,我在昨天接到过一个举报,就是关于假药的。”
  赵伯祥转向楚天齐:“哦,是吗?报案人的姓名、联系方式、被举报对象、具体事由,这些他都说了吗?”
  想了一下,楚天齐摇摇头:“那人没说清。”
  赵伯祥转头四顾了一下:“其他同志还接过这种举报电话吗?”
  等了一会儿,没人搭茬,赵伯祥又问了一句:“有吗?”
  “没有,反正我没接到。”张天彪做了回答。
  赵伯祥一笑:“局长,你看,大伙都没接到这种举报电话,那可能是有人打错了,要不就说的根本不是这个事,或者可能是恶作剧。”

  见楚天齐没有搭茬,赵伯祥接着说:“玉赤县警方和我们情况不一样,他们首先有多人举报,也抓住了几个中间人,还收缴了一些假药,这是人证物证俱全,而我们什么都没有。另外,雷副局长也说,玉赤公丨安丨局接到过工商、药监部门发出的帮助请求,主管副县又亲自来做协调。这说明什么?说明玉赤县政府、职能部门都赋予了警方出手的权利或提出了请求。
  而我们有这些吗?最起码现在没有。我的意见是,现在可以先适当配合玉赤警方,等到人证、物证出现,或是有政府指令时,我们再出手,这样会更加有理有据,也能得到各方的信服。我这只是个人建议,仅供采纳,大主意还请局长来拿。”
  得,皮球又踢回来了,而且自己还不好接,对方说的似乎无懈可击。但好哥们和好朋友大老远来了,自己难道就让人家这样回去?再说了,如果在这件事上不出手,那么那件事就更不方便出手了。
  看样子意见难以统一呀!
  本来以为不太难的一件事,现在竟然被做成了夹生饭。怎么办?楚天齐可犯了难。
  会议结束了,楚天齐装作若无其事的走出了会议室。无论他脸上是喜是怒,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知道他心里不痛快。事实上,他确实就是心事重重。
  回到办公室时,楚天齐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甚至还带着一丝兴奋。
  正在屋里等消息的雷鹏,看到楚天齐表情,直接问道:“通过啦?”
  “你说呢?”楚天齐自得的一扬眉毛。
  雷鹏竖起右手大拇指:“哥们,你牛。只凭我提供的一些信息,你手里人证、物证都没有,又没有县里的指示,竟然就通过了,真是厉害。”他然后一笑,“哥们,许源县局不会是你的一言堂吧?”
  楚天齐“哈哈”一笑:“低调,低调。”
  雷鹏不住的吧咂嘴:“哎呀,平时还觉得老俞挺霸道,结果这么一比较,他简单就是太民*主啦,哥们我真是庆幸呀!”
  “别损我了。”楚天齐给了对方一拳,“先吃饭去。”

  雷鹏拦住了对方:“等等,等等,你们到底要如何办案?需要我配合什么?”
  “如何办案?不能说。”楚天齐摇摇头,“这可是局里秘密,怎能轻易示人?贵局只需把现有证据及卷宗传我们一套即可。当然,不要你们涉密的。”
  “德行,以为自己是副部呢,不就是个小副处?”雷鹏给了对方一拳,然后“嘿嘿”一笑,“当然,我这个小副科没法和你比。”
  楚天齐也回敬了一拳,笑着道:“会上定的只是必须查办此案,具体方案还需要研究一下。尤其我们那件事既要进行,又必须得靠的住人去做,这还真需要多费一些脑筋。而且那件事还不能和别人说,你说我能现在就拿出具体方案,就能把人手布置到位?”
  “倒也是,看来副处水平就是比我高的多。”雷鹏“哈哈”一笑,“走,吃饭去,别叫别人。可不能喝酒了,昨天的劲还没过呢。”
  “好。”楚天齐点点头,“其实我昨天也喝了不老少,胃里也不舒服。”
  公丨安丨局规定,上班期间中午不能喝酒,当然这只对普通干警有效,做为局领导总要陪上级领导、重要客人,不可能一点不喝的。当然,楚天齐表示不喝酒,并不是因为这条规定,而是他心里有事,根本就喝不心里去。
  雷鹏“嘁”了一声:“净胡扯,你可是‘楚三斤’、‘酒局长’,能怕那点白酒?”
  “听人们瞎说呢。”说着,楚天齐话题一转,“对了,记住让夏县长和楚县长协调这里职能部门的事,不能光我们出力,工商和药监怎么也得有个态度吧。”
  “放心,今天夏县长一上班就到了楚县长哪,药监和工商的头也都见了,应该没问题吧。”说着,雷鹏“嘿嘿”一笑,“哥们,这事你就能办了,两个女人肯定都听你的。那个楚县长看你的眼神就不对,肯定对你有意思。夏县长今天早上眼圈通红,又是怎么回事?好像昨天有个男人一直在他房间待着吧。”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楚天齐没好气的拽了雷鹏一下,二人走出了屋子。
  夏雪和赵敏有楚晓娅、周仝陪着,去旅游点了,中午不回来。午饭的时候,就是楚天齐、雷鹏、厉剑三人一起吃。厉剑给选了一家当地特色小吃店,三人只吃饭、聊天,吃的很是舒服。
  饭后,把雷鹏送回酒店休息,楚天齐和厉剑回了局里。
  看看时间,刚中午一点多,于是楚天齐进了里屋卧室,躺到床上。
  尽管还能休息一会儿,可楚天齐根本就睡不着,他要回顾今天的会议,反思问题出在哪。
  昨天,楚天齐曾接到一个女人的举报电话,女人说是举报假药。但当楚天齐问她有没有向工商等部门举报时,那个女人误以为楚天齐在找借口推拖,直接把电话挂了。等楚天齐听雷鹏说了假药的事以后,还曾经回拨过去,结果却是街上的一个插卡公用电话。
  虽然只接到那个女人含糊不清的举报电话,但楚天齐相信雷鹏通报的信息,而且还慎重的盯问过雷鹏,得到的答复也是肯定的。只是暂时许源县没有其它的人证、物证,也没有县里的指示,许源县局介入调查的理由不充分。即使不充分,也必须插手,这既是为了假药案,也是为了查清那件事。
  局里要插手调查,那就得开会研究,不过会前楚天齐很自信,他觉得这事一定能通过。他想,赵伯祥肯定还是老好人政策,肯定不反对自己,那么常亮自然也就不会反对。孟克最痛恨违法乱纪、坑蒙拐骗的事,没有不同意的理由。以现在曲刚的处境,以及与自己的关系看,他应该也不会明着反对,顶多也就是默认。即使有杂音,估计也就是张天彪一人,并不影响大局。
  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在今天会上,待雷鹏退场后,楚天齐直接点了曲刚的名。他觉得只要曲刚不明着反对,那么张天彪也就不会公然站出来,然后赵伯祥等人就是举举手的事了。

  日期:2017-05-12 07:0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