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31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扫视了一下屋内众人,楚天齐清了清嗓子,说道:“各位,刚才玉赤县局雷鹏副局长介绍了情况,大家怎么看?我们如何出手?都谈一谈。”
  听到局长的话,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但却没人说话,会议室出现了冷场。
  过了有一分多钟,见还是没人发言,楚天齐直接点了名:“老曲,你说说。”
  曲刚点点头,咳了两声,才说:“听刚才雷副局长的介绍,看来假药在玉赤县泛滥严重,到了非严厉打击不可的地步。假药不但耽误疾病治疗,还会对人身体造成新的伤害,严重的可能致人死亡,也会扰乱药品市场。因此,打击假药利国利民,我个人举双手赞成。
  只是现在雷副局提供的假药样品包装简单,文字说明模糊,仅凭个别涉案人的供词,就断定药品来自许源县,似乎有些牵强。另外,打击假冒伪劣,应该是由工商牵头,我们要做的就是配合。如果我们直接插手的话,这不符合程序。当然,我们也不能因此推脱责任,该尽的职责必须尽到。我就说这些。”
  曲刚说完,没有人接茬,现场再次安静下来。

  楚天齐明白,大家的想法都跟曲刚差不多,其实楚天齐一开始也这么认为。为此,今天早上他专门又问过雷鹏,尤其还问雷鹏是不是为了隐藏那件事,而故意夸大渲染出来的。当时雷鹏做了肯定回答‘不是故意夸大,而是事实确实如此’,还向他做了进一步说明。
  现在既然同事们也有这个疑问,自己就需要说明一下,于是楚天齐道:“老曲刚才说证据不充分,那我就做一下说明。据雷局讲,现在这些假药主要出现在农村,出现在村医那里。包装简单、标识不清的药物,人们怎么会买呢?这主要有三个原因。一是价格便宜,这些假药价格只相当于正规药的三成,好多人贪便宜。
  二是在玉赤县曾经有过类似先例,那还是六、七年前的事。当时县药厂面临倒闭,就用中成药给职工顶工资,职工只得转手低价卖这些丸药。当时药厂不景气,包装物断档,好多药都是直接从车间拿出来,论斤顶的帐,根本就没有包装。但人们认可那些药,也看上价格便宜,这才购买,药的疗效很不错。后来那个老药厂,又以这种方式存在了好几年,只到去年才彻底倒闭。
  三是这次假药贩子打的幌子,就是玉赤县老药厂存货顶帐、贱买,再加上当地一些熟脸充当中间人,人们自然就相信了。

  正是由于以上三条原因,好多人就买了这些假药。等到吃了不管用,而且有不良反应时,人们才意识到上当,才知道报警。警方接警后,马上出手,但真正的假药贩子早没影了,只抓住了一些所谓中间人。审问才知道,这些中间人就是为了拿到好处费,才参与进来的,至于那些上家的底细根本不清楚。
  其中有两人供述,在从转运车上接货时,发现了“许源”字样。但当警方找转运方调查时,他们根本提供不了发货人的详情。当地警方又蹲守了一段时间,在此期间没有收获,好像假药贩卖暂时停止了,可假药引发的报案却越来越多。玉赤县局这才派雷副局来与我们接洽,请我们协助破案。另外,玉赤县主管文教卫生的夏副县长,这次就是专门来协调当地工商、药监配合的。”
  “哦,是这么回事。”曲刚连连点头,“那我赞成许源县局配合,我们应该出手。”
  “天下丨警丨察是一家,有事互相帮忙,是应该的。只是对于这次配合,我不赞成。”张天彪直接进行了否决,“玉赤县警方之所以直接出面,那是因为他们那里是事发地,他们有这个责任,而且他们也收到了工商、药监部门的请求。而我们这里呢,情况完全不同,如果不听雷鹏说起的话,恐怕大家还不知道此事吧。”
  常亮接了话:“张副局长,我有不同看法,玉赤县主管副县长和县公丨安丨局主管副局长亲自为此事而来,说明当地对此事的重视,也说明事态很严重。刚才雷副局长也例举了一些数字,光是头痛、恶心的人就将近上百位,这不是小数目。虽然这些人现在还没有生命危险,但也是人命关天的事。既然人命关天,那就耽误不得,我们不能为了怕多事,就致人生命与不顾吧?”
  听到对方的话夹枪带棒,张天彪反驳道:“办案讲究的是证据,而不是人云亦云,捕风捉影,更不是上纲上线。每天全国都要发生好多真正人命关天的事,我们不可能都扑上去吧,何况这还是渲染夸大的所谓人命关天。”

  常亮大声斥责着:“张天彪,上百人因吃假药身体不适,生命受到威胁,你竟然说成所谓人命关天,你太冷血无情了。”
  “不是冷血,是冷静,事态根本不像你说的那么严重。”张天彪针锋相对。
  “冷静?我看未必吧。”常亮话题一转,“夏副县长、雷副局长亲自赶来,难道不说明事态严重吗?”
  “亲自赶来?你就敢保证他们是为了公事,难道不可能是私事?比如访友、旅游。”张天彪冷哼一声,“有的领导说是来协调此事,怎么今天没见到她?还有的人可是带着家属来的,难道家属也参与破案?不过这样一说,方便报销差旅费用。”

  这话明显就是在挑事,在说雷鹏、夏雪是奔楚天齐而来,暗讽他们明公暗私。楚天齐不由得火气,但好像又不方便直接接茬,他一时不知是否要开口。
  曲刚发了话:“张天彪,说什么呢?说话太不讲原则了。”
  “哼,不只我这么说吧。”常亮在一旁幸灾乐祸。
  赵伯祥噎了一句:“没人拿你当哑巴。”
  楚天齐松了一口气,看来两个家长都来管自己孩子了。

  赵伯祥、曲刚开口,常亮和张天彪一下子哑了炮,低下头暗自运气。
  重重的咳了两声,赵伯祥接着说:“我来谈一下看法。刚才大家说的,我觉得都有理,只是说的不太全面,我就再做一下补充。天下丨警丨察是一家,有事互相帮忙,这个我赞成,但是……”
  听到这里,楚天齐就是一楞,赵伯祥怎么和张天彪腔调那么像?
  赵伯祥继续道:“办案是要讲究证据的,无论人证或物证,哪怕是报警电话也好。但现在这些都没有吧,有的仅是兄弟县局同志的讲述,以及他们那里的案发*情况。这种情况下,我们能办的只是对兄弟县局的简单配合。怎么配合?那就是他们可以按他们的流程办案,我们只能是适当提供一些帮助。比如,根据他们的线索,帮他们找一找地点,查一查户籍什么的。如果我们直接插手的话,那就师出无名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