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2779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屠德勤和屠德钧重聚屠德隆的办公室。
  当听完屠德勤的叙述后,屠德隆心里一下子像是凹下去一个大洞,他心里早就怀疑,这件事只怕是跟秦书凯有关,没想到,还真是让自己猜准了。现在情况已经很清楚了,必定是屠得虎对秦书凯下手失败,导致他这么长时间不见踪影。
  屠德隆现在最关心的是自己的亲弟弟生死存亡的大事,他不敢耽搁,对屠德勤和屠德钧嘱咐了几句后,立马下楼准备去见老县长贾仁贵,毕竟这个老县长还是很有实力的。

  屠德钧和屠德勤兄弟俩站在门口问道,老大,你这是要去干什么?
  屠德隆头也不回的回答说,找援兵。
  屠德钧和屠德勤相互对望了一眼,如果这件事只能的是跟秦书凯有关的话,屠德隆要到哪里去找援兵来应付呢?现在的当务之急难道不是应该先把老虎给救出来再说吗?为什么老大竟然只顾急匆匆的下楼找什么援兵,而不是去找秦书凯要人呢?
  也就几分钟的功夫,屠德勤和屠德钧两兄弟自己就想明白了,只怕这时候,就算是兄弟几个一块杀到秦书凯的办公室去,没有任何的证据证明秦书凯跟此事的关系,秦书凯必定矢口否认。
  屠德隆找的援兵不是别人,正是红河县的老甲鱼,贾仁贵。
  屠德隆出去的时候,开发区的副主任贾振国,这个时候接到政府办的电话,说秦书凯要带着人带开发区来调研。
  屠德隆就吩咐说,现在你就说我出去了,你要负责接待,同时,要帮助我打听这个屠得虎的消息?我怀疑这个事情和这个秦书凯说不定有关系,你要放在心上。
  自从侄女小悦被这个屠得虎强后,这个屠得虎说要娶这个小悦,让屠德隆有了和贾振国交涉的借口,所以最后的交涉结果就是屠得虎给小悦家赔偿了10万块,同时负责小悦下面一年多的大学的所有费用,给小悦在红河小城买了一套房,等到小悦毕业后就结婚。

  这个结果,虽然小悦的家人很是不满意,可是女儿已经被屠得虎日了,就是让这个屠得虎坐牢又能如何?这个社会,那就是有钱人的天下,自己得罪不起这个屠德隆,只能接受。
  那个小悦根本看不好这个屠得虎,可是在家里的劝慰下,也就接受了,毕竟这个给自己的房子和钱那是很实在的东西,再说,自己难道真的就这么不顾家人的感受,大闹一场,最后什么都得不到。
  所以,这个协议签订后,这个小悦就成为屠得虎的对象,开学的时候还是这个屠得虎送到学校的,现在是名正言顺的恋爱关系,那个屠得虎很是高兴,毕竟小悦的确是相当出众的漂亮的女人,哪个男人不喜欢漂亮女人呢?
  那天送小悦到学校的时候,屠得虎在宾馆开了一个房间,等到四周无人的时候,顺水推舟将她揽入怀里,右手从脖子后将她的手抓住,她头枕到胳膊上,长长的头发仿佛瀑布般垂落下来,左手抓住另一只手,她挣扎,屠得虎死死地抓住她。
  她瞪起眼睛,仿佛要生气了,屠得虎忙低下头,用嘴把她的嘴封住,舌头在她嘴里探索着,她“唔、唔”地叫着,牙齿咬在一起,阻止屠得虎的进程,屠得虎那天用舌头努力顶开她的牙齿,和她的舌头绞在一起。
  有机会肯定要上去一次,再说现在那是家人都同意的,那天这个小悦突然咬了屠得虎的舌头一下,痛的松开口,她抬起头,却挣扎不开屠得虎的手,喘着粗气说“不要这样,咱们虽然确定了关系,我们之间并不十分了解,而且我都......”
  这个时候非常关键,如果想得手,必须说出极度恶心和肉麻的话,让她的心率保持在120次/分,使她的大脑一阵阵发热,最好是让她无暇思考,此乃成败的关键所在。“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喜欢上一个人,可以只用一分钟,乖,不要怕,我不会伤害你的,上次对你,我很伤心,但是我是真的爱你的!”
  说完屠得虎的嘴就紧紧地贴住了她!
  这么一说,小悦的挣扎仿佛也失去了力气,毕竟这个男人是自己的男人,屠得虎用尽所有技巧,轻轻地和她的舌-头缠在一起,后来,女人有了反-应,毕竟是初涉风月的女子,对于这种事只要放下了防备心理,还是能很快体验到其中乐趣的。
  认命的女人,开始把男女之事当成一种享受,毕竟是十七八的怀春年纪,心里早已对这种事情有些说不清的期盼心理,既然注定了这辈子是属于这个男人的,自然心里不再有防线。

  屠得虎回来后,和这个贾振国说,叔叔,很感谢你,我会好好的对你这侄女好的,真是很好的做老婆的女人。
  贾振国不管这个家伙是真好假话,但是侄女和这个屠德隆联系上了,那么自己的提拔就有希望了。
  没想到,好景不长,现在这个屠得虎失踪了,让贾振国感到很是害怕,如果真的出现什么意外,这屠德隆还会对自己好吗。现在,这个屠德隆要求自己先接待好秦书凯,那么这个贾振国就很是积极的去落实了。
  贾振国忙着接待秦书凯的功夫,屠德隆已经到了贾仁贵的办公室。
  对于屠德隆的突然造访,贾仁贵心里倒是一惊,屠德隆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生性脾气他也算是相当了解,此人相当有分寸,每次来之前都是提前约好了见面时间,从来都不会像今天这样贸然不约而至。
  等到屠德隆坐定后,贾仁贵立马问道,出什么大事了?
  屠德隆把红河县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跟贾仁贵一一如实汇报后,向贾仁贵请示道,现在自己在红河县开发区的地盘受到极大威胁,这个秦书凯处处跟自己过不去,自己心里想着总要想办法应付才行,却没想到,竟然又出现了屠得虎失踪的事情,所以想要过来听听贾仁贵对此事的看法。

  贾仁贵静静的听屠德隆讲完后,眼里露出不可捉摸的神情,尽管贾仁贵离开红河县很长一段时间了,可是贾仁贵对红河县的诸多情况却还是比较了解的,屠德隆今天向他汇报的事情倒是他以前从未想过的新情况,如若真像屠德隆说的,屠得虎这次莫名其妙的失踪是秦书凯在背后下手的话,这个人要么就是胆子实在是太大了,要么就是此人的确实力很强,要么就是此人头脑一时冲动,做了二百五的决定。

  事关人命的大事,可不是能拿来开玩笑的呢?
  贾仁贵俯身问道,屠德隆,你在官场很多年,说话要有证据,你确定老虎失踪是秦县长所为?
  屠德隆想了一会,并没有点头,实话实说道,老领导,我也是根据眼下诸多线索心里猜疑,说起来也有六成的把握,只是没有实在证据,所以不敢最终确定是秦书凯所为。
  日期:2017-05-12 07:0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