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谋划,终于走出一条官场的康庄大道》
第1589节

作者: 青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叶平宇看了他一眼道:“国昌书记还是比较好相处的,你今后注意多向他汇报是了,今天他当着我的面,有些话不好说,但我分析,事情还是不会那么顺利,阻力还是会有的,你要不在过于乐观。”
  陈其阳一听,想了一下,马上问道:“会不会是季远大?”
  叶平宇道:“不但是他,杨国昌本人未必也没有想法,这个时候,江夏的同志都会比较敏感,但是我们的方针是,不管你有多么敏感,我们该查的还是要查,你大胆地去做,如果阻力太大,直接报到省纪委,由省委作出决定。”
  一听到叶平宇如此说,陈其阳才意识到自己想的有些简单了,把困难和阻力估计地有些小了,杨国昌与他考虑的肯定不会完全一致,再加上季远大的存在,下一步的工作未必会很顺利。

  不过,他从叶平宇的话中可以感受到,江夏的事情非常受到省委的关注,只要省委全力支持,即使在江夏内部有阻力,最终也会把事情给办妥的。
  两人说了有十来分钟的话,陈其阳便告辞了,叶平宇躺下来休息,作为一名有丰富办案经验的纪委书记,他知道案子该怎么,该考虑到哪些案外因素,这样子才能把握案子的走向,不至于出现吃夹生饭的情况。
  杨国昌回去以后,脑海里便老是王有才和赵治远两个人的事情,按说这两个人与他的关系都不是很亲密,他完全可以放手让陈其阳来查,但是这个时机实在是有些不对,李步刚一调查,江夏官员就被查,如果是一般官员那还好说,但是赵治远和王有才两人都是江夏的重要干部,现在一查,岂不会引起人们的议论纷纷?
  虽然他想着与江夏的官员切割,但是实际上他无论如何也是切割不了的,因为他现在是江夏市委书记,怎么可能完全切割的了?
  想了一想,他觉得得和季远大商量一下,虽然他不喜欢季远大那种霸道作风,但是关键时候却是能用得上,他让季远大先冲在前头,然后他好从中协调,妥善把这个事情给处理了。
  不过他暂时没有把季远大叫过来,而是等到叶平宇走了之后再与季远大相商,免得先让季远大知道了,不知收敛,然后在叶平宇面前作出什么不礼貌的事情来。
  下午的视察,杨国昌亲自打电话把季远大叫了过来,本来只是想让他晚上陪同叶平宇吃饭的,但是现在他想了一想,还是让季远大过来陪同一下为好,现在这个时候,还是要体现出他们两人一体的意思,否则即使叶平宇表面不说,但是心里头却是觉察到他和季远大之间的不和,这在当前来说是非常不利的。
  季远大接到杨国昌的电话之后,总算是答应下来,到了下午三点钟,他来到酒店门口,卢树才先已来到,见到他,与他进行寒暄。看到季远大之后,卢树才在心里想了半天,也没有开口把陈其阳所说的事情告诉季远大,他知道季远大的脾气,如果现在告诉他,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来。
  叶平宇午休过后起来的时候,杨国昌也来到了,下午的主要行程是,先到江夏市党风廉政教育基地进行参观,慰问纪委办案人员,虽然市纪委当前大案子没办,但是小案子还是有的。然后再去江夏市人民检察院,视察那里的预防**工作,最后正式听取江夏市纪委的工作汇报。
  一下午的行程主要是围绕江夏市纪检工作进行,不牵扯到其他的工作,等到明天的时候再去视察一下江夏的经济工作,算是给江夏市抓一下面子。
  叶平宇出来后与杨国昌见了面,季远大走过来与他相见。一看见季远大,叶平宇笑着伸出手道:“远大同志,我们又见面了。”
  季远大哈哈一笑道:“叶书记,欢迎你到我们江夏来。
  对于季远大,叶平宇其实是非常欣赏季远大的工作魄力,如果季远大没有着江夏官员的身份,他大概会与他季远大好好谈一下,让他发挥自己的长处,不要犯了什么大错。
  但是现在,季远大已经深陷入到江夏的政商泥潭里面,省纪委接到了不少与他有关的举报,可是现在还不能动他,因为季远大是江夏市的重要官员,如果搞他,会引起江夏官员的反弹,而且举报线索并非是实名举报,虽然有一定的可查性,但是必竟不确实,如果贸然去调查,肯定是不会顺利的。
  因此,叶平宇现在见到季远大,表情上显得非常轻松,比上次轻松多了,季远大看到叶平宇的样子,心里也放松了起来,上次叶平宇来,他感到叶平宇是一个黑脸包公,但是这一次前来,叶平宇却是变成了弥勒佛,让他没感到有什么不妥之处了。
  第一千二百六十章视察永利
  一个下午,叶平宇来到了几个地方视察工作,到了地方无非是走马观花随便看看,这种领导视察,根本没有什么内容,如果领导直接按照他们所看到的东西来作出决策的话,那肯定是脑门被驴踢了,下面的人会把事情安排的天衣无缝,只会让领导看到好的一面,而看不到坏的一面,在这种情况下得不到什么真实的东西,所以领导过来视察,象征意义大于实质意义。

  叶平宇来到江夏市人民检察院,看了看他们的**预防工作,虽然看上去非常的好,但是实际上预防**能起到多大作用,大家心里也都是清楚的,但是叶平宇还是点了点头,表示做的好,走在了全省的前列。这句话他可以到其他的地方也这样说,无非是一种应景的话,其他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晚上,杨国昌在大酒店里面宴请叶平宇,众多常委作陪,叶平宇自然坐在十分显要的位置,杨国昌与他坐在一起,季远大则是重要的陪客之人,也坐在酒桌上。
  气氛一时之间十分的热烈,只有卢树才坐在那里不怎么活泼,因为他知道了王有才和赵治远两人的事,心里老是在想着这个问题,觉得叶平宇虽然在那里谈笑风生,但是这背后的风起浪高,别人还不知道呢。
  杨国昌由于要陪同好叶平宇,自然是不能像卢树才那样,和季远大二人一起陪同着叶平平宇喝来喝去。叶平宇也是有酒量之人,自然也是与他们推杯换盏,喝得不亦乐乎。
  季远大见到叶平宇喝起酒来也是豪爽之人,倒是没有了那种抵触情绪,与叶平宇喝了一杯又一杯,居然喝醉了。
  季远大一喝醉,拿起酒杯后,手指一指,在空中划了一个弧,突然说道:“有人对我们江夏的发展不满意,叶书记,您说说,您来了这两趟,看一看我们江夏到底发展的好不好,满意不满意?”
  季远大居然直接对叶平宇说起了这话,看上去是醉话,但是人醉话不醉,清醒的很,因为这是让叶平宇表态呢。叶平宇虽然也是喝了不少的酒,但头脑同样清醒,他怎么会上季远大的当,在酒桌上作出什么表态?
  日期:2016-12-25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