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938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愣住了。
  而这个时候,三清道人已然站起了身,转身离开的时候,一块布从他身上遗落了下来,飘落在了我身边,然后他轻飘飘的留下了一句话:“这是她的选择,我觉得……你应该尊重她的选择,这上面的内容是她写给你的,看完以后,你就去阴司吧,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说完,三清道人离开了。
  我坐在地上迟疑了许久,才终于捡起了他丢下的那块布。
  那块布是林青走时身上的衣服,上面用烧黑的木炭写了许许多多的字迹,说实话,作为一个女人,林青的字说不上清秀,连好看都说不上,甚至可以说是特别的难看,就像是小学生的字一样,挺萌的,有的字她干脆都不会写,尤其是一些结构复杂的字,她肯定是不会的,就像象形文字一样,是用画画来表达意思的,她的一生,写的最好看的几个字,一个是葛字,还有就是她的名字。想想也是,她的一生都在学习战斗,学习如何去厮杀、生存,哪里有时间好好的练练字呢,不过写的却特别特别的认真,一笔一划,用力很大……

  我也是看了许久,才终于看明白这封信的内容,然后,我一下子陷入了沉默……
  这封信不长,内容大概是这样的:
  “老弟,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可能已经远远的离开你了,好吧,虽然我也挺讨厌用这样的方式来告别的,总觉得有些矫情,但是我很清楚你的个性,如果我直接和你说的话,你一定是不会同意的,所以,我只能先斩后奏了。
  我不姓葛,不是葛家的人,有时候,我就在想,我到底来自于哪里,为什么我会被抛弃,如果没有义父的话,或许,我在襁褓中的时候就已经死去了,所以,带着不甘,这些年来我一直都在追查我的身世,要说收获,其实是有的,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我知道了自己来自于哪里,为什么被抛弃。或许也真的是命运吧,在义父捡到我之前,我其实就已经属于这一行了,只不过我身上背负着特殊的使命,我的父亲和母亲因为厌倦了这样的使命,所以抛弃了我,让我去寻找自己的自由。

  这些年来,我也想过回去,但是,每次当我迈出脚步,又会情不自禁的收回,因为我知道,我回去了,可能我就再也不是葛家的人了,我爱着葛家,爱的很深沉,甚至,因为爱葛家爱的深沉,也爱你爱的彻入骨髓。
  我终究是舍不得葛家的,所以,一直按捺着。
  直到……天道盟的事情发生以后,我亲眼看到了你的无奈和悲狂,也亲眼看到了自己没办法帮你太多的事实。
  为什么?
  因为我不是修炼者,没有强大的力量,眼看着我最爱的葛家和弟弟日渐消沉,受尽欺辱,我心中有怒、有悲,但无处宣泄。
  我帮不上你。
  到底是什么促使我做出了决定?大概墩儿吧!
  在你去执行任务的时间里,又一次我和墩儿玩耍,结果我发现,我竟然不是我小侄儿的对手,那个时候,我才感到了自己的深切悲哀,我需要力量,只要有了力量,我就可以保护我想保护的一切。
  你不要再说你自己可以承受,我也是葛家的一份子,我也想为这个日薄西山的伟大家族做点什么,报答养育之恩。
  于是,我终于还是决定去承受我本来就该承受的一切。
  我问过三清道人,他愿意帮我,于是我就这么匆匆踏上了行程,没有和你告别。
  不要怪我,不要怪三清,也不要找我……
  就让我们在岁月中彼此珍重,各自变强。
  总有一天,我们还会再见面,那时候,就是这个世界为我们颤抖的时候……
  就这样吧,最后在说一句,我爱你,弟弟,但是,对不起,不能陪着你了,但我会在你看不见的地方注视着你。”
  这就是整封信的内容了,看完后,我陷入了良久的沉默。
  林青,终究还是离开了,只是这一别,她说的未来遥遥无期,到底什么时候能再一次相见,我不知道,我更不知道她到底承载着怎样的使命,似乎……我只能等着她。
  就像她说的,让我们在岁月中彼此珍重,各自变强。
  或许,这条路的尽头本身就是孤独的,或许,人这一生本身也就是孤独的,
  这些答案我也不知道,想破头也想不出来,只能抱着一份期待去走剩下的路,在稍微收拾了一下心情以后,就收起了林青的书信,塞进怀里去召集了曹沅他们,休养了这么久,也该到阴司去看看了,
  这一次行动,我犹豫良久,终究还是带上了墩儿,
  不为别的,为柳倾城能看一眼墩儿,
  三清说柳倾城已经油尽灯枯了,恐怕大限就在最近了,而且我也没有把握把她从酆都大帝设下的?泉水牢里救出来,只能尽力而为,带上墩儿,也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到那时候,也能让柳倾城欣慰一些,她是个至情至性的女人,一生在情感的漩涡中挣扎,我想墩儿大概她是会喜欢的,
  就这样,我们一行人踏上了前往国内的路,当初我仓皇处境,如今又一次踏上了返回国内的路,因为想入阴司,肯定要过鬼门关,要过鬼门关,必先回国内,
  在路上,曹沅将三清道人的“酆都令”交给了我,就是一块令牌,她却很郑重,
  同时,曹沅也和我说起了阴司之乱的事情,
  原来,这阴司之乱,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开始乱了,
  算算时间,当时,我应该正好还在昆仑山,
  昆仑山的时候,我们中了曹沅的埋伏,四处逃窜,人员走散,只留下白无敌断后,白无敌被曹沅和媛追杀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结果却在白无敌终于扛不住的时候,忽然掉头离开了,
  她们为什么离开,一直都是我想不通的一个关节,
  现在曹沅说起,我才终于明白了各种缘由,原来,也就是那个时候,?虎鬼王悍然在阴司起兵,而且第一个被他攻打的就是大诤鬼王,三清道人当时隔着很远的距离给曹沅他们传递信息,曹沅他们不得已之下放弃了对白无敌的追杀,转而进入阴司,搜集情报,之前三清道人和我说的那些信息,其实绝大多数都是曹沅和媛当时查探到的一些情况,至于背后出手的人到底是谁,他们始终也没个头绪,

  乱,
  非常乱,
  堪比乱世,
  这就是曹沅对现在的阴司的评价兵荒马乱,阴人不安,
  反正,具体有多么的乱,曹沅语言匮乏,形容不出来,只能有待我自己去观察了,

  回国的路,很顺利,我们从曼彻斯特出发,很快就抵达了广西,因为,下阴司的路,就在广西,
  有关于阴司,世间一直都有诸多的流言,说的神乎其神,其实站在我现在这个位置来看,阴司不过就是一个次元空间而已,承载着阴人的世界,
  这片次元空间和现在的世界的交点就在一个地方鬼门关,
  鬼门关会在特定的时候打开,那个时候,阴司就会与阳间连接在一起,阴人可以自由出入阴间与阳间,当然,用一些特殊手段也能打开阴阳通道,只不过能穿越阴阳通道的,只能是魂体,尸体和活人却是过不去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