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65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下子好脾气的老乡也终于拉下了脸,“你们这些人咋不听劝呢?俺们乡下人知道的不多,可也不会把老虎认成山神爷爷啊。你莫以为俺在哄你,早年间闹土匪的时候,百十号人的队伍,人人带着杆子枪,进了断头峡,还不是一个也没跑出来?老虎可吃不了这么多人。”

  唐明洋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上百号人人带枪的土匪队伍,那可不是小打小闹了。绝对比我们这一行中十个不到的退役特种兵强的多,要老乡说的是真的,那他口中这个“山神爷爷”,还真不能小觑。
  刘总这时候也有些担心,跟站在他身边不远处的赵永坤问道,“赵会长,你看他们说的这山神爷爷,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赵永坤不在意的摆摆手,开口说,“乡下的愚夫愚妇,连黄皮子都能叫成黄大仙,这山神爷爷,估计也就是个老林子里头的山精野魅之物,没啥好担心的,真遇上了,顺手除掉就是。”
  说这话的时候,赵永坤一点压低声音的意思都没有,不光我听见了,那山民父子显然也听见了。
  手臂上缠着绷带的年轻后生,怒气冲冲的张口说,“爹,咱们走吧,跟他们说那么多干啥,他们连河都过不去,想找死山神爷爷都还不收他们哩。”
  那老乡也重新背上了背篓。看样子准备离开,不过走出去两步之后,又转过头来,语重心长的说,“你们这些城里人啊。听俺一句劝,在这河岸边耍耍,天一黑就赶紧回去吧,不说断头峡那边了,光这条河就凶险的紧,你们根本过不去。”
  本来我们找来这老乡父子,就是询问过河之事,刚才那所谓的“山神爷爷”还能当笑话来听,可这过河是摆在眼前的事情,容不得我们开玩笑。

  听到这老乡父子异口同声的说我们过不去河。刘总坐不住了,赶紧走上来,叫住准备离开的老乡,二话不说就是一沓钱塞了过去,然后很客气的问这条河有什么危险。
  钱能通神,原本脸色很不好的老乡父子,这时候和煦了不少,年轻后生忙着数钱,那老乡则是开口说道,“你还算是有些见识的。不像他们只会说大话。”
  说完,他还专门往赵永坤看了一眼,弄的赵永坤勃然大怒,不过碍于刘总正在问话,一时也发作不出来,憋的脸色发青。
  “这河俺们村子里的人,都叫它黄泉水。为啥叫这名儿?因为这水邪乎啊,这河总共其实也没多长,只有二三十里,但河上游是从地底下的溶洞子里流出来的。下游最后也是流进了溶洞子里,从地下流出来,最后再流到地下,这可不就是阴间的黄泉水吗?”
  这不就是个地下水流到外面形成的河道吗,这种情况虽然不多见,但扯到什么黄泉水,却有点太牵强了。
  刘总显然也明白这些,不过他这种商场上的人物,此时有求于这老乡父子,自然不会说的那么直接。而是呵呵笑着,附和了一句,然后又问,“既然叫黄泉水,恐怕不会只是这一个原因吧?”

  “是啊!”老乡点点头,“当然不是这一个原因,更邪乎的是,这条河里,总是能见到死人啊……每逢初一十五,这河里,总能从上游飘来很多尸体,一路飘飘荡荡的,一直到最后钻到下游的溶洞子里,你说这不是黄泉水是啥?”
  这一下没人觉得老乡瞎说了,想起河里飘尸体的情景。心里都有些发毛。
  刘总又问,“河里为啥会有那么多尸体,是附近死了人还是咋的?”
  老乡摇摇头,“那谁知道,这边深山老林的。村里人住的地方都离这里好几里地呢,死了人也不会往这边送啊,村里的老人都说,这河下游就通到阴曹地府,上游飘来的尸体,都是往地府赶去投胎的孤魂野鬼哩。”
  听他说完这些,众人都沉默了一会儿,最后唐明洋又问道,“那这河人下去游泳的话,会有什么事情不?”
  老乡摆摆手说不知道,“俺们村的人,从小就看着河里头飘尸体,得了失心疯也不会进去游泳啊。”
  原本是想找向导,结果问清楚情况之后,却更让人为难了。
  这条河不算长。可也有几十里地,而且两头都是山,要是绕路的话,得绕上几十里地不说,到两边的山上,再往前进发,深山老林子里,谁知道还有没有别的危险等着我们。
  看到我们为难的神色,那看起来十七八岁的年轻后生像是有什么话要说,结果才刚一开口,就被老乡给骂的闭嘴了。
  骂完儿子,老乡就开口跟我们告辞了,匆匆带着儿子,往来时候的方向回去了。
  他们刚一走,刘总就把我们召集了起来。说要商量下怎么办。
  只用了几分钟时间,大家就得到了一致的意见,游泳过河。
  那老乡说的邪乎,可队伍里都是不信邪的人,或者是信邪也不怕邪的人。无非就是河里头飘过尸体而已,大不了小心点不喝到河里的水就是了,还能怎么样嘛。
  我也没有什么异议,这才刚出发没多久,不可能被这条河吓住前进的脚步。
  作出决定之后。范志超就摆手叫过来了一个姓何的小伙子,拿出两盘结实的攀岩绳抖开,在岸边的大石头上固定好,然后一根绑到小何的腰上做安全绳,另一根他直接拿在手上。

  弄好这些。小何一副混不吝的模样,冲我们一笑,就从岸边跳进了河里,急匆匆往对岸游过去。
  队伍里这些退伍兵们游泳都不在话下,不过我们这些人肯定差得远,所以得让人先弄根绳子扯到对岸,这样我们这些游泳不好的,在河里抓着绳子往前行也比较安全。
  当然,更重要的,还是找人先试一下河里有没有什么潜在的危险。
  小何下去的时候,我们都在紧张的盯着他看,结果他左右游了一圈,又一个猛子扎到水下了半分多钟,一切都跟正常,根本没发现什么异样。
  我们这才放心下来,小何冲我们比画了个“ok”的手势,然后一指河对岸,往那边奋力游了过去。
  这条河宽只有四十来米的样子,再加上天气情况很好,河对岸的情况一眼就能看到,更别说河里的小何了,我们都能清清楚楚的看到他每一个游动的姿势。
  眼看着小何距离对岸只剩下七八米左右的距离了,我们都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
  但就在这时候,小何忽然往下面一沉,河水咕嘟咕嘟冒了两个泡,然后就恢复了平静。
  一开始我们还以为小何扎猛子到水底下了,准备一口气冲到对岸,但等了一分钟,依然不见小何出来。
  范志超面色一变,赶紧过去拉住两根绳子往回拉。
  总共也就四五十米的绳子,三五下就重新拉了回来,但绳子那头空空荡荡的,只剩下了一个圆扣……人不见了!
  出了这事,原本还略显轻松的气氛一下子没了。范志超手底下有几个跟小何关系好的人,急匆匆的就要下河里找小何去,结果被范志超一人一脚全踹了回来,阴沉着脸去找刘总请示。

  很快,刘总就把我和胖子叫了过去,而赵永坤本来就在刘总身边,这时候已经站在河边,手里拿着罗盘,嘴里念念有声的在计算着什么。
  发生了这种事情。范志超、唐明洋他们这些老兵们束手无策,只能看我等方外之人的手段了。
  但从来到这河边开始,我就一直在看周围地势风水,阴阳变化。可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这里都没有太大问题,不是聚阴地,也不是养尸地,就是一条普普通通的河流而已,实在没什么奇异的地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