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64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白灵撇撇嘴,“跟恐怖小说似的,说是人都被活活烧死了。醒来后什么都看不到什么的,也不知道刘总为啥把后面的给撕掉了,估计是担心你们这些人看了害怕,不敢去吧。说起来也是,那种邪邪乎乎,封建迷信的东西,你们这些人应该信的很。你们俩年龄不大,一个看风水,一个算命,还真是少见。”
  又聊了一会儿,白灵接了个电话,说是要去刘总那里处理点事情,然后笑着跟我们告辞了。
  她一走,我跟胖子对视了一眼。

  来之前我就跟胖子核对过信息,刘总那里提供的信息,胖子那里跟我这里一样,都是只知道那个故事,还有半幅地图,其他的事情,刘总一概没提。
  胖子先开口说,“看来这姓刘的还真没说实话,就这么忽悠着咱们过来了。”
  我摇摇头说,“白灵说的也不一定就是实话,事情没那么简单。”
  胖子一愣,有些迟疑的说,“这女的虽然脾气古怪,但应该没那么深的城府吧,她会故意来骗咱们?”
  他这话倒是让我有些皱眉了,原本看他俩粘粘糊糊的样子,我还是挺乐见其成的。但现在情况越来越复杂了,我对白灵这个人也看不透,胖子要是真跟这女的产生点啥,恐怕不是什么好事。
  我开口说,“你也不想想,这小姑娘能那么天真?明知道此行有多危险。为了点好处就跟着一起来,连命都不管了?一路上还能这么轻松的游山玩水?这个白灵绝对不简单,你还是有点心理准备的好。”
  听我这么说,胖子倒是沉默了下来,若有所思的思考着,也不再说话了。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我们一行人便起床集结起来,迎着朝阳踏上了行程。
  开始的时候,还能看到络绎不绝的游客,随着行程的继续,离开人工开发出来的景区之后。游客便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了我们一行十几个人的队伍。
  之前见过的两个身材魁梧的中年人,一个叫唐明洋,一个叫范志超。除了那天我见过的胖子他们几个人之外,队伍里的其他人,都是这两个人安排的,清一色的二十七八岁左右的小伙子,一个个肩背笔挺,训练有素的模样,看起来像是刘总说的退役特种兵。

  此时唐明洋和范志超跟在刘总和那个赵永坤的身边,他们一群人走在前面,根据地图的指示。在前面带路。而我和胖子,还有白灵三个人,在其他人的保护下,走在后面。这也是刘总的安排,说是要保护我们的安全不能出纰漏啥的。
  随着往前进发,脚下的路越来越荒凉,不过脚下似乎近期被别人走过,已经踏出来了一条羊肠小道,倒也不用再费事开道。
  中午时分,队伍走到了一个峡谷之中,我抬头看了峡谷两边的地势,眼中一亮。
  风水学中。相地之法,妙在观龙,而观龙之术,尤切在审峡。而《死人经》中记载,“峡者,龙之真情发现处也。未有龙真而无美峡,亦未有峡美而不结吉地。”
  这句话意思就是,审看峡谷地势,就能看出来龙脉的真伪。龙脉若真,峡谷风水必然华美,峡谷风水华美,则必然能找到极好的风水宝地。
  虽然这说的只是一般的山川龙脉,跟地师的寻龙不同,但地师寻的真龙脉,往往也隐藏在这些山川龙脉之中,寻这些普通龙脉之时,指不定就会发现其中蕴藏着一丝真龙气,进而找到真龙脉。
  凡峡谷之貌。以藕断丝连、草蛇灰线为美,以蜂腰鹤膝为奇。

  藕断丝连是说水势,峡谷中有水蜿蜒曲折,藕断丝连,时隐时现,则必然有好风水。草蛇灰线则是说峡谷底下的路。若无路也可以水论。而蜂腰鹤膝则是指峡谷以长为美,但不可长而直,而是要微曲。
  凡事有峡谷存在的地方,以观峡来寻龙,是一条捷径。
  而眼前这座峡谷,左边山脉起顶而上,有回环之意,从风水学上讲,这叫迎峡。而右边山脉离山而出,有让从之意,这叫送脉。
  总体来看,这座峡谷长而微曲,两侧山脉有送有迎,有夹有扛,护卫周密,分水明白。而且两边山上草木繁盛,像是铺着一层毡褥,这种地势有种说法叫“霞帔涧峡”。正是上好的风水。
  在这峡谷之中寻一吉穴,必然能保后人富贵常在。
  以前都是在《死人经》里面看死知识,现在看到眼前的景象,再与心里的认知一一对应,我就觉得这趟没白来。

  风水也因环境改变,现代化的社会。好风水多在人迹罕至之地了,平时根本难得一见。风水师想要寻龙,必须得走遍每一处绝地秘境才行。
  这道峡谷极长,若要寻龙脉迹象,必须得进去之后,慢慢探寻,我心里倒也不急,正好临近峡谷之前,还有一道河水拦截,刘总他们走到河边之后,就停下来,示意我们原地休整。
  我们停下来吃午饭的时候。唐明洋和范志超则派人出去,沿着河边寻找过河的道路。
  半个小时之后,派出去的人回来了,说是没找到过河的路,只在不远处有座吊桥,但已经损毁了。
  刘总问能不能游过去,那个一直不苟言笑的范志超瓮声瓮气的开口说,“这水有些怪异,我刚才尝了一下,是咸的,而且阳光照射下,河水发黑,根据我的经验,这河宽约四十余米,深度应该在百米以上。”
  他一说,白灵就发出一声惊呼,不可置信的说,“这应该是条小河吧,怎么可能有百米深?黄河长江恐怕都没这么深。”
  唐明洋笑着解释,“河水发黑,证明太阳能照到的地方很浅,下面还有很深的水域,阳光根本透不下去。一般来说,这种发黑的水域,深度都在百米以上。而深水中情况复杂,水中生物也不明,游过去的话,怕是会有麻烦。”

  这时候远处恰好走过来两个背着背篓的山民,正在距离我们不远处的河边行走,看模样是一对父子。
  刘总一使眼色。唐明洋很快就安排人过去,把那父子两人叫了过来。
  走到近处的时候,我才看清楚,这父子两人估计是采摘中药的郎中,年轻人的左手上缠着绷带,上面有新鲜的血迹,似乎刚受过伤。
  刘总笑着跟老乡打听附近还有没有能过河的路,结果那年龄大的乡民一听,头马上摇成了拨浪鼓,开口说,“河对岸的峡谷可不能去,那是山神爷爷清修的地方,过去要遭难的,以前这里有吊桥的时候,俺们村里常有人过去,最后都被山神爷爷留到峡谷里服侍了,一个都没回来。后来村里才专门毁了那座吊桥,你们这些城里人可千万莫去自找麻烦。”
  山神爷爷?
  老乡这句话一说,我们这边一群人都只是笑。刘总这次拉起来的人马,个个都不简单,不是退役的特种兵,就是赵永坤那种修为高深的道士,任谁也不会相信这乡民口中的山神爷爷就是什么神袛。

  唐明洋笑着给老乡散了根烟,又搭话问,“老哥,你说的山神爷爷,莫非是外面一直传的神农架野人?”
  他这话说的不稳重。有调笑的意思,老乡年轻的儿子一听就气鼓鼓的瞪着唐明洋,不过那老乡却不甚在意,嘴里喋喋说着,“啥野人啊俺没见过,山神爷爷可不是人,那是神哩,你们这些人看起来不少,可要是敢去惹恼了山神爷爷,怕是还不够山神爷爷一顿吃哩。”
  他这一说。唐明洋反而更高兴了,一脸惊喜的样子,“你说的,难道是只老虎?”
  瞧他这模样,眼睛都发亮了。估计脑子里已经琢磨着进山抓老虎吃虎鞭的事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