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938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瓜瓜帮不上忙,就在一旁看着,心中震惊无比,他还以为对方只有一个人,隔空斗法,居然能把叶少阳逼成这样,这也太可怕了!
  哪里知道,那六个巫师,包括慕清风在内,脸色都比叶少阳还要难看。
  铸母大钱越转越快,那绷得直直的朱砂线,渐渐有点负荷不起。
  在那小屋里,方鼎里的鲜血,也沸腾到了极点。

  突然,噗的一声,血气瞬间溃散,慕清风身形一晃,面色潮红,剧烈喘息起来,急忙运转巫力,总算压制住这股血光反噬之力。
  他身后那五个巫师可没这么好运,各自吐出一口血,向后跌倒,一片惨叫呻吟。
  一个精神矍铄的老人,闻声走了进来,看到眼前的场面,大吃一惊。
  “有里翁坐镇,你们五个血巫,又借助魂尸本身的牵引,居然失败了!”

  一个巫师挣扎着坐起来,道:“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强大的法师,对方肯定不是一个人!”
  慕清风哼了一声,“你们这点见识,知道什么。”
  老者走到慕清风面前,叫了一声:“里翁。”
  慕清风点点头,站起来,跟他一起退到屋外,沉声说道:“对付他的计划不变,不过,大巫仙家族那头……要加快速度。”

  老者点点头,“生死存亡,全在于此。”
  “赢了赢了,嘿嘿!”
  叶少阳放声大笑,隔空斗法,自己到底还是赢了,很孩子气的冲温华娇挤眉弄眼,“我怎么说来着,我一个道门天师,要是让人把你从我眼皮底下带走,那还混什么!”
  “对手很牛逼啊!”瓜瓜叹道。
  叶少阳回想过程,有点笑不出来了,缓缓说道:“虽然我也没用全力,不过对方确实很吊啊!”
  会是谁呢?慕清风当然是第一怀疑对象,但是他有这实力吗?
  他哪里知道,自己一个人干翻了六个……
  对方那些巫师反而不知道对手是叶少阳一个,要是知道真相,估计能气的吐血。
  “我的尸体和魂魄都在他们手中,他们要是再作法……防不胜防呢。”温华娇担忧的说道。
  “这好办。”叶少阳拿出阴阳镜,让她先进去躲着,阴阳镜自成周天,内外隔绝,可以避免一切巫术的召唤。
  温华娇一听,心头大喜,突然皱眉道:“这么好的东西,你之前为什么不用,偏偏要跟人隔空斗法?”

  叶少阳嘿嘿一笑,“本来想用的,看对手太强,我就不信邪,非得试试他能不能把你从我身边带走!”
  温华娇看着他孩子气的笑容,忍不住也笑了笑,钻进阴阳镜中。
  叶少阳站在窗前,望着雨幕下的苗寨,突然有种与全世界为敌的感觉。
  自己明明是来找人救张小蕊的,怎么会陷入这么一场复杂的事件之中?
  叶少阳有点哭笑不得。不过既然答应了温华娇,那就不带反悔的了。

  慕清风,苗疆巫师。
  叶少阳哼哼了两声,心想,到时候得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法术。
  瓜瓜总算找到机会,将在地府里的经历和发现,尽数道了出来。
  “小马……活了?!”叶少阳全身一颤,激动的说道。
  “是啊,还在还魂,不过看样子是没事了,只不过……”瓜瓜把小马的话复述了一遍。
  叶少阳听完,也没有感觉太意外,说道:“我就知道,道风帮他还魂,不光是为了我,他有他的图谋。”
  瓜瓜皱眉道:“小马哥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他是天生的灵媒介质。不过道风需要他来做什么,我也不清楚。”
  “那怎么办?”
  “先等他还魂,再说吧。”
  至少,他还魂了,叶少阳久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去。
  瓜瓜接着说起道风建立“风之谷”,在鬼域拉山头、抢地盘的经过。
  道风……终于出手了。
  他要干什么,难道要参加太阴山与阴司的战争?
  叶少阳心中,五味杂陈,也说不出具体的感受。
  他不知道道风究竟要做什么,但可以肯定,那一定是惊天动地的大事!

  天一亮,叶少阳就给吴瑶打电话,一来报个平安,二来让她过来把晾着的内衣拿走。
  “啊,我太困了,不想起来,你先帮我收着吧,见面再给我,对了,卫生间还晾着一个丨内丨裤。”
  吴瑶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叶少阳那个无语,把她内衣裤卷好,直接塞进衣兜里,没敢往背包里放。
  法器最怕污秽,内衣就算洗过,也是内衣,与法器放一起,是一种玷污。
  万一再不小心把丨内丨裤套在三清神像头上,自己这辈子就想作法了。
  叶少阳打发瓜瓜去昆仑山,跟踪道风,虽然自己不在乎昆仑山是否灭门,但道风这么做,等于是跟整个法术界为敌。
  自己劝不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让瓜瓜协助,尽量让道风不要伤了昆仑弟子的性命,这样还略有缓和的机会。

  这件事很重要,瓜瓜也没推辞,立刻就走了。
  叶少阳回到慕清雨家里。
  慕清雨正在做饭。叶少阳上前想打招呼,被她狠狠瞪了一眼,心中纳闷,自己哪里惹她了?
  问了半天,慕清雨才不屑的说了一句:“真没想到,你跟吴瑶是这样的人!”
  叶少阳愣住,随即明白过来,一定是慕清风把自己那条在外过夜的借口,告诉了她,她当真了。
  这下真的解释不清了。

  慕清雨一天也没理他。
  下午的时候,宝卡来到,进慕清风的房间,跟他聊了半天,晚上留下吃饭。
  叶少阳以身体不适为借口,回到房间去。
  慕清风强令清雨留下,陪宝卡喝酒。
  这是当地的传统,而且宝卡名义上是她未婚夫,也不算外人,无法推脱。
  叶少阳在自己房间,听着外面热闹的酒令,好像两个豪爽的苗族男人。
  想到慕清风那冷酷、隐忍的真实性格,叶少阳只能感叹,他隐藏的实在太好了。
  两人一直喝酒到半夜,宝卡才离去。
  外面安静下来。

  叶少阳在床上坐好,吐纳了一个周天,人也进入忘我状态,清醒过来,睁开眼睛,顿时吓得跳起来:
  一个人坐在自己对面,脸色潮红,浑身散发着酒气。
  是清雨!
  从外表看上去,之前陪酒的她,显然是喝多了。
  “你……什么时候来的?”叶少阳向后缩了缩,问道。

  慕清雨突然伸出双手,按住叶少阳的肩膀,道:“少阳哥,你是喜欢我,还是喜欢吴瑶?”
  “什么玩意?”叶少阳被她这突然的提问,整的有点懵比。
  慕清雨叹了口气,“我也不管你喜欢谁了,总之,就这样了……”
  她紧咬着嘴唇,嗫嚅着,似乎内心在进行某种斗争。
  叶少阳完全听不懂,看着她柔弱的身体,想到她的母亲,还有那被隐藏的真相,觉得她很可怜,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道:
  “你喝醉了,去睡觉吧。”
  “我想到一个办法,或许可以避免嫁给宝卡。”
  “什么办法?”叶少阳一听,来了精神,假如她真有好办法,自己倒是不用为难了。
  日期:2016-07-11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