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30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只是脚,手也抖了一下。”楚天齐道,“不过这家伙可能还要扛一会儿。”
  耳机中高峰的声音继续传来:“王兴旺,我说对了吧?你真的想不起来?我可不相信,你别以为你闭着眼睛、光张嘴不出声,我们就拿你没辙。你想拿这些来对抗调查,你想装失忆,可是你的伎俩太嫩了。你虽然没出声,但我知道你进来时说的是‘那厮见情形不妙,拔腿就跑,二郎跟上,飞起一脚,正中其腰。’我说的没错吧,肯定不会错,这本来就是你那本小说上的内容。”
  耳机里换成了仇志慷的声音:“你以为不出声,我们就不会看出来?以为成天拿本书神神叨叨,就能瞒天过海?那不过是我们的将计就计而已。其实这些天,我们一直在观察你,发现你在读小说时,嘴唇都会动,而且从唇形看,正是书上的内容。那说明你认识那些字,那么你的失忆、傻呆就都是装的了。”

  高峰接过了话:“觉得我们是在诈你?那我不妨再说说你刚才闭眼装傻,嘴唇微动时说的是什么。你在哼一首歌,是你们老家的一首民歌。其中有两句是‘小妹妹想你哟,我的哥,亲圪蛋蛋的哥’。连以前的民歌都能想起来,你独独就忘了近期的事,这太说不过去了吧?别拿所谓的‘选择性失忆’蒙我们。”
  耳机里静了一会儿,又传来仇志慷的声音:“你不说是吧,你可能奇怪,奇怪我们怎么会猜中你的心思。我不妨告诉你,对于你这些天的表现,我们不但做了仔细观察,还让唇语专家帮了忙,甚至把你嘴唇动的视频放到仪器里分辨。你说,就你那小伎俩,能经得起考验吗?既然已经被我们揭穿,你就别装失忆了,干脆老实交待吧。”
  高峰的声音变得很冷:“王兴旺,你要对抗到什么时候?我告诉你,这对你没好处。你只有和政府合作,只有老实交待罪行,对你的判罚才会减轻。你不要相信所谓的江湖义气,那根本保护不了你,相反还会害了你。你看看这个。”
  画面中,高峰让人把一张纸递了过去,放到王兴旺面前的挡板上。
  高峰:“王兴旺,这是你昏迷当天,对你呕吐物的化验报告。报告显示,你的呕吐物中有‘敌敌畏’成份,这就是你的‘喜哥’给你的礼物。”
  “不可能,不可能,你们骗我。”耳机中换成了另一个人的声音。

  楚天齐一指监控屏:“这小子说话了。”
  耳机里立刻传出仇志慷的声音:“不可能?给你听听这个,”
  “啪”的一声按键音响过,审讯现场传出了录音机播放的声音:“‘喜子’给我纸条,我只能按纸条上的要求去做。于是第二天,我就以‘核实在押人员身份’为由,见到了王兴旺。趁王兴旺不注意的时候,把‘喜子’给的特殊糖丸溶到了他的药中。”
  又是“啪”的一声响过,录音机声音停止,变成了高峰的声音:“王兴旺,听出来了吧?这是给你传信的那个狱警,他都已经交待了,你还抗个什么劲儿,难道还在等你‘喜哥’救你?我想,如果你不和政府合作,那么早晚‘喜子’会把你弄到极乐世界,会让你永远说不出来的。”
  耳机中换成了王兴旺的声音:“我交待,全都交待。”
  曲刚长嘘了一口气:“哎呀,这家伙终于张嘴了。”
  楚天齐回了一句:“他不张嘴还得行?”
  曲刚“哈哈”一笑,抱拳拱手:“佩服,佩服,楚局简直就是专治失忆症的高手。”
  “纠正一下,专治假失忆。”楚天齐笑着,站了起来,“走吧,这留给他们弄吧。”

  二人说笑着,走出了监听室。
  局长办公室。
  楚天齐又听了一遍录音,然后关掉,开始想着事情,这已经是他第三遍听了。
  从程绪和王兴旺的交待,以及掌握的证据看,这次何喜发被打一案,总策划就是那个隐在幕后的“喜子”,其他几位涉案人都是棋子。
  在二人交待的线索中,好多事情已经核实清楚,有的事情正在核实。但有一条至今无法核实,却又很是重要。那就是这个“喜子”究竟是何许人也,究竟现在身在何处?
  程绪虽然曾授人以柄,但除了知道“喜子”这个道上称呼外,其他一无所知。王兴旺倒算是道上的人,但对“喜子”的事也是知之甚少,只知道以前这个喜子曾在聚财公司工作过。
  虽然这条信息不大,但内容却很丰富,让楚天齐不禁产生了好多联想。
  怎么又是聚财?何喜发被打究竟和聚财有多大关系?聚财和何喜发又有多大恩怨?何喜发的失忆能不能也治好呢?
  经过多日忙碌,到九月二十日,何喜发被打案暂告一段落。公丨安丨局专门召开班子成员扩大会,做了总结梳理。
  做为此案的总策划者,喜子至今不知身在何处,也不知他是何许人也。目前也只有王兴旺一个模糊的交待:喜子好像曾在聚财公司工作过。
  关于喜子的信息有限,同时为了不打草惊蛇,公丨安丨局决定对其慢慢调查。待掌握确切信息,并弄清对方的藏身之所后,一举捕之。

  程绪由于以前曾授人以柄,这次被喜子布做一个重要棋子。根据喜子授意,在七月二十九日夜,他制造了此案发生的一个重要前提——监室漏水,接着参与了一个重要环节——电话请示醉所长乔晓光。然后把王兴旺、何喜发同关一室,并传话给王兴旺——在后半夜三*点半以后,开始殴打何喜发,直至打残不打死。做完这些,程绪躲到了宿舍,然后在次日凌晨三*点多,全副武装去拉闸停电。
  按照喜子的承诺,程绪以为此事到此结束,不曾想一个月后,喜子传纸条上门——“让打何人变哑”。看了优盘上的威胁视频,程绪只得迈出了更危险的一步,杀王兴旺灭口。
  因为平时不自律,因为自甘堕落,程绪才授人以柄,很容易就掉进了别人的圈套,做了别人实施犯罪的帮凶和重要参与者。他本来是受人尊重的丨警丨察,是前途敞亮的副科长,却瞬时成了令人不齿的警界败类、犯罪分子。他已被依法移交法院,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王兴旺本来就是社会上的混混,他之所以听命于“喜子”,全是按道上所谓的规矩在办。不过他这种简单的价值观,差点让他命丧于“朋友”。本来他就是在押人员,这次却又再次殴人致伤,理应罪加一等。只是这小子却也乖巧,知道事情败露后,为了自保,交待了喜子的一些信息。同时还供出了他自己资金的藏匿地点,言称这是以往所得报酬,愿意用这些资金赔偿何喜发。按照王兴旺提供信息,这些所谓报酬被取了出来,履行相关手续后,除了支付何喜发住院费用外,还有一些富余,正好可以用做何喜发后续治疗费用。

  日期:2017-05-09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