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30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时一个人出现了,救下了尿瘫的程绪,这个人自称“喜子”。“喜子”不但帮他还了赌债,还又给了他一些钱,而且“喜子”当时没和他提任何条件,就让他走了。但他知道这事没完,也明白“喜子”和赌场的人是一伙的,从那以后,程绪心里就不踏实。只是多半年过去了,这个“喜子”从来没有找过他,他就自欺欺人的认为万事大吉了。
  今年六月十八日晚上,程绪在家时听到门口有动静。开门一看,门外没有人,只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给我来电话,喜子”。看到这张纸条,程绪就有一种不好预感,但还是翻出一个手机号打了过去。在电话中,“喜子”问了何喜发的情况,程绪把掌握的信息告诉了对方。
  七月二十五日那天,程绪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当他听到对方是“喜子”时,就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喜子”告诉他,让他过几天帮一个小忙,把看守所闸箱里四号电闸拉下来,停一会儿电,具体时间再通知。程绪问“喜子”要干什么,“喜子”说是为了检测新产品性能。他又要追问,结果“喜子”冷冷的说了一句“要不要看上一段狱警豪赌的录像”。
  程绪一听就明白了,对方在威胁自己,可他根本没有反抗的勇气,只得接受了这个任务。他心里清楚,只要是领导看到自己赌博的录像,那自己这一辈子就完了。
  七月二十九日晚上,程绪两次接到“喜子”电话,不但告诉了他停电时间,而且又布置了新的任务。明知这是危险的事,可程绪却不得不接受命令,当然“喜子”也向他做了安全保证。于是,程绪先制造了监舍漏水,接着给醉酒的乔晓光打电话,然后把王兴旺安排到了何喜发单间,并告诉王兴旺“教训”屋里那个人。凌晨三*点多,程绪武装完毕,去拉下了电闸。然后给“喜子”去了电话,接着就假装若无其事的回了房间。其实他的心里害怕极了,是在恐惧中熬到天亮的。

  七月三十日白天,程绪听说了何喜发被打一事,也听说了岳江河失踪,还听说九号硬盘也丢了。他知道自己闯了大祸,但也庆幸没有留下影像证据。在后来虽然他也被刑警队叫去问了话,但事情并没有暴露。
  八月三十一日,程绪又收到纸条和一个糖丸,内容是“让打何之人变哑”,同时还有一个优盘。优盘上不但有程绪那次赌钱的录像,还有他和别的女人胡搞的视频,他知道自己别无选择。于是,在第二天,他就以核实身份为名,去见了王兴旺,并乘机把特殊糖丸溶到了王兴旺的药汤里。
  楚天齐和曲刚坐在桌子前,紧紧盯着屏幕上的审判现场,同时监听耳机里传来现场的声音。
  高峰:“程绪,你知道你那所谓的糖丸是什么吗?”
  程绪:“不清楚,我想应该是对嗓子不好的东西,容易让人声音沙哑吧。”
  高:“是吗?”
  程:“要不就是可能让人临时变成哑巴。”

  高:“不要打哑谜了,我告诉你吧。王兴旺口吐白沫昏迷后,医生在王兴旺的呕吐物中检出了“敌敌畏”成分。”
  程:“啊?我真不知道。那东西可是‘喜子’给的。”
  高:“如果你不知道那药的厉害,怎么会跑呢?”
  程:“我……我真不知道,我那不过是出去玩,不是逃跑。”

  高:“而且你还故意把汽车停到路边,然后迂回跑到相反的方向,这不是逃跑是什么?心里没鬼能跑?你这分明是怕王兴旺死了,是怕暴露你故意投毒人身份。”
  程:“拉闸停电我承认,故意把王兴旺关到何喜发房间也承认,只是我真不是故意投毒。”
  仇志慷:“你不承认也没关系,你可以再想想,反正王兴旺现在也没死,你也只是杀人未遂。如何你要还不老实,还是有选择交待的话,那么你就会罪加一等。”
  程:“我知道,我知道。”
  仇:“那个问题一会再交待,你就说说装失忆的事吧。”
  程:“其实我在四号凌晨五点就醒了,我醒来的时候,正好听干警说到了这个时间。但我没有睁眼,就继续装睡,心里在盘算着如何抗着、蒙混过关。在装睡期间,你们所有人在屋里说的话我都听到了,当时我还暗暗得意。现在想来,那可能就是你们故意的,包括那些医生说的话,但我那时并不明白。六号那天早上,我听医生说要给我用电击或针灸治疗,我担心装昏迷露馅,这才醒了过来,又装起了失忆。我以为自己玩的挺高明,不曾想却早已尽在你们的掌握。”

  听到这里,曲刚对着楚天齐一笑:“这就叫‘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是呀,丑恶是见不得光的。”楚天齐站了起来,“让他们先审吧,咱们回局里。”
  地点还是那个地点,审讯者还是仇志慷、高峰,监听室领导依然是楚天齐、曲刚。但时间变成了九月十日上午,被审讯者也由程绪变成了王兴旺。
  和程绪被抬进来不一样,王兴旺是走进来的。待警务人员打开那把特制椅,拿开椅子上面的挡板后,王兴旺直接坐了上去。
  对于警务人员重新上锁这件事,王兴旺根本不予关注,他现在眼里只有手中那本书,就是在走进房间的时候,也是如此。从坐到椅子上以后,他的目光就一直没有离开,连头都没有抬起来。
  高峰咳嗽了两声,问道:“姓名?”
  “……”
  虽然对方没有答复,但高峰仍然接着问了“性别”、“年龄”、“籍贯”、“职业”等问题,也给对方留出了回答时间,不过回答他的是无声。
  在高峰提问的时候,王兴旺依然没有抬头,但嘴唇却在不停的动着,不知道是在背诵什么,还是在做祷告。等到高峰停下来以后,他反而把书本扣到挡板上,然后向后一靠,闭上眼睛,嘴唇不停的动着。

  监听室里二人对望一眼,都露出了微笑。
  曲刚笑着道:“又一个出乏相的。”
  楚天齐回了一句:“很快就得现原形。”
  二人刚对完话,耳机里又传来了审讯现场的声音。
  高峰:“王兴旺,你为什么要打那个人,你和他认识吗?有仇?……不说是吧?哦,我忘记你是失忆症了,那我帮你回忆回忆。七月二十九日晚间,你们所在的监舍忽然进了水,然后就有狱警组织你们转移。在转移过程中,有人悄悄告诉你,他替人传话,要你在凌晨三*点半以后把同室的人打坏了。他还承诺,你打人的视频没人看到,所以你就对那个人动了手。对不对?……你真的忘了?那我提醒你一下,那个给你传话的是一名狱警。……还想不起来?那我就再提醒一下,那个给你下命令的的人叫‘喜子’,你们称他为‘喜哥’。”

  “动了,动了。”曲刚指着监控屏,“你看他那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