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61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心里也不以为意,这种实力强横的老道士,脾气古怪一点才正常,要是热络的跟我寒暄,那才是奇怪呢。
  最后,刘总又介绍了那两个身材健壮的中年人。说是什么安保公司还是什么的,手底下有一干退伍特种兵,此行途中的安全由他们保证。
  介绍我们互相认识之后,刘总就把白灵的联系方式给了我们,说是让我们有什么需求,这两天都可以找白灵联系。完事儿之后,刘总又笑着问胖子说,“不知道林大师能不能起一卦,定下个合适的出行时间?”
  胖子没好气的摇摇头,“卜卦讲究机缘。哪有算出行吉凶的,这种事情你问他,选黄道吉日什么的,风水先生比较擅长。”
  说完,他伸手朝我一指,刘总又含笑朝我看过来。

  我有些无奈的摇头说,“出行宜否,黄历上早就有定数,倒是也没必须再算什么……明天初九,正宜出行。要不就定在明天?”
  刘总还未回话,站在一旁的赵永坤忽然插口,“明日不妥,后天集合出发。”
  他也不说原因,就这么冷冷说了一句,然后又闭口不言了。
  我有点奇怪,他要是有事,干嘛不早点说,非得等我说了日子,他又出口反驳,看样子似乎有点针对我。可我跟他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这才第一次见,何必跟我过不去呢?难道是给我下马威看?
  刘总似是有些尴尬,对我说,“小周先生。你看这……”
  我自然没跟赵永坤争论的必要,出行日子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早一天晚一天的实在没什么区别。
  于是我就笑笑说,“那就听赵道长的,咱们后天中午集合出发吧。”
  刘总点点头。看众人都无异议之后,便定下了日子。
  原本刘总还在自己的酒店里定好了午宴,但我跟胖子久别重逢,正有一肚子的话想说,就一起推辞,离开刘总公司,随便找了家饭店,坐下来聊起这几年分开之后的事情。
  据胖子所说,当初那个何老头,是我们那里风水玄学会的会长,他跟着何老头走了之后,何老头原本是安排他在市里的学校念书。不过跟在何老头身边之后,他接触到很多风水玄学上的事情,对念书也没兴趣了,就想跟在何老头身边。学风水玄学上的东西。
  跟着何老头学了一段时间,逐渐的,胖子对卜卦一道非常感兴趣,并且展露出来了很强的天赋,于是何老头就把他送到了开封。跟这里一个很出名的卜卦道派,占验道的一个卦术宗师拜了师,开始学习卜卦之道。
  所以现在严格上来说,胖子是一个专修卜卦的道士。
  我有点好奇,问胖子当了道士,为啥平时不梳道髻,穿道袍。

  胖子肃声说道,“身为三清弟子,三清常在心中便是了,何必在乎外在打扮。更何况,我们道家讲究的就是顺从本心,当然是怎么自在逍遥怎么来。”
  看他一本正经胡扯的样子跟小时候还是一个样,我就放心了,当道士没当傻。
  接下来胖子问起了我的事,我自然没办法把红影子的事说出去,也找不到别的啥借口,就尴尬的说,我是经历过当初那件事之后,对风水学有了兴趣,自己瞎买点书,跟着上头学的。
  胖子这家伙大大咧咧的,估计没注意到我的尴尬,半点怀疑的意思也没有,还说我这么一个人瞎研究也是事儿,回头他跟何老头联系下,我要真想走风水这一途,就去跟着何老头学学。
  他这一提议,我倒是挺感兴趣的,这几年跟着《死人经》上面学东西,有时候我也觉得迷迷糊糊的,对很多东西的认知有些似是而非,要是能跟人互相印证一下,对我的风水学进境肯定更有帮助。
  而且一个人很容易被某些误区绊住,就像当初感悟“炁”的时候。要不是邓教授一语惊醒,指不定到现在我还浑浑噩噩呢。
  寒暄一阵之后,胖子忽然迟疑了一下,开口问我说,“三娃,当初那件事,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这几年没见面,我一直憋在心里。”

  我一愣,问他是啥。
  胖子说道,“咱们那年去坟地里偷东西吃之后,你跟我说晚上有个穿红衣服的女鬼,天天去坐到你床头……后来咱们在那个地宫门口,从里头走出来那个披着盖头的女人,也是一身的红衣服……我模糊记得,咱们小时候去的坟地,好像就在那个地宫上面。”
  说完,胖子抬头看着我,又问道,“三娃,你能不能告诉我,后来那个女人,是不是你小时候见过的那个女鬼?”
  忽然间听胖子再度说起红影子,当初那个每天夜里都会出现在我床头的身影,一下又浮现到了我的脑海里。

  那年我十五岁,还是对一切事情懵懂未知的年纪,对红影子,一开始只是怕,等后来不怕的时候,慢慢习惯了她每天的出现和静静的陪伴。
  当时我正值青春期,有太多无法对别人启齿的问题,只能在夜里对着红影子慢慢倾诉。这时候我已经很依赖她了。但依然说不清她对我来说,意义着什么。
  一直到后来,在那个地宫里,红影子进入巨门后,对我说的那句“夫君珍重”,才让我心里一慌。
  都说少年不知愁滋味,可红影子走后,偶尔夜半惊醒时,看着空荡荡的床头,忍不住还是会烦恼失落起来。
  或许这时候我已经知道了自己对红影子的心思,可造化弄人,原本便是阴阳两隔,此时又不知音讯,便是有了些心思又如何?
  我试过让自己尽量忘记她,可终究做不到。我也试着梳理琢磨彼此的心思。可越想越乱。
  剪不断,理还乱。或许这就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的离愁吧。
  一直到上一次,被那个邪恶的邓教授逼到绝路上的时候,我以为出现的是红影子,即便在那种时刻。心里还是有几分欣喜慌乱。可最终,瞳瞳却告诉我,那不是红影子。

  或许就是从那时候起,我觉得红影子的身影一下子遥远了很多,变的很虚幻。甚至每天夜里,我再看着床头,已经记不清楚以前她坐在床头时的模样了。
  于是,我不再去多想她,晚上睡不着的时候,也不再去看着床头发呆。
  我以为这样做自己会很难过,可最近这几年也还是平平淡淡的过来了。好吧,红影子,我觉得已经把她彻底埋在记忆里了。
  直到今天胖子再提起她。

  人的心防是堤坝,垒起来能挡住所有的感情,可垒的越高,就越容易崩塌。
  很多东西,越是在意,越不能提。一旦提起,看似高大的堤坝,瞬间就破碎崩塌。
  胖子的话,击碎了我心里筑起的高台,那些甜蜜忧伤的记忆,一下子全部涌了出来。
  往事历历在目,我一下静默下来,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老半天都没有说话。
  胖子见我不语,脸色显得更加凝重了,沉默了一会儿,又开口道。“三娃,你要是实在不想说,我也不逼你,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告诉我。”
  我这才转过神来,看着一贯嘻嘻哈哈的胖子。忽然变的这么严肃,心里一慌,想把红影子的事情告诉他,但又觉得红影子的事,不能跟任何人说。

  我没直接回答他的话,而是问他为啥忽然问我这个问题。
  胖子神色有些黯然,喝了口面前的果汁,瓮声瓮气的说,“当年我走的时候,一把火烧了祖宅。算是完成了我爹对我的交待,可实际上,我没找到我爹的尸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