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60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最悲催的是,每天晚上,瞳瞳结束吞噬阴煞之后,也不着急让蛇灵回到罗盘里,而是会一本正经的告诉蛇灵说,“哥哥跟我讲过,接受别人的帮助之后,要给人说谢谢,这是最基本的礼貌。”
  于是。每天蛇灵被折磨的精疲力尽,躺在地上满脑子自杀念头的时候,还不得不抬起自己硕大的头颅,挤出来一丝真挚热情的笑容,跟瞳瞳说谢谢。

  这之后,瞳瞳才眯着眼睛,拍拍蛇灵的大脑袋,咯咯笑着表扬它一句,“蛇灵真乖。”
  有好几次,瞳瞳回到玉环里之后。蛇都灵偷偷从罗盘里面跑出来,一脸悲怆的冲我说,“小娃娃,你用你的阳神吞噬了我吧,吞噬我之后,你的道炁能增添一大截,对你很有好处。”
  我每次都悲悯的看着可怜的蛇灵,然后坚定的摇头,“我只是地师,距离修出阳神还远。更何况,你虽然阴煞缠身,但也是生灵,吞噬生灵这种事情,只有邪魔歪道之人才会做,我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
  蛇灵很抑郁,很想死,但失去了肉身的它,连自杀的能力也没有。
  久而久之,蛇灵似乎习惯了这种生活,每次抽取阴煞的时候,也不怎么惨叫了,完事儿之后,还会主动凑到瞳瞳跟前,跟条讨主人欢心的小狗一样。热情洋溢的跟瞳瞳道谢。惹的瞳瞳满心欢喜的来我面前表功,说,“哥哥你看,小蛇现在被我教育的这么乖呢。”
  我看着蛇灵完全抛弃了千年蛇魅骄傲,一心只讨瞳瞳欢心的模样。对它很是鄙夷。以前只听说人会有斯德哥尔摩症候这种受虐倾向,现在看来,这是生物共有的特性啊。
  直到有一天早上,我被一阵轻微的声音吵醒,抬头一看,蛇灵不知道啥时候从罗盘里出来了,正在悄悄的开宾馆房门。
  因为蛇灵是罗盘的器灵,只能在距离罗盘周围一定的范围内活动,距离罗盘越远,它的行动就越是艰难迟缓,本身也会承受很严重的痛苦,而且距离远到一定程度时,它甚至会死亡,直接消散。

  当然,这只是理论。实际上几乎不可能实现,就像人不可能用手把自己捂窒息一样。
  可怜的蛇灵,为了摆脱瞳瞳大魔王,居然选择了这种最艰难的自杀方式。
  我悲伤的看着蛇灵打开房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艰难而又坚定的,一步一步往房门外边挪。
  我深深为它这种行为感动,然后轻轻拍了拍玉环,把瞳瞳叫了出来。
  “咦,小蛇,你准备去哪儿啊?”
  瞳瞳一出来就看见了蛇灵,笑嘻嘻的冲它喊。
  正在小心翼翼往外面爬的蛇灵浑身一震,僵在了原地。

  几秒钟之后,蛇灵转过头来,飞快的回到瞳瞳身边。一副谄媚的模样,很欢快的说,“这小娃娃每天早上都要出门,我是去帮他开门去啦。”
  它话音一落,瞳瞳一巴掌就拍到它脑袋上,训斥着说,“我都教育你多少次啦,你要叫哥哥,不准叫小娃娃!你马上去叫一声哥哥。”
  蛇灵的谄媚笑容僵在脸上,很艰难的转头看着我,一副吃了一万只苍蝇一般的恶心神情,屈辱的低下头,轻轻喊了声“哥哥”。
  瞳瞳这才心满意足的拍拍蛇头,重新回了玉环里。
  在宾馆里住了大约半个月的时间,罗盘里的阴煞,在瞳瞳每天的努力下,终于消磨掉了一大半,剩下的最后一丝阴煞,短时间内不可能完全消磨掉,只能我随身带着,用道炁来慢慢温养。
  就在这时候,刘总终于联系了我,说他那边已经准备妥当,让我明天上午到他公司,合计一下出行之事。

  第二天。我来到刘总公司,在他办公室里聊了一会儿,刘总跟我说,他为了此行,还特意找了一些其他人来帮忙,让我跟着他一起去见一下。
  我俩离开办公室,来到隔壁的一个小会议厅,里面坐着一个头发灰白道士模样的老头,两个身材魁梧的中年人,还有一个看起来胖乎乎的年轻人和一个面容姣好的少女。
  此时道士模样的老头和两个中年人正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而那个胖乎乎的年轻人,背对着我,跟那个少女喋喋不休的说着什么,似乎正在争吵。
  我们进去之后,另外的三个人都睁开眼朝我看过来,而那个胖乎乎的年轻人对我们的到来充耳不闻,依然喋喋不休的跟少女争吵。那少女却一副很不耐烦的模样,直接起身朝我和刘总走过来。
  那身材胖大的年轻人终于停住了口,也转头过来。
  等看清他的脸之后,我顿时就长大了嘴巴,这不是胖子那家伙吗?
  我心里还不是太确定,胖子却已经咧开了大嘴,冲我喊道,“三娃,是你不?”
  真的是胖子!从当初他跟着何老头走了之后,到现在已足有六七年时间,原以为很难再相见,却没想到居然在这里重逢。
  原以为久别之后难免生疏,但听到胖子叫的那声“三娃”,一瞬间,小时候的记忆便一股脑儿的涌了出来。而胖子也大大咧咧的跑到我跟前,一把抱住了我。
  “三娃,你咋来这儿了?算算日子,你现在不是应该在念大学么?”
  好一会儿。胖子才松开我,张口问道。

  我也咧开了嘴,跟他大概说了自己的情况,以及接受刘总邀请,来一起去神农架探寻火神庙之事。
  “风水师?”胖子瞪大眼睛看着我,伸手在我肩膀上轻捶了一下,“以前没见你研究过这东西啊,咋忽然干起这行当了?”
  上回刘总问我师承的时候,我随口诌过是跟胖子他爹学的,这会儿也不想当着刘总的面说太多,就拉住胖子说,“晚上再说这些,你还没说你咋来这儿了呢?”
  胖子伸手朝我背后的刘总一指,“刘老板也请我了呗。”
  这时候刘总看我们聊的差不多了,走上前一步。笑着说,“没想到,小周先生和林大师早就相识啊。”
  林大师?胖子?
  我回头看看胖子,被刘总这“林大师”的称呼弄的有些莫名。
  刘总看我不解,笑着跟我解释。“林大师可是占验道管真人的高徒,虽然年纪尚轻,但在卜卦一道上造诣非凡,足可称大师。”
  刘总介绍完,胖子笑嘻嘻的冲我眨眨眼。表情得意非凡,半点大师气度也看不出来。
  估计他是跟着何老头走了之后,去拜了什么师傅,学了这卜卦之道,没想到这短短数年,竟也混出偌大的名头。
  我想问问他具体情况,胖子却也摆摆手,说回头我俩私底下再聊。
  我们寒暄完毕,刘总这才把在场的其余人给我介绍。
  他先介绍的是那个少女,说是他的私人秘书,叫白灵,负责此次行动的后勤,让我们有什么需求都可以找她。一应所需之物,白灵都会给我们准备妥当。

  然后是那个头发灰白,脑袋有些方的老道士,刘总似乎与他十分熟络,笑着开口介绍说,“这位是开封道教协会的赵永坤赵会长,小周先生可以赵道长相称。”
  我点点头,笑着说,“道家虽然跟风水玄学不是一派,却也一脉相承,此次出行,还有劳赵道长多多照顾。”
  当初的邓教授,就是我念书那所城市的风水协会副会长。实力相当的恐怖惊人,而开封这种古城,道教协会只会更强,面对这个开封道教协会的会长,我不敢怠慢。语气很是尊敬。
  不过这赵永坤神色却是有些倨傲,脸上也没多少表情,只是淡淡的对我点点头,就算是打过招呼了,连话都没说一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