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039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也是众人并不看好陆左的缘由。
  但是在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胆敢再瞧不起陆左了。
  他已经超脱了寻常的门户限制,走到了一定的境界,触摸到了别人所不能够知晓的东西,也找到了自己的道。
  这样的陆左,谁还敢瞧不起?

  啊……
  瞧见自己精心酝酿的恐怖手段最终被陆左轻描淡写地破去,黄天望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厉吼来,然后足尖一顿,纵身扑向了陆左。
  他这个时候,已经有些焦急了。
  老子都被逼到了这个份上,撒手锏都使出来了,但你却还不急不躁,半点屁事儿都没有,这怎么可以?
  铛、铛、铛、铛……
  两人又是一阵激烈无比的拼杀,在五龙夺嫡的加持之下,五色龙气疯狂迸发,使得此时此刻的战斗,比之前的更加激烈和恐怖,震荡而出的余力扩散在半空之中,往着我们这边传递,也使得白云观的法阵摇摇欲坠。
  我觉得倘若不是海常真人和善扬真人两位大拿在那儿苦苦维持,只怕这法阵早就崩溃了。
  而法阵一旦崩溃,这些围观的吃瓜群众没有几个人能够扛得住那样的冲击。
  毕竟那两人的修为,实在是太恐怖了。
  然而黄天望凶猛如虎,陆左却并不甘示弱,他的身上,此刻也是迸发出了五彩神光来,然后在他对于周围空间和元素精妙的理解之下,手中的鬼剑不断迸发恐怖黑气,越来越大,越战越强。
  黄天望想要以势压人,凭借着五龙夺嫡的恐怖龙气,硬生生地压住陆左。
  毕竟陆左修行的岁月实在有限,而且又在失去了本命金蚕蛊、身有旧伤的情况下,这样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但黄天望却算错了一点,那就是陆左并非没有底蕴和凭恃。
  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五色神光,很明显就是来自于我从地底带来的那一块五彩补天石,那玩意乃先天之物,宇宙初立、鸿蒙未开之时的天材地宝,绝对能够支撑着陆左扛过一切强压。
  事实上,随着战斗的继续,黄天望依旧凶猛,但场上的形势,却逐渐被陆左以一点、一点的小优势给逆转。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但陆左却扛住了黄天望的压力。
  不但如此,而且他还开始占了上风来。
  面对着这样的情形,黄天望有一点儿不淡定了,他一边疯狂挥剑,与陆左巨大的鬼剑拼击,一边吼道:“这怎么可能?除了王明,怎么可能还会有人拥有这般深厚的劲力?”
  啊?
  听到黄天望的话语,我固然为陆左的表现而自豪,也有些诧异黄天望对王明的评价。

  难道在他心里,王明也能够在力量之上,将他压住?
  我下意识地去找寻王明的身影,然而此刻一片混乱,到处都是拥挤的人头,使得我没办法找到他们的人。
  就在这时,陆左却笑了。
  他说黄老先生,一个人的修为,永远都会与他的心境和人品勾连,你这些年虽然一直身处大内,得到常人想象不到的资源供养,但其实已经是舍本逐末了,对于这样的你,我若还是不能赢了,只能说我陆左太过于愚蠢。
  说罢,他的动作开始变得缓慢了起来,一步一步地走向了前去。
  他的动作缓慢,而黄天望的动作也同样缓慢下来。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两人之间的炁场变得无比沉重,那空气就仿佛凝成了固体一般,这才使得他们的每一个动作都是如此缓慢。
  可想而知,此时此刻,他们承受的压力得有多巨大。
  就仿佛背着一座沉重的高山在动。

  这个时候,陆左挥剑,而黄天望同样挥剑,在经过了让人目眩的战斗和无数手段之后,两人最终返璞归真,化繁为简,倾尽全力一战。
  长剑相交,陆左的鬼剑也在之前变成了原本的镀金木剑。
  铛!
  一声惊天之响,陆左身子稳稳,一动也不动,而黄天望却腾空而起,朝着后面飞跌而去。
  落到了地上之后,他浑身一抖,脸色变得铁青,十分吓人。
  陆左保持着刚才的那个动作,一动也不动,然后平静地说道:“你将这口血吐出,一个月内,功力应该会全部恢复;而若是要面子强行憋着,境界就会大打折扣,从今之后,难回巅峰——你可得想好了,到底是吐,还是不吐……”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黄天望却是一大口的鲜血喷出,将面前的地下喷得一片潮湿血红。
  陆左笑了,缓步走上前去,居高临下,以胜利者的姿态说道:“黄领导,我们两人之间的交手,可是我赢了?”
  黄天望脸色灰败,低头说道:“你赢了。”
  陆左的脸一下子就变得格外严肃了起来,一字一句地说道:“既然赢了,那你就道歉吧!”

  俗话说得好,打人不打脸,杀人不诛心。
  但陆左此刻逼着黄天望低头道歉的架势,却是有一点儿诛心的意思。
  作为众人公认的大内第一高手,这位黄老先生一辈子都是眼睛朝上,不但因为强大而深厚的实力,还因为自己职务所带来的强大光环。
  而此刻,他的身份将不再是光环,而是一种累赘和负担。
  他真的能够受得了么?
  此时此刻,不但是我,在场的所有人都屏气凝神,等待着黄天望说出那一句话来。
  然而口吐鲜血之后的黄天望却陷入了深深的沉默之中,仿佛没有听到陆左的话语一般,然而事实上,两人刚才却都还在对话,不可能下一秒就双耳失聪了。
  黄天望进入了沉默,而陆左则平静地看着他,耐心地等待着。
  许久之后,黄天望方才开口说道:“我仅代表我个人,向那些在这一次天下十大评选中死去的人们……”
  他的话语都还没有说完,陆左却是粗暴地挥手打断。
  他走上前去,一字一句地说道:“黄领导,您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这是欺负我陆左年纪轻,准备蒙混过关么?”
  黄天望的脸色有些难看起来,他抬头看着陆左,说姓陆的,别太过分了,我都低头了,你还想怎么样?
  陆左说打了这么久,你还记得我们之间的赌约么?
  黄天望说怎么不记得?
  陆左说既然记得,为何还要说出这样的话语来?
  黄天望说你到底要怎样?
  陆左说黄领导贵人多忘事,那么我帮你回忆一下——方才我们的赌约,是你若赢了,我去白城子坐十年大牢;而你若输了,代表你身后的某些人,给那些死者道一个歉……
  说到这里,他加重了语气,说听清楚,是代表你身后的那些人,而不是仅代表你个人,知道么?

  黄天望的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作为一个成名久矣的顶尖高手,他享受了无数的尊崇和殊荣,然而此刻,却给陆左一个江湖后辈逼到了绝境里去,顿时就是火冒三丈。
  他梗着脖子,说这有区别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