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56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来也是奇怪,这场大火烧了整条油坊街的商铺,却没伤到一个人,也没烧到任何一家民宅,越是平时缺斤少两的铺子,越是烧的厉害,平时不太欺行霸市的铺子,倒还保留下来两成库存。

  老百姓们纷纷拍手称快,说这是火神爷给那些黑心奸商的惩罚。
  一时间,开封城里油比金贵。这件事也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刘家老店被老百姓誉为良心店的象征,虽然自家库存全保住了,老刘头却没有高价卖出,依然是平进平出。生意也是蒸蒸日上。
  等油坊街重新恢复生机的时候,刘家老店已经是最大的铺子了。
  后来,河南承宣布政使得知这个故事后,亲自书写匾额“良心店”,以示荣耀。老刘头把匾额挂上,并在两侧加了“童叟无欺,言无二价”八个大字,然后在油坊街东头修了一座火神庙,一年四季香火不断。
  刘家的后代也谨遵这个教诲,把这油铺子经营下去。逐渐发展成了大商行。
  合上小册子之后,刘总看着我,慢条斯理的说道,“这故事里的老刘头就是先祖,我这企业也是从祖上一代一代传下来的。”
  我点点头,心里有些疑惑,“故事很精彩,可刘总你说要找个什么地方,跟这个故事有什么关系?”
  刘总摆摆手,示意我稍安勿躁,又从保险箱里拿出来一张薄薄的纸片,小心翼翼的摊在我面前。
  我低头一看,是一张修补过的纸片,上面有些凌乱的线条,像是一副古地图。
  还没来得及仔细看上面的东西,我先皱住了眉头,这纸片上,有股浓浓的死气,像是刚从坟里出来的老物件。

  我忍不住想起之前刘总坚持要迁坟的事。当时我就有所怀疑,现在看来,难道他是因为这张纸片?
  我低头仔细看了一下,凌乱的地图下面还有几行小字。
  “乾隆三年,与世友同游神农架。偶遇火神庙于崇山峻岭间,其后经历种种惊险。世友与仆人皆嗀与此,吾有幸逃得性命。遂再邀人共往。然则云海茫茫,不知所踪。吾先后找寻七次,死人凡二十七口,而不知其址何在,其种种不可理解,荒诞乖张之经历,思之犹惧。惜乎吾愿难圆,今录图于此,愿后人鉴之……”
  这之后纸片处有撕裂的痕迹,后面似乎还有字迹未完,却是看不到了。
  看完之后,我大概明白了刘总的意思,问他说,“你说的,就是去找这个火神庙?”

  刘总点点头,“火神对先祖有恩,找寻火神庙又是先祖遗愿,我这两年一直在准备此行,还望小周先生能帮我。”
  我皱着眉头,忍不住问刘总,“这故事……刘总觉得是真的?”
  说实话,我自己也是风水师,山精鬼怪之事我能信,但这神袛之说实在太虚无缥缈了,我不太相信。
  刘总的表情很奇怪,两眼里面好像没了焦距,沉默了一会儿,飘渺的声音说,“以前我也以为是故事,可是现在我信,这不是故事啊……”
  刘总的声音很是虚幻,但眼神中却透出一种疯狂,像是那些藏传佛教的狂信徒一般,虔诚而又狂热。
  看到他这表情,我倒是有些兴趣了。刘总是商界巨擘,不管见识还是心智,都远非那些乡野愚妇可比,他既然如此笃定,想必是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原因。

  我正静等着刘总的下文,他却好像没了解释的意思。摇摇头,从那种癫狂的状态中恢复过来,笑着冲我说,“不管是不是故事,我们刘家是从一场大火中发迹的,祖祖辈辈以火神后人自居,为了先祖的遗愿,总得去试试才行。”
  说着,刘总从旁边拿过来支票本,唰唰几笔,给我写了张支票递了过来。
  “这是预付的定金,如果小周先生同意的话,现在就可以拿走。”
  我低头一看,上面一串数字零让我有点眩晕,仔细数了数。竟有五十万之多。
  仔细思索了一下,我点点头,伸手接过了刘总的支票,算是答应了这件事。
  不得不说,这么多钱。对我还是很有诱惑力的,但我也不只是为了钱。决定出门行走之后,本来我就要四处游历,找寻龙脉,万事万物皆有因果。刘总这时候找到我,说不定就是我的机缘。

  更何况,我对刘总这个故事也开始感兴趣了。
  不是因为他的先祖,也不是因为火神庙什么的,只是单纯因为“火神”这两个字。
  华夏自古就有火崇拜的习俗,便如同我家乡建房之时的定灶门仪式一般,实际上也是一种火崇拜的延续。从这种对火的崇拜中,逐渐衍生出来火神、祭灶等或是神话,或是习俗的东西。
  而这些习俗祭祀,本身跟风水学也是休戚相关的。还拿定灶门的习俗来说,我只是根据《死人经》上记载,知道灶门定的方位不同,便会有不同的风水。可为什么风水跟灶门的方位有关?
  或许通过刘总这件事,我能触及到风水学更深层次的东西。
  看到我接过支票,刘总脸上露出笑容,很亲昵的拍了拍我肩膀,告诉我说,这件事他还要再做一点最后的准备,等一切妥当之后,他会电话通知我。
  离开刘总公司,我拿支票去银行兑换了现金,存到卡里之后,也没着急回家,而是去了附近的古玩市场。
  刘总的祖坟虽然在我们临县,但公司却在数百公里外的古城开封。想必是跟故事里的刘家老店一脉相承的缘故。
  开封是著名的八朝古都,虽不及西安、洛阳那种天下龙脉聚集之地,但也钟数代之灵,便是市区内也入眼能看到很多古老建筑,古玩市场更是异常的繁盛。

  从城市规模来看。我念书的城市比开封大的多,但古玩市场的规模,那城市的十倍,也不及开封这个古城。
  到了古玩市场之后,还在最外围,我便看到了上次遍寻不着的狼毫笔、黄符纸等物,一问价格,更是比我当初买的时候便宜了不少。
  不过这次来我并非是为了采购这些东西,而是想寻一盘罗经。
  罗经即是罗盘,风水师最常用之物。不管是看阳宅风水,还是寻龙点穴,都离不来罗盘的帮助。
  方位测算之法,无比艰深繁奥,人力有时而尽,更多时候还是要依靠器物。而且风水师的术法之中,法器一道,虽然有不同种类,但最常见也最实用的,还是罗盘。

  法器不是靠制作出来的。而是靠温养,只有地师以上境界的风水师,经过数十年的温养,才有可能使器物有灵。
  光是器物生灵还不能称为法器,还必须等地师寻得龙脉,进而点穴,引龙脉之气洗涤自身之后,随身温养的器物才能成为法器。
  而且这还是最普通的法器,真正厉害的法器,是那些地师寻龙点穴之后。进而识得曜星,摘得星辰之力,成为天师之后,随身温养出来的器物。
  风水学中有言,“十年寻龙廿年穴,识曜还须四十年”。
  这句话的意思是,风水师学习十年,方可识得龙脉,二十年才具备点穴之能,四十年方能辨别曜星。
  这还只是说一般的风水师,看阴宅阳宅的风水,都需要几十年的学习。而学习完这些之后,才能踏上地师之路,开始真正的修行。
  而修行之后,还要再走一遍寻龙点穴识曜之路。而这条路可就不是几十年时间便能走完的,光是寻龙,就让无数人蹉跎终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