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55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一天,刘总又联系到了我,告诉我说,他有件事情找我帮忙,让我有空去他公司里详谈。
  这真是瞌睡有人送上枕头,我当即答应下来,简单收拾了行囊,便回了家,休整一番之后,赶去了刘总的公司。
  这还是我第一次来到刘总的公司,以前跟他接触的时候,只知道他是一个富商,但亲眼见到他的公司之后,才知道他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富商。
  整整一栋三十层的大楼,居然全部都是刘总公司的办公楼。光是这栋楼都是一个天价,更别说刘总还有其他的工厂酒店等。
  跟他的资产相比,前两次被我当成天价的一万块钱和十万块钱,还真是九牛一毛,不值一提。
  到了地方。跟前台报备之后,很快就有一个漂亮的姑娘,带着我上了顶楼,来到刘总的办公室。
  进门之后,刘总跟我热情的寒暄了几句,不过每当我问起上次迁坟的事情,刘总却都不愿多谈,含糊带过。
  寒暄一番之后,刘总说起了找我来的目的。
  据他所说,这次事情依然跟他的先祖有关。大概是要去寻找一个地方,这才找我帮忙。
  这话倒是让我觉得有些奇怪,风水师寻龙点穴,乃至驱邪捉鬼都行,这找什么地方的事,去找一些地理学家之类的才最合适,他却把我招来,听起来似乎有些路唇不对马嘴。
  不过我也没着急开口。刘总简单的说完之后,起身从身后的保险箱里,拿出来了一本泛黄的册子,说让我先看看这上面的内容。
  我一看到这个册子,就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仔细看看却又发现自己从来没见过。
  我忍住疑惑,问刘总这是什么。
  刘总笑着开口说,“这东西小周先生之前也见过,不过却是隔着保险箱,并未直接看到。”
  他这一说,我才蓦然想起,当初第一次见到他时,他故意考验我能不能看出来他被什么问题困扰,然后我从他的面相和一个祖气缠绕的保险箱做出判断的事情。
  我顿时来了兴趣,问刘总说,“这就是当时保险箱里的东西?”
  刘总笑着点点头,“这是我祖上传下来的一个册子,上面记载着一些先祖的往事。有些事情看起来匪夷所思,前些年我一直以为是先祖闲暇之余,嬉戏之作,但近年来,随着见识到一些事情,我却觉得,有些事情,或许是真的也说不定。”

  一边说着,刘总把这发黄的小册子递给了我。我接过来,低头看了起来。
  明末清初时候,开封府是河南承宣布政使司的治所,也就是现在的省会城市,经济繁荣。因为当地盛产花生,所以那时的开封是南七北六一十三省的食用油中枢,几乎全国的油商都在当地油坊街设了总店。
  因为商人品行良莠不齐,常有缺斤少两、欺行霸市之举,官府收了银子,也不管事,闹的是天怒人怨。
  一天夜里。油坊街上传来打更声。
  “天干地燥,小心火烛……梆,绑,梆……”
  刘家老店里,一中年妇女被惊醒,看到自己男人坐在床沿边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
  “当家的,你怎么不睡啊?”

  “睡不着啊,今年花生的收成好,新油怕是要比去年便宜三成,咱家库存的那些,怕是要赔手里喽!”
  妇女若有所思,犹豫说道,“听店里的伙计说,别的商铺都是把麻油、棉油掺进去卖的,价格才能压到这样。当家的,咱们要不……”
  话音未落,男人便是一声冷哼,“人在做,天在看。咱老刘家一贯诚信做事,这缺德的招数能兴一时,还能长久喽?”
  妇女披着衣服坐了起来,有些唯唯诺诺的又说道,“当家的。你听说了吗?老高家他们都在大秤下头埋了吸铁石,一斤给人家少二两哩,今天人家外地货商买完油直接找回来了,老高不给人补,还把人一顿好打呦,这世道啊……整个老油坊街,就数咱家实在了。”
  男人还是不为所动,吧嗒吸了口烟,似乎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做生意就是做人,得讲良心呐。睡吧,这两天就是中秋了,要早起把火神爷的贡品备好,保佑咱今年能平平安安的过去。”
  妇女似是有些羞恼,嘴里嘟囔着,“知道了,知道了,还是求火神爷保佑咱发财才好,像你这样的老好人都不保佑,还拜火神爷干啥。”

  老刘头把烟杆往炕上一敲,瞪眼骂道,“抬头三尺有神明,可不敢乱说。”
  “睡吧,睡吧。”妇女嘀咕着,去帮男人脱衣服了。
  这时候街上忽然传来一阵苍老的叫卖声。
  “大火烧十四两。小火烧十五两……”(火烧是北方的一种面食,一般也叫火烧馍)
  老刘头皱皱眉头,嘴里嘀咕着,“这糊涂老头,哪有小的比大的还重的。十五两都快一斤了,这是人吃的还是喂猪的?”(古市斤为一斤十六两)
  妇女却揉揉肚子,哀求说,“当家的,咱们去买两个吧,我饿了。”
  经不住女人的哀求,老刘头披衣起身,来到街上,果然看见个模糊的身影在不远处来回走着。

  “大爷,来个火烧。”
  老头停住脚步。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忽然整个人从空气中消失了,就像从没出现过一样。可那叫卖的声音还在街上回荡。
  “大火烧十四两,小火烧十五两……”
  老刘头不可置信的拼命揉眼睛,不光是因为那老头凭空消失,还因为他刚才在那老头回头的瞬间,竟然看到了火神爷的容貌!
  双脚麻痹的站了好一会儿,老刘头才缓过神来,嘀咕着骂了一声,赶紧回自己的铺子了。

  说来也是奇怪。那苍老的叫卖声在油坊街愣是喊了三个晚上,可不管谁出来找,都找不到人,邪门的很。
  三天后的八月中秋,喜庆的节日让人们把深夜的叫卖声遗忘了。就在这天夜里,老油坊街上忽然凭空刮起了一阵风,然后不知道从哪里冒出的火冒,一下子窜了起来。
  “走水了……”
  一声凄凉的惨叫,从油坊街西头喊起来,附和着风声。让所有人都惊醒起床。
  妇女也摇醒了老刘头,胡乱披上衣服就匆匆跑了出去,等他们跑到街上的时候,大火像蛇一样,已经蜿蜒到了整条街,“噼啪噼啪”的木头燃烧生不绝于耳。
  无数人抱着水桶,涕泪齐流的跪到地上,祈求着老天爷能下场雨,浇灭这该死的火。可举头望天,只有玉盘一样的月亮挂在天上,冷眼人间悲喜。
  “大火烧十四两,小火烧十五两……”
  老刘头忽然想起了在油坊街回荡了三天的叫卖声,还有那老人回头时跟火神爷一般无二的相貌,心里忽然明白了什么。
  他疯狂冲进街道最东边自家的店里,从床头拿出来已经传了五代的钩秤。然后跑出屋子,迎着火头跪了下去。
  “火神爷爷,俺家祖祖辈辈都是本分人,俺这是叮叮当当的十六两秤啊!”
  他不停的高喊,声嘶力竭的狂吼着。
  奇迹发生了!

  大火蔓延到他家的商铺时。忽然停了下来,然后转头继续往西边烧了。
  老刘头热泪盈眶,趴在地上不断的磕头。
  “感谢火神爷爷,感谢火神爷爷……”
  大火烧了足足一夜,一整条油坊街几尽灰烬,只有刘家老店依然屹立在一片灰烬之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