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935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叶少阳道出这个最让自己困扰的问题。
  温华娇重重叹了口气,“他杀我,也是情有可原,我倒是不怪他。”
  叶少阳一听,当场怔住,感到不可思议:按说她是死在慕清风手上,又被他用蛊术封锁残魂,本应该对他恨之入骨才对,怎么会不怪他呢?
  这中间究竟还有什么隐情?

  叶少阳觉得自己好像陷入了层层谜团之中,谜题解开一个还有一个,时刻刷新着自己的判断。
  好在当事人温华娇就在面前,自己也不用再困扰了,当下望着她点点头,等她继续说下去。
  温华娇缓缓挪到窗前,望着窗外的月色,默默站了好一会,道:“好久没有这么自由的欣赏夜色了,大法师,真的很谢谢你。”
  在窗前默默站了一会,温华娇转过身,望着叶少阳,缓缓吐出一句话,这句话,令叶少阳当场吐血:
  “因为,他要报杀父之仇,老祭司,我的丈夫,是被我用巫术杀死的。”
  叶少阳傻傻的看着她,心中想到,怪不得老祭司也是暴毙横死……
  这一家人之间的关系,简直耐人寻味。
  温华娇咬住嘴唇,眼中现出了一丝寒意,用冷到极点的声音说道:“那个老畜生,是一切的罪魁祸首,我,清风,清雨,都是受害者……”
  她微微扬起头,望着深邃的夜空,表情变得相当复杂,过了好一会,情绪才缓和下来,悠悠说道:
  “大法师,你觉得我漂亮吗?”
  “啊?”
  叶少阳见她酝酿半天,本以为会说出什么石破天惊的话来,没想到居然是这么一句与主题无关的问题,当场有点懵比。
  “回答我。”温华娇看着他,淡淡说道。
  “漂亮,非常漂亮。”叶少阳不由说了实话。

  “谢谢。”温华娇笑了笑,表情随后暗淡下去,“我这么漂亮,为什么要嫁给一个比我大二十岁的老头子?”
  叶少阳怔住,方才明白她之前的问题,是为了引出这句话。
  当下缓缓摇头,他对于这个问题,早就感到好奇了,随口道:“老祭司长得像梁朝伟?”
  温华娇哼了一声,“梁朝伟……我看是曾志伟还差不多。”
  叶少阳起初感到疑惑,一想,温华娇生前,年轻的时候,正赶上香港电影最流行的时候,知道曾志伟,也不奇怪。
  “他又老又丑,还是个苗人,我家世还好,从小接受古典教育,当年一心想找一个古风男人嫁了,就算我瞎了眼,宁愿嫁给你这样的,也不会嫁给一个比我大二十岁的苗人啊!”
  瓜瓜噗嗤一笑,捂住嘴巴。
  叶少阳无奈的看着温华娇,无力的说道:“我说阿姨,虽然我知道配不上你,但你也不用这么打击人吧,还瞎了眼……”
  内心简直受到了一千点暴击,真想找个墙角蹲着不出来了。
  温华娇完全陷入自己的情绪之中,对他的话没有听见,或者听见也不想搭理,悠悠说道:
  “我会嫁给他,完全就是他一手策划的阴谋……”
  叶少阳脑海中出现了一幅不和谐的画面,试探说道:“莫非,他用强……”
  “这件事,要从当年说起……那一年,我才十九岁,大学三年级。我是喜欢古典文化的,那一年,我来湘西寻访凤凰古城。
  遇到那老畜生,是在山里,我徒步进山游玩,结果被当地的一种蛇给咬了,他把我救了,用一只蛇药治好了我,但我身体虚弱,没法行动。
  他就把我背到就近一户人家里,住进吊脚楼,照顾我几天。
  当时他并没有对我怎么样,我还挺感谢他的,觉得山民淳朴,并没有别的想法。
  后来我完全没事了,快要可以走时候,他突然追求我,让我给他做小老婆他当时的妻子,还没有去世。
  我惊慌失措,当然不肯。他倒是也没有对我用强,反而表现出悔恨,沏了一壶茶,对我赔罪。让我一定要喝下赔罪茶。
  我没有办法,只好从命。

  之后,他送我出山,告诉我,我中的蛇毒没有完全清除,三年之后会再犯,只有他能治得好,给我留了他的名字和家里地址,让我到时候找他。
  我有些害怕,但也没有多问,想着回到城市,还有什么毒是医院解决不了的?
  我回到家,去医院做了全面检查,并没有发现有什么潜伏的病毒之类,加上身体一直健康,也就没放在心上。
  就这样过了有三年……那时候我大学毕业,交往了一个男朋友,刚开始交往,突然有一天发起高烧,还有很多奇怪的症状。
  去医院检查,完全查不出病因。
  我在病床上躺了一个月,几乎奄奄一息了,有天晚上,却突然清醒,猛然就想起了那老畜生说过的话,于是告诉父母。

  我父母虽然不太信,也是病急乱投医,去湘西寻访,很容易找到了他。
  他表示只要把我送到湘西,就可以救活我。我父母只好从命。
  老畜生的妻子,当时已经死了,他接我到家,给我吃了一粒药,当时就好了很多。
  他对我父母说,我需要在他家里调养一阵子,让他们先回去。我父母走后,他不知道对我做了什么,我整个人,陷入一种昏迷的状态之中……”
  说到这里,温华娇再也抑制不住情绪,放声大哭起来。
  “等我完全清醒过来,我已经成为他的妻子,并且怀上了他的孩子……”
  叶少阳感到一股寒意,爬上后背,双手不由自主的捏紧了。

  “禽兽,畜生!”瓜瓜骂道,“畜生都不如!”
  “呜呜……”温华娇蹲在地上,痛哭不止。
  叶少阳从没有见过一个人哭得这么伤心,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只好站在旁边,默默等着。
  过了好久,温华娇才缓和情绪,接着说相下去:
  “我后来才知道,当初那碗赔罪茶里,被他下了蛊,不过要三年才能触发,只有他才能解。

  他救好我之后,又给我下了同心蛊,那是一种极其邪恶的蛊,中蛊的人,会慢慢喜欢上下蛊者,这种喜欢,是因为身体里有蛊虫作祟,并不是本意。
  本身在苗疆,这种蛊也只是一种传说,一般巫师并不会。
  老畜生是祭司,家传很多巫术,所以掌握这种巫术的炼制方法。
  我因为怀孕,有紫微星护体,暂时压制住蛊虫,才恢复清醒,想起我中蛊之后的事:他当时向我父母提亲。我父母哪里会同意,但因为我当时中了蛊,一心要跟他在一起,我父母一气之下,跟我断绝了关系,从此不相往来。”
  温华娇哽咽着说道,
  “可怜我父母,一向以我为骄傲,择婿的要求也不低,哪里能接受一个大我二十岁的男人,而且还是远嫁他乡,来到这人生地不熟的少数民族地区……
  我父亲回家没多久,就气出病来,后面的事,我也不知道了,估计而今已经不在人世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