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596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听了陆羽的,把筹码分成了五部分,每部分五千美元,接着赌,这一把,他赌了闲家,最后关头,陆羽只留下手里九百的小筹码,把张大致借给他的五千筹码,全压在了庄家。

  很快开牌,庄家赢。
  陆羽手上的筹码,变成了50900。
  张大致看起来又是闷闷不乐了。
  接着下。
  又下了三把。
  张大致三把全输,手上筹码就剩下一万。

  而陆羽跟他反着下,顺利把手上筹码又翻了几倍,变成了四十万。
  “老哥,继续啊。”陆羽笑着说。
  “兄弟,哥哥我是看出来了,合着你拿老哥我当明灯啊,我就那么点儿背?”张大致压低声音说。
  陆羽再次用天子望气术的瞳术看了看,妈拉个巴子,这死胖子,昨晚是敲了寡妇门还是刨了绝户坟,怎么还是黑的那么妖艳、那么夺目、那么亮眼?

  这尼玛,何止是明灯,简直是阿拉丁神灯!
  “神灯在手,天下我有,有这胖子在,小爷想不赢钱都难。”
  陆羽想着,唇角微翘,坏笑起来。
  但凡命理之学,都脱胎于《易》。
  这个易,不只是《周易》,还包括《连山》和《归藏》。
  夏有《连山》、商有《归藏》、周有《周易》,并称三易。
  “三易“的名称和它们各自的卦序以及卦序所要表达的内容有关。
  《连山》者,象山之出云,连连不绝。
  《归藏》者,万物莫不归藏于其中。
  《周易》者,言易道周普,无所不备。
  这就是所有命理经纬风水之学的理论基础所在。
  要旨就在一个“易”字上面。
  “易”就是变化之道。

  也就是说,世界万物是运动的,也是变化的。
  人的运气,也是时刻变化的。
  一个人的运气,不可能总好,也不能总坏。
  所谓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倚。
  运输,也是要符合基本的正态分布的。
  按照常理,张大致连走了这么多把的霉运,怎么的,运气也会变好才对。

  结果他非但没有变好,反而变得更坏了!
  “奇怪,怎么会这样呢?”
  陆羽皱起了眉头。
  陆羽压低声音说道:“老哥,别怪我说话欠揍,我懂点命理之学,经纬之道。紫微斗数你知道吧,兄弟我就是研究这个的。依我看啊,你下把,还得输。”
  张大致疑惑:“兄弟,你说的啥啥斗数,你真懂这个?”
  陆羽神秘一笑:“骗你干嘛。不懂这个,你借给我两万五,我能几把就变成四十万?”
  “我靠,老子今天遇邪了,行,我不玩了!”

  张大致骂了一口,一百万美金输的就剩下一万,居然一把都没赢过,他心里很委屈。
  他起身就要走。
  “别介啊,老哥。”陆羽连忙将他拉住。
  在他耳边耳语了一番。
  张大致听了,眼眸顿时一亮。

  钱这玩意儿,他不缺,也不在乎,他就是要赌一个气。
  所以他同意了陆羽的提议。
  所以他把他的一万美金押了三个地方。
  庄,4000
  闲,4000
  和,2000
  唯独对子没下。
  这么古怪的下法,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不少赌客忍不住乐呵,笑出了声。
  “胖子,你傻吧,这么下,除非出和,否则出什么你都是个死字。”
  “就是,钱多发烧吧?”
  有些憋不住的,开始冷嘲热讽了。
  便是那个荷官,也满脸奚落之色,只是看着陆羽的眼神,有些警惕。
  这小子,几把赢了差不多四十万,已经引起了他的注意。
  当然,因为百家乐有投注限制,单笔最高不会超过三十万美金,而且纯粹按照数学概率,赌场方面对赌客的胜率是在百分之五十三的,就靠这三个百分点,长久来看,赌场怎么的也不可能亏欠。

  所以百家乐的场子,赌场并没有安排老千控场。
  他便是注意到陆羽运气出奇的好,也暂时拿他没有办法。
  除非陆羽再赢几次,赢的钱超过一百万美金,超过了赌场设定的红线,他才可以呼叫职业老千过来控场。
  现在还不是时机。
  陆羽拿出十万筹码,全部下到了庄家。
  其他人也各自下注,筹码以庄家和闲家居多,买和的有一些,买对子的是一个没有。
  就在马上就要结束下注的当口,陆羽突然把剩下的三十万筹码,一股脑全砸到了对子上面。
  荷官脸色一变。
  这时候,他就是叫老千来控场都来不及了,只得硬着头皮开牌,心里忍不住吐槽,这小子,疯了吧,三十万买对子?对子是那么容易出的么?有时候一晚上也不一定会出现一个对子!

  半分钟后。
  满堂寂静。
  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陆羽。
  眼神里面,有震惊,有诧异,有羡慕,更有嫉妒。
  他们就好像看到了赌神。
  因为——
  真的出了对子!
  按照百家乐的规则,出对子,就是最高赔率。
  要一赔十一的。
  也就是说,这一把,陆羽的三十万美金,瞬间就变成了三百三十万美金。

  “卧槽,兄弟,你是赌神啊!”
  张大致乐坏了,都忘记他三门全输了。
  毕竟他才输了一万美金,而陆羽赢了足足三百多万美金。
  这换成人民币,可是差不多两千万了。
  虽说现在通货膨胀得厉害,但两千万也不是小数目,在寸土寸金的江海市区,都能干两套房。

  虽然是陆羽赢得,而不是他赢得。
  但他显得比陆羽还激动,就好像赢钱的是他一样。
  “我是个屁的赌神,还得谢谢哥哥给我指路。”陆羽嘿嘿一笑。
  张大致也干笑起来。

  显然相信了陆羽说的,他是赌场明灯的说辞。
  荷官狐疑的看着陆羽,迟迟没有支付筹码。
  “怎么的,赖账?”陆羽眯着眼,眼神变得冰冷起来。
  “我们同花赌场一天十几亿的流水,至于赖账你这几百万?”
  荷官冷冷一笑,“不过先生,我怀疑你是在作弊。”
  “作弊?”
  陆羽捧腹而笑,“小胡子,咱能别搞笑么?我连牌桌都没有上,牌面是这样,关我屁事,还作弊?难不成老子会特异功能?丫脑-残小说看多了吧。”
  “你——”
  小胡子荷官被噎了一下,脸色明显变得极为难看。
  “三井君,算了,我看这位先生,就是运气特别好而已。把筹码付给他吧。”
  正在此时,一个穿着和服,打扮妖艳的女人走了过来。
  “好的,百惠子小姐。”
  日期:2016-10-16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