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谋划,终于走出一条官场的康庄大道》
第1582节

作者: 青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由于夏伟仪不理会此事,李步刚心里头自然是不大舒服,在冯深等人出面挽留他之际,他只好想了一个主意,把郭东阳亲自叫过来,然后让他去找夏伟仪传达他要离开的意思,试探一下夏伟仪的态度。
  郭东阳一接到他这个旨意,心里头却是感到非常为难,虽然说他希望李步刚留下来,但是不代表他不考虑自己就会听从李步刚的任何旨意,李步刚留在这里是一个庞然大物,主要是起到一个定海神针的作用,而不是有损到他本人,现在如果他去找夏伟仪报告李步刚想调离的事情,夏伟仪肯定怀疑他与李步刚串通一气,在搞着事情。
  但是李步刚这样对他说了,他不能不听从,而且他是组织部长,李步刚向组织部长提出这个要求,也是符合程序的,向省委组织部报告,相当于向省委报告了。
  郭东阳没有办法,只好想了一想,来到夏伟仪那里提了一提这个事情,看一看夏伟仪的态度。夏伟仪此时安定自如,作为省委的一把手,他有着这份定力,而这也是他能来到安西省担任省委书记的原因之一,如果他做事比较急躁,头脑不够冷静,那肯定是不能来到这里的,因为安西省这么复杂,他要是急躁了,那肯定是出事事情的。
  郭东阳来到他的办公室,借着向他汇报工作的机会向他讲了李步刚的事情。脸先露出一种平淡的微笑,抬头看向夏伟仪道:“夏书记,省人大的李主任找到我,说自己年龄大了,身体不好,想着要辞去省人大主任一职,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
  夏伟仪的目光一炯,看向郭东阳道:“李主任的身体不是很好吗?现在有什么毛病了,我怎么不知道,那我要去看看他!”
  夏伟仪问起李步刚有什么病来,却是没有去接郭东阳说李步刚要辞职的话,而郭东阳担心夏伟仪怀疑他当李步刚的传话人,引起夏伟仪的反感,所以也没有再继续讲那句话,他只是把这个信息传递给夏伟仪是了,夏伟仪自会有想法。
  “倒没听说有什么病,可能是年龄大了,精力不济的缘故吧。”郭东阳顺着夏伟仪的话说道。
  夏伟仪一听哦了一声道:“李主任的年龄确实是不小了,但是看上去身体还可以嘛,多休息休息就可以了,干嘛会产生辞职的想法?”
  夏伟仪淡淡的说着,让郭东阳摸不到他的脉搏,看上去郭东阳也没有急于让李步刚离开安西省的意思,但是也没有感到夏伟仪要急切将他留下来的意思,不过这个也正常,夏伟仪即使没有急切让李步刚离开的意思,但肯定也不会急切地要挽留李步刚。
  “我也不知道,李主任跟我说了,我也感到很惊讶。”郭东阳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地说道。
  夏伟仪看了他一眼道:“你替我安慰安慰他,李主任是老同志,我们要尊重老同志。”
  郭东阳点了点头,回去和李步刚一说,李步刚同样也摸不准夏伟仪的脉搏,但是他把辞职的事一向郭东阳说,就相当于向省委提出辞职了,虽然没有正式的书面报告,但口头报告也一样,如果没有夏伟仪的亲自挽留,他就有些下不来台。
  夏伟仪让郭东阳安慰安慰一下,分量肯定是不够的,如果这样了,说明夏伟仪并没有太在意他,或者说他没有考虑周全,没有在意他内心的想法。

  李步刚一时有些按耐不住,感到夏伟仪怠慢了他,如果这样的话,他会想着刁难一下夏伟仪的,只要他向冯深几个人安排一下,夏伟仪的工作就不好开展。
  正当他有这个想法的时候,夏伟仪出现了。夏伟仪故意拖了一些时日,好让李步刚辞职这个事情不断发酵,让大家知道这事,引起大家觉得李步刚不行了,要倒了,消弱李步刚的影响力。
  但是他又要争取斗而不破,不能让李步刚最后恼恨于他,因此他以看望李步刚的身体之名前往李步刚的家中,而不是把李步刚叫到自己的办公室,和李步刚聊一聊这个事情。
  私下前往看望,聊的自然是感情,不是那么的正式,但是又会让李步刚感到夏伟仪很尊重他。因而李步刚一听到夏伟仪要来到他家里的时候,李步刚非常高兴,专门把家里收拾了一下,然后弄几个菜,准备和夏伟仪喝一气。
  李步刚的家很朴素,夏伟仪一来到他家里的时候,看到的还是过去的那种旧沙发,旧的木质沙发,充满了一种古朴气息。
  夏伟仪一看到这种情况,倒是有些认同李步刚,李步刚是一个经受过老一辈革命家教育过的人,思想作风还是不同于现在年轻的干部的,对于这种老同志,他也只有尊敬了。
  “李主任,我过来看看您!”夏伟仪一进门,便是笑着朝李步刚走去。

  李步刚正坐在沙发上,一见到夏伟仪急忙站了起来,向前趋了几步说道:“伟仪书记,麻烦你来看我,我不知说什么好了!”
  两人握住手,一起走到了沙发上,这个时候李步刚的老伴也走了过来与夏伟仪见了见面,夏伟仪立刻老嫂子老嫂子地叫了起来。
  家里的保姆过来给倒茶水,同时又让保姆给炒几个菜,要和夏伟仪喝几杯。夏伟仪本无在李步刚家喝酒的想法,但是一见到李步刚如此盛情,他倒不是好推辞了,只好留了下来。
  两人边吃边谈,夏伟仪借着这个机会讲了一些自己的发展思路,李步刚听了之后,微微点头,但是没有表态,夏伟仪过来亲自看他,即使他不同意夏伟仪的意见,他也不好直接说出来,他现在就装作糊涂是了。
  夏伟仪看到他不语,只好简短地讲了一下,也不再提这个事情,只是与他喝酒,聊一些家庭的情况。

  李步刚的儿子现在在国外,女儿在京城,其实他留在这里也没有子女相陪,夏伟仪就与他聊了一些家庭的情况,聊起这个李步刚倒是很有共同语言的,说起自己儿子留学国外的事情,心情比较高兴,不过现在已经在国外五六年了,却是想着自己儿子能回国来,在他身边工作。
  夏伟仪也是赞同,现在国内发展的很快,回国为国效力是一件很好的事情,比留在国外还强。
  两人边吃边聊了,聊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夏伟仪起身告辞,李步刚把他送出门外,两人握手了好几分钟才离开。
  看着夏伟仪离去,李步刚回来后若有所思,整个谈话的过程,夏伟仪丝毫没有提到他辞职的事,但却是拉近了他与夏伟仪之间的关系。夏伟仪看来是一个搞政治的老手,弄得他都有些坐不住了,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被拍死在沙滩上,这是自然的规律,他硬是要违反自然规律,那肯定是不可行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