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51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转念想想,徐子鱼应该不至于想到这种方法,应该只是她过于悲伤之下,说出来的气话,等恢复平静之后。她应该会给孩子一个最好的归宿。
  徐子鱼不同意下葬,我也不好强行逼迫她,只好就此作罢,准备带瞳瞳离开。
  离开之前,我特意在徐子鱼家里找了一下,很快就在另一个卧室里找到了她的父母。老两口在那个小卧室里来回的走圈子,脸上还有一种迷茫的神情。
  肯定是邓教授养的小鬼,迷了老两口的心智,让他们在卧室里兜圈子,怎么也走不出来。
  我走过去,口中含炁,在他们面前猛的一声低喝,老两口便马上从迷茫中清醒了过来。
  一看到我,他们就问我怎么来了,问完也不等我回答,说徐子鱼还在生孩子呢,让我跟他们一起过去。
  此时老两口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心里更加自责了,也不敢看老两口的眼神,只是跟在他们身后,一起去了徐子鱼的房间。
  走过去之后,老两口见到徐子鱼和怀里的男婴,顿时老泪纵横,嚎啕大哭起来。

  我心里不忍,也不敢上去规劝,咬了咬牙便转身离开了。
  临出门的时候,我又转头看了一眼,在一片嚎啕痛哭的声音里,徐子鱼却在笑着。她宠爱的目光看着怀里的死婴,嘴里一动一动的。似乎还在轻声说着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徐子鱼此时的模样,让我感觉心里发寒。
  这件事之后,我回到学校里面,易学社的事情也不多参与了,每天做的事情就是上课和专心的研究《死人经》的内容。
  根据瞳瞳所说,邓教授逃跑了,尽管他受了伤,但不管多重的伤,肯定有养好的时候。这件事他绝对不会善罢干休,伤好之后必然要来找我。
  瞳瞳口里那个“姐姐”救了我一次,可自己也消失了。等下一次邓教授再找来的时候,就没人救我了,我只能靠自己。
  邓蒙虽然是个丧尽天良的畜生,可风水学上,他却帮我前进了一大步,从感悟到“炁”的真正含义之后,这段时间里,我一直在努力学习引炁之法,一开始我只能调动极少的一些炁,根本不够制作符箓,最多只能让我使用《玄蕴咒》这类符咒。

  但随着对引炁之法的逐渐熟悉,现在我所能调动的炁越来越多。从徐子鱼家里离开的一个多月后,我再使用引炁之法时,调动的炁已经不是之前那样散乱,而是形成了一道细丝一般的气流。
  这边是《死人经》里所说的引炁如丝。到了这个境界之后,才算是真正的地师,可以尝试自己制作符箓,并且可以使用一些真正具有威力的咒语了。
  当即我就去买来了朱砂、黄符纸和狼毫笔。
  这三样是制符必不可少的东西,朱砂乃纯阳之物。可破阴邪,不过对符箓来说,用到朱砂最主要的原因不是祛邪,而是朱砂的凝炁功效,真正的符箓都是引炁入符。才具有莫大的功效,而朱砂能锁炁,使制作好的符箓能长久有效。
  黄符纸也并非一般的黄纸,而是由一种名叫神仙草的植物,按照造纸程序做出来的,而且刚做出来的黄符纸还不能用,必须要放三年之后,等黄符纸上面出现一些弯曲的纹路时候,才能用来制作符箓。

  而狼毫笔也有破煞功效,风水学上有一句俗话,叫“狼毫狗血,破煞除邪”,就是说狼毫和狗血一样,都有破煞除邪的功效,用狼毫制成的笔,自然也是不凡。
  这三样东西并不好买,我一路找到了市里最大的古玩市场,才在一个老店里面买到了这些东西。而且一开始我还没买到黄符纸,到临走的时候,老板说他这里有一些“老纸”,让我看看。
  结果我一看,纸上有“云纹”,正是我需要的黄符纸。这时候我才知道,古董界管黄符纸是直接叫老纸的。这些黄符纸作价不菲,一叠五张。需要足足五百块钱。
  因为囊中羞涩,我只买了两叠黄符纸,加上狼毫笔和朱砂,足足花了将近两千块,要不是当初来读大学的时候。李总送的一万块钱我还一直存着,这会儿根本就没钱买这些东西。
  采购到所需之物,回到宿舍里,我就开始尝试制作符箓。
  符箓有难易之分,最简单的是阳宅阴宅风水中用到的“安土符”和“净天符”等。第一次制符,我便从“安土符”入手。
  “安土符”没有别的功效,只是在阳宅阴宅初定之后,用来告知土地,镇宅安坟之符。
  将黄符纸铺好,朱砂研磨完毕之后。我先去净手,然后默拜风水始祖九天玄女。
  这些都是制作符箓必须要进行的仪式。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我并没有着急开始制符,而是先闭目凝炁,念了一遍《玄蕴咒》。

  玄蕴咒是符咒,能祛除阴邪,让风水师更好的引炁入符,算是制符之前的一些辅助手段。
  做完这些,我感受到身前一道如同细丝般的炁出现之后,这才拿起狼毫笔。在黄符纸上开始动笔。
  每一个符箓,都是一种复杂玄奥的图案,远非现在那些江湖道士手中的黄符那么简单,光是记住这些图案都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我也是用这许多年的时间,才逐渐记住了几种常用的黄符图案。
  虽然脑子里记住了图案,可真正下笔的时候,才发现有诸多艰难。制符并非是将图案画出来就完事了,而是要控制着炁随笔锋而走,流入所画图案的每一笔之中。这样画出来的完整图案才是真正的符箓。
  第一张黄符纸,我还未画到一半,便出现了错笔。这倒不是我对图案的记忆有误,而是画的过程中,笔尖莫名就往其他方向拐了过去,根本不受控制。
  这是炁未随笔走的表现,虽然已经可以做到引炁如丝,可想要控制炁随笔走,依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第一次尝试算是失败了,我放下笔,心里倒也没有多少气馁,只是静静闭上眼休息一会儿,调整好状态之后,再次进行尝试。
  一直用完了整整一叠黄符纸,我依然没有把这“安土符”画出来。最接近的一次是进行到倒数第三笔的时候,手腕一抖,没控制好,再次失败。
  连续五次失败之后,我头上的汗水不断流出。精气神消耗严重,甚至感觉有点虚脱。

  这种状态下,再继续下去,只会是浪费黄符纸,根本不可能成功。
  看着眼前五张废弃的黄符纸,我一阵苦笑,怪不得那些风水师给人批命看宅都要收取高额费用,实在是这用到的东西成本太高啊。
  收起黄符纸、狼毫笔等物,我好好的睡了一觉,一直到第二天起床,感觉精神饱满之后,这才重新拿出黄符纸等物,开始第二次尝试。
  这次我没着急直接画符,而是先从《死人经》里找到了关于“炁”的记载,那一篇里有关于引灵聚炁的口诀。
  原本只是感悟炁阶段所用。但昨晚上我总结了一下失败原因,觉得失败的原因,只要还是我对引炁之法的理解不够深。这一方面是因为我不熟练,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制符之时,我所能引到的炁太少。
  这段引炁诀能暂时增强引炁之量。用在制符之时,或许有奇效。
  昨晚准备工作之后,我拿起狼毫笔,口中念道,“游思妄想莫纷纷,净土能归了悟真。不昧当前常内运,全凭洗涤在功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