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49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正要敲门,结果手一推,徐子鱼家的门根本就没锁,直接被推开了。
  这时候我也顾不上疑惑,急匆匆的冲了进去。徐子鱼家的客厅没人,我循着声音,来到徐子鱼的卧室里面。
  刚一推开门,我就看见邓教授坐在距离门口不远的椅子上,手里抱着一个茶杯,正在好整以暇的喝茶。
  而徐子鱼躺在床上,满脸的汗水,双腿叉开,正在拼命的嘶喊着生孩子。
  除了他们两个之外,屋里再无其他人,刚才接我电话的徐妈妈也不知所踪。

  我死死盯着邓教授,一字一顿的问他说,“邓教授,其他的事情我可以不管,我就问你,现在能不能保住徐子鱼的孩子。”
  邓教授平淡的看了我一眼,干巴巴的脸上,依然是一副平静的模样,开口说,“看来你好像已经知道了一些东西……先不说那些,你想保这个胎儿的话,我帮不上什么忙,得看你自己。”
  “你帮不上忙?”我压抑着自己愤怒的声音,“只要你一张化阴符,这孩子就能暂时抽去体内阴气,不至于一生下来就阴阳相激而死,以后慢慢也能调养回来。你说你帮不上忙?”
  邓教授慢腾腾的从自己身上掏出来一张赭红色的符箓,好整以暇的说,“上次你带我来的时候,我给这女娃留了一个养魂木,这几个月滋养下来,胎儿魂魄极强,阴气受魂魄滋养也是很强,一张化阴符可化不去,得用这张赤符才行……不过现在孩子就要生了,一生下来,遇到阳气便死,有这张赤符也没用。”
  说完,他竟然把赤符直接丢给了我。
  我接住这张符箓,心里有些震撼,赤符是比黄符更高等的符箓,极为罕见和稀有,是真正的玄学大师才有可能画出来的。邓教授的实力在我心里又抬高了一级。

  只是他的举动我很不明白,说了没用,为啥又把赤符给我?
  很快,邓教授又给我解惑了。
  “我说了,想保住这孩子,得看你。这孩子见不得阳气,生下来之后,若是用一个纯阴的魂体将其包裹,然后用这赤符慢慢化去阴气,这孩子就能活下来。”
  邓教授微眯着眼睛看着我,“现在赤符都给你了,救与不救,就看你的选择了。”
  我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用一个纯阴的魂体将其包裹……原来他早就知道了瞳瞳被我带走了,怪不得之前在我面前给瞳瞳招魂,还特意让我用招魂术,一切都是为了试探。

  上次试探没成功,这次他直接给我了两个选择。
  要么眼睁睁的看着徐子鱼的孩子死去,要么就把瞳瞳叫出来,救下这个孩子。
  可瞳瞳出来之后,以邓教授的实力,绝对不可能再让我带走瞳瞳了。
  怎么办?
  选择谁?徐子鱼的孩子,还是瞳瞳?
  还不等我做出决定,胸口的玉环一闪,瞳瞳直接出现在了我面前,明亮的眼睛弯弯的,笑着说,“哥哥,你犹豫什么呢,瞳瞳已经死了,这个小弟弟还活着呢,要是能救下他,瞳瞳会很开心。”
  说完,瞳瞳就朝徐子鱼走了过去,还冲我招手,让我快过去。
  邓教授这时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直眯着的眼睛睁大了许多,双眼发光的看着瞳瞳,嘴里啧啧称叹,“果然是天胎鬼婴,天地造化,天地造化啊……”

  我咬咬牙,暂时不想那么多了,徐子鱼的孩子马上就出来了,能救下一个是一个。
  匆匆赶到徐子鱼身前,这时候她又长长的嘶喊了一声,身子底下,已经隐约有东西要出来了。
  瞳瞳伸手过去,她没能力抱住小孩,但却能把小孩包裹进去,隔绝阳气。
  我也咬咬牙,手里拿着赤符,嘴里念着静心咒准备好,一旦孩子完全生下来,我就立刻给他用上这化阴符。
  “哇……”
  徐子鱼生的很顺利,几分钟之后,一个男婴便出来了,被瞳瞳完全抱住,微微咳嗽了几声之后,便发出了第一声啼哭。
  躺在床上已经精疲力尽的徐子鱼,这时候似乎什么都忘了,双眼痴痴的看着这个男婴,脸上缓缓浮现了笑容。

  而我也在一旁默默引炁,准备用出手里这张赤符。
  就在这时候,忽然不远处传来邓教授的声音。
  “五鬼引魂,阴灵归位!”
  随着他的声音,瞳瞳发出一声尖叫,身子马上不受控制的倒飞出去,直接飞到了邓教授的身前。
  而她怀里包裹着的男婴被抛飞了出去,那第一声啼哭还未完成,便戛然而止,刚睁开一条缝的两只眼睛却越瞪越大……
  “不……”
  床上的徐子鱼疯狂的哭喊着,冲到了地上,刚生产过的身子根本站不住,靠两只手扣在地上,一点一点的拼命爬到婴儿身边,把两眼圆瞪的婴儿报到怀里,发出凄厉的哭喊声。

  我站在一旁,拿着赤符的手伸到一半,僵到了半空中。
  而这时候,站在一旁的邓教授,用一根奇异的绳索把瞳瞳的阴魂完全禁锢住之后,转过头来,淡淡的说,“这天胎鬼婴我已经到手,就莫浪费一张赤符了,这东西可宝贵的紧。”
  说完,他拍拍手,从怀里拿出来一个小盒子,打开之后,从里面倒出来一些殷红粉末,开口说,“行了,生小孩这事过去了,接下来咱们讨论一下这鬼婴的问题。”
  他伸手指了指瞳瞳,又说道,“上次我用她的尸骨来招魂,依然没有招到,看来她的寄身物有些奇异。现在你把她的寄身物交出来吧。”
  “哦,对了,还有一件事,我之前调查过你,高中时候似乎经历过一件事,此后短短数年,便在风水玄学上有了不俗的见识,怕是有过什么奇遇。把你该交的东西都交出来吧,我不为难你。”
  我这时候才从之前的震惊中清醒过来,无穷的愤怒充斥在心里,看着眼前的邓教授,恨不得跟他同归于尽!
  为了这个孩子,徐子鱼吃了多少苦?为了这个孩子,瞳瞳甚至都不吝惜自己,直接替我做了选择。

  可做完了这一切,邓教授就这么轻描淡写的把瞳瞳抓走了,让这个刚出生的男婴就此断了气!
  至于他此刻跟我索要的,无非就是玉环和《死人经》。一直以来,我都以为自己足够谨慎了,可没想到,在这个老奸巨猾的魔鬼眼里,我似乎什么秘密都没有。
  此时在无穷的愤怒中,我其实完全不在意玉环和《死人经》,如果这两样东西能换来一道九天神雷,劈死这个杂种,我肯定会选择交换。
  可是并没有人给我这个交换的机会,我除了双眼血红的瞪着邓教授之外,什么都做不到!

  看我站着不动,邓教授叹了口气,从手里那个盒子里抓起一把朱砂,轻轻丢到瞳瞳的身上。
  我眼睛一缩,瞳瞳是阴魂,而朱砂是至阳之物,把朱砂直接丢到她的魂体上,那是怎样的痛苦,我完全能想象到。
  可瞳瞳这时候却没有大声惨叫,只是身体微微的抖着,发出轻声的呜咽,同时对我小声喊着,“哥哥,你快走啊。”
  这时候,我又如何能走?
  我咬破了舌尖,抬脚往邓教授冲了过去,刚刚才感悟到“炁”的存在,我的玄学能力在邓教授面前根本就如同一个婴儿般。此刻我只能靠自己的一腔血勇,上去跟他拼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