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30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的头部也没有伤,应该也不会磕到,难道就是因为一氧化碳中毒?”曲刚提出了疑问,“我那年在乡下见过一个煤气中毒的人,那人在生炉子屋里昏迷了一夜才被救出,也没像他这样呀。”
  “医生说,现在只是根据他症状的一种猜测,也可能是他昏迷时间较长,导致某些神经或是脑细胞受到损伤。至于他为什么昏迷了这么长时间,也暂时没有找到合理的解释。”高峰道,“医生还说,一会准备再给他做个脑电图,但也未必就能发现什么,除非能正好捕捉到他发作时的脑电波。医院现有两台二十四小时脑电波监测仪,正被其他病人点着,十点多的时候就能空下一台,直接会给他用上。”

  和曲刚对望一眼,楚天齐对着高峰道:“你们辛苦,继续守着吧,我俩先回局里。”
  高峰回答:“不辛苦,局长慢走。”
  程绪已经醒来,自然暂时不用电击或针灸,也不用和医生碰面。于是楚天齐和曲刚没有到院长办公室,而是从病房出来后,直接坐车,回到了县局。
  回到局里后,两人直接到了局长办公室,又谈了一会儿程绪的事,然后曲刚回了他自己房间,屋子里只剩下了楚天齐自己。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是雷鹏的号码,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

  雷鹏的声音传了过来:“哥们,早上找我了?”
  “昨天就找你了,你手机关机,今早上又找你,手机通着没人接。”楚天齐笑道,“你真够忙的,看来权利不小。”
  “哪呀?昨天是钻山沟,没信号,今早上是开会,没带。”雷鹏也笑着说,“楚大局长那么忙,肯定是有什么吩咐吧?”
  楚天齐故意叹了一声:“哎,又损我。不过真还有点事。昨天我弟打来电话,说是丹阳果品公司要和他合作,老板是皮丹阳。这个公司是不是你小弟‘皮蛋’开的?”
  “就是他开的,说是果品公司,业务范围挺广,现在其实就是做水果罐头。”雷鹏话题一转,“你是不是担心有你这层关系,怕有什么影响?”
  楚天齐不无担忧:“我和皮丹阳认识,又有过合作,他要再用我弟弟的水果,怕是人们该说三倒四吧?”

  雷鹏满不再乎:“你多的是那门子瞎心眼,他俩合作跟你有什么关系?你现在又不是在玉赤当官。再说了,就是你在玉赤任职也没什么,总不能因为你当官,就不让你弟弟做生意了吧。如果要照你这么说的话,县里好多部门领导都和你有过接触,那总不能不让你弟弟卖给这些人,把水果都烂山上吧?”
  楚天齐继续说道:“我总觉得不好……”
  “有人找我了。”雷鹏打断了对方,“就告诉你一句话,你在外当官帮不上家里忙,也别给你弟弟发财致富扯后腿。”说到这里,雷鹏声音戛然而止。
  握着电话想了想,楚天齐拨打了弟弟的手机号。

  楚天齐不会想到,就因为认同了弟弟的这次合作,结果却在几年后给自己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曲刚又来了,他进门就说:“我又去了一趟医院,医院给程绪上了那台二十四小时脑电波监测仪,已经监测了七个小时。在这七小时当中,脑电图正常,没有发现异常现象,程绪也没有发作。
  我问了梁院长,他说现在没有监测到异常,也不代表就正常。因为即使脑电波出现异常,也会非常短暂,也只有在患者发作瞬间才能体现出来。现在患者没有发作,脑电图自然也应该正常。他还说,就是患者发作的话,好多时候也并不规律,有时也许不到一个小时就发作好几次,有时也许两天都不发作。”
  “先坐下,慢慢说。”楚天齐一指对面椅子,“那么现在能不能确认他就是失忆了。”

  曲刚坐到椅子上,直接点着一支香烟,才又说:“医生现在也说的是囫囵话,只说看症状像是失忆,但又说至少需要三天以上的跟踪监测,需要一周左右的观察分析才能得出结论。然后就跟我说了一堆术语,又是‘心因性失忆’,又是‘解离性失忆’的,还分了好多类,我也闹不清。
  反正说是有的失忆症患者只是忘了以前的,有的是忘了过去的,有的又是忘了不重要的,有的却是忘了重要的,还有的也说不清是忘了那一段。另外,有的人是只忘了对某个人或某几个人的记忆,有的人是忘了对某件事或某几件事的记忆。医生还说,有的人是症状越来越轻,直到记忆全部恢复;还有的人是越来越重,越忘越多;也有的人是只能想起一点儿,剩下的永远也想不起来。”
  楚天齐道:“这么麻烦。医生说程绪是那种?”
  “说是像解离性的,然后给我例举了一些他的症状。”曲刚很是无奈,“我就奇怪了,先是何喜发失忆,后来就是王兴旺,现在怎么又出来一个程绪?”
  “是呀,我也纳闷,怎么都失忆?”楚天齐长嘘了一口气,“这倒好,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从九月六日早上醒来,一直连着两天多,程绪不是傻傻的看顶棚,就是胡乱的说着“饿”或是“棒子”、“山药”什么的。无论是谁进到屋里,他都不再上一眼,更不会和对方有任何交流。
  医院那台二十四小时脑电图监测仪,是从九月六日上午十点开始给程绪用的,连着监测了两个昼夜周期,都没有检测到一次异常脑电波。在此期间,程绪没有狂躁症状发作,其他各项指标也正常。于是,就对其撤掉了那个仪器。
  对于程绪这种既想不起来事情,而各项指标又正常的现象,医生也给不出合理解释,只能暂时用“可能”、“也许”、“应该”等词汇做答。梁院长更是多次表示遗憾,同时也正与有关专家取得联系,试图从其他患者身上找到参考答案。
  针对程绪现在的情况,楚天齐还特意观察了那两人的情况,一个是何喜发,一个是王兴旺,想从他们二人身上找到一些答案。
  何喜发是七月三十日被王兴旺殴打昏迷住院的,住院三周后,他醒了过来。醒来以后,何喜发就能认识几个人,包括他老婆赵有花,也包括楚天齐、曲刚、厉剑等,再多的人就不认识了,连杨二成都不认识。
  医院经过几次检查,发现他身体已经基本恢复,但有的指标还略有异常。考虑到何喜发现在的身体状况,尤其还有安全因素,暂时何喜发还是住在医院,有他老婆张有花专门照顾,另有干警在门口负责保护。
  从醒来那天算起,到现在又过去了两周,何喜发整个人胖了不少,肤色也白了好多。楚天齐进屋的时候,何喜发正由赵有花搀扶着,在地上慢慢溜弯。看到是楚天齐,何喜发还停下来,喊了声“楚局长”。
  日期:2017-05-08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