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30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你说的不错,这样,你说一下合同条款,我给你参谋参谋。”楚天齐回复了弟弟。
  “好,你听着……”楚礼瑞滔滔不绝的向哥哥说起了主要合同条款。
  楚天齐边听边思考着,他不是思考合同条款是否对弟弟优厚,他在想要不要同皮丹阳合作。皮丹阳既然去了柳林堡,就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和弟弟的关系,但皮丹阳没有和弟弟挑明,却又表现出了深厚的合作兴趣。这究竟是皮丹阳从纯粹商业角度考虑问题,还是看自己的面子呢?
  既然皮丹阳肯定知道自己弟兄两人关系,那么他就肯定会把自己的因素考虑进去。只是这因素到底是附带考虑,还是主要原因,自己却得弄清楚了。
  “哥,怎么样?”楚礼瑞已经讲说完毕,在征求楚天齐的意见了。
  “什么怎么样?你总得给我一个考虑时间吧,明天给你回复,怎么样?”楚天齐留出了一个核实的时间。

  “好,那哥快点。”再次叮嘱过后,楚礼瑞的声音戛然而止。
  楚天齐握着手机,想了想,拨打了雷鹏的号码,他要和这个好哥们求证一下这件事,听听对方的意见。雷鹏既是自己的好哥们,同时也是皮丹阳的“鹏哥”,他的话还是很有参考价值的。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号码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再拨。”手机里传来一个标准的女声。
  挂断手机再打,还是这个回复,楚天齐只得自语了声“这小子,玩什么花活”,暂时把手机放到一边。
  时间过的真快,不知不觉又是一天,时间到了九月六日早上。
  从昨天早上上班到现在的二十多个小时里,楚天齐多次电话联系高峰,医院梁院长也给楚天齐打了两次电话,但传来的结果都是程绪没醒。
  从前天凌晨发现昏迷的程绪,到现在已经过去五十多个小时,程绪怎么就没醒呢?这可比医生预测的十个小时多多了,这小子不会真有什么测吧?
  就在楚天齐甚是焦急的时候,手机响了。
  一看是高峰的号码,楚天齐急忙按下接听键:“什么情况。”
  “醒了。”高峰说了两个字。
  太好了,楚天齐顿时大喜。
  没等对方说话,高峰的声音再次传来:“醒是醒了……”
  听到这四个字,楚天齐心中一凉,一种不好预感涌上心头。
  高峰的声音继续传来:“他醒是醒了,但只是两眼无神的看着屋顶,和他说话也几乎不搭茬。好像是谁也不认识,就跟傻了一样。”
  “傻了?不应该吧?他是什么时候醒的,怎么醒的?”楚天齐忙问。
  高峰说:“他醒来有一个多小时了,就是凌晨四点那会吧。在他醒来之前,梁院长和主治大夫还亲自查看了他的情况。见他还没有醒来,两人也有些着急,就商量着准备用电击或针灸办法刺激他的神经。只是这两种方式都有一定风险,他们还要好好论证一下,梁院长也准备在上班后针询您的意见。
  医生走了以后,我们几个值勤的人,一半睡觉休息,一伴值守。就在我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听到干警喊‘动了,动了’。我赶忙起来,到了病床前,就见程绪的手指头动了几下,然后眼睛也慢慢睁开了。医生闻讯,马上赶了过来,又对程绪进行了简单检查,然后开始与他对话。医生问了好多句,他只回答一个字‘饿’,我问他‘我是谁’,他的回答也是‘饿’。折腾了好长时间,也没有效果,医生先回去研究了,我就出来向您报告。”

  楚天齐“哦”了一声,又问:“除了答非所问,他还有什么表现?”
  手机里静了一下,高峰的声音才传来:“暂时还没有。”
  早晨八点多的时候,楚天齐和曲刚出现在病房里。他们进屋的时候,程绪正醒着,两人到了病床前。
  但正像高峰说的两样,程绪只是两眼失神的盯着顶棚,看到两位领导进来,根本没有任何表示。
  在床前来回踱了几步,曲刚观察着程绪的反应。虽然床前有人来回移动,但程绪还是那样傻傻的看着高处,俨然就是什么也没听到,更没看到的样子。站在床前,曲刚伸出右手,手心向下,在离程绪尺许左右的地方来回挥着。然后手臂缓缓下压,离对方的脸越来越近,可对方竟然连眼都不眨,曲刚只好收手站在那里。
  刚才楚天齐一直在观察着,捕捉着程绪的表情。现在见曲刚停了下来,他微俯下*身体,对着程绪道:“程绪,认识我吗?”
  程绪没有回答,也没有任何反应。
  楚天齐继续说:“我是楚局长,你不认识我吗?”停了一下,见对方没有反应,他接着又说,“你知道吗?要不是曲局长带人及时赶到,你的小命怕是都要交待了。把你从洞里救出来后,是高峰背着你,深一脚浅一脚下的山。然后大伙又跟着救护车,直接把你送到医院来。医院对你也特别照顾,为了让你安心静养,专门把这个套间给你用,这可是县里的高干病房,是给那些退休的处级以上干部用的。”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

  见对方还是那个样子,楚天齐看了一下*身边众人,继续说:“大家都等着你醒过来,这些干警更是几班倒轮流陪你,只要你一天不脱离危险,他们就得一天陪着你,特别辛苦。不是我说你,放着舒服的房间不住着,为什么非要跑到荒郊野外,为什么非要到山上去受罪?还差点把命交待哪,你这又……”
  “饿……”一个拉长的声音打断了楚天齐,是程绪发出的。
  楚天齐停止说话,看着床上的程绪。
  程绪的嘴唇动了动,又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棒子……山药……好……吃。”
  “玉米好吃?土豆好吃?”楚天齐和颜悦色的问,“你是不是想吃?”

  “饿。”程绪说出一个字,同时肚子里传来“咕噜噜”的声音。
  楚天齐缓缓的说:“你是不是想吃玉米?是不自己烧玉米吃了?你记得那个山洞吗?你……”
  “啊?”程绪忽然叫了一声,同时眉头紧皱,鼻子来回抽*动着,手脚也跟着乱*蹬和乱抓,然后还试图用双手去抓头发。
  有众人在旁边阻止着,再加上程绪的手脚根本就没劲,只折腾不到两分钟就罢了。程绪的嘴长长吹了一口气,脸上表情也恢复了平静,接着缓缓闭上眼睛,然后马上就传来轻微的呼声。
  “以前有这种情况吗?”楚天齐用手一指程绪。
  高峰上前一步,回答:“在您二位来之前,大概七点半的时候,他弄过这么一次,持续了也就一分钟。医生看过后,说他这很像是失忆症状,很像是还残留着片段记忆碎片的失忆。在神经中枢支配下,患者试图拼接这些碎片,但往往不能成功,反而会对神智形成困扰,因而会有这种痛苦而狂躁的表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