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594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桌子上,总共有十四位客人在玩儿,每个客人台面上的筹码,都在十多万几十万美金范畴内。
  其中有没有赌场的托儿不知道,但相信绝大多数,都只是来玩儿的客人。

  百家乐为什么叫百家乐,顾名思义,他不限制玩牌的人数。
  大桌上,有十四位客人,旁边的客人,也可以跟着下注,多少都行。
  也就是说,每100美金,就可以玩儿一把。
  陆羽慢慢看着,大概看了足足有半个小时,还是一个筹码没有下。
  赵香奴都等的没有耐心了,说道:“陆哥,你为什么还不下啊?”
  陆羽笑道:“不急,不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嘛,我们的赌资只有五百,试错的机会不多,多观察观察,总是好的。”
  赵香奴疑惑道:“陆哥,百家乐就是纯粹的数学游戏,概率都是摆在明面上的,有什么规律可研究的?”
  “谁说我是在看牌的?”陆羽压低声音道。
  “陆哥,那你在看什么?”赵香奴问。
  “看人。”陆羽眯起眼睛,“天子望气,谈笑杀人,有的功夫,可不仅仅可以用来杀人,还能用来看运。”
  陆羽跟赵香奴讲自己不会赌术,并不是在撒谎,事实上,他不仅不会赌术,除了斗地主和麻将,基本上什么赌博方式都不会。
  但他会一门不算赌术的神级赌术——天子望气术。
  天子望气术是一门很神奇的武学,他修炼的不是任督二脉,而是四相帝脉,修炼这门武学,除了力气特别大,回气速度特别快之外,还有个不算神通的神通。
  修习者,可以运用这门武学,观察别人的“运”。
  也正是如此,这门武学,才叫天子望气术。
  也正是因为拥有这门武学,天机宫才叫天机宫。
  究天人之极,通古今之变。

  能测运,就能窥天机。
  当然,天子望气术也有局限性,它只能窥探别人的运,而不能测算自己的。
  事实上不止天子望气术,但凡经纬测算之法,都不能测算自己。
  包括用梅花斗数、紫微斗数等脱胎于上古三易体系的测运之法,都只能测算别人的命运,而不能推算自己的。
  天子望气术比之于梅花斗数和紫微斗数等测算之法,当然有其独到优势。
  别的测算之法,能大概推测一个人的命运线,却没有办法做到及时和量化。
  而天子望气术能。
  及时,准确,量化。

  也就是说,若天子望气术修炼大成的话,甚至可以一眼看出一群人里面,谁此刻的运气最好,谁此刻的运气又是最差。
  知道这个,要赚钱,就简单多了,至少概率大了许多。
  惯常打牌的人都知道,运气这个东西,看起来虚无缥缈,是数学概率的问题,其实不是这样的,这玩意儿真实存在,只是太形而上学,无法量化罢了。
  有的人,没有赌运就是没有赌运,十赌九输甚至逢赌必输。

  当然,陆羽的天子望气术,连第一个步骤,开启四相帝脉都没有能够完成,用这半吊子的功夫来测算别人的运,自然没有办法做到准确的量化。
  他看不出来在场的人,谁的运气是最好的,却可以看得出来,谁的运气是最差的。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要把这个运气最差的人找出来。
  然后此人买什么,他反着买就是!

  这种人,在所有赌场都很受欢迎,赌徒们甚至送给这种人一种很形象的绰号——赌场明灯。
  一个赌桌,只要有明灯在,懂这个的人,就很难输钱了。
  而恰好,坐在大桌上的十四个大赌徒中,恰好就有一盏大明灯。
  在陆羽运用天子望气术独有的瞳术观测下,此人简直就是黑暗中的一座灯塔,亮的不能再亮的那种。
  此人是个中年人。
  身边左拥右抱,坐着两个打扮得花枝招展、满身风尘气的女人。

  此人长得很富态,是个胖子,颈部还带着大金链子,胳膊上有纹身,标准的黑帮大哥装扮,此刻估摸着是输多了钱,满头大汗的样子,时不时掏出白帕子擦汗。
  边擦汗,边挽着袖子下注。
  可以看得出来,胖子极为有钱,两个女人,手里都拿着大把大把的筹码。
  陆羽盯着他看了足足五分钟那么久。
  胖子终于察觉了,骂道:“小子,我草泥马,你看什么看?”

  胖子应该是华夏人,说得一口流利华夏语,带着山西那一代的口音。
  陆羽连忙报以歉意笑容,说道:“唉,大哥,没啥,您继续玩,我就是觉着您长得威武雄壮,犹如罗汉再世,一看就不是凡人啊。”
  他极为认真的说。
  在赌场,碰到这种牺牲小我、成全大我的极品明灯,一定要客气。

  要不把这种百年难遇的明灯气跑了,那靠什么赚钱?
  “哼,算你小子会说话,要不老子呼你几嘴巴子。”胖子哼哼几句,“怎么,小子,听你的口音,可不是这里的二鬼子口音,你也是华夏人?”
  “江海的。”陆羽嘿嘿一笑。
  “小兄弟,第一次来玩儿?”胖子玩味的看了陆羽两眼,又看了看他身边的赵香奴,眼眸顿时一亮,跟陆羽套了句近乎。
  “第一次。”陆羽点点头。
  “小兄弟,不会玩吧,那就跟着老哥我下,保管带你赢钱。”

  胖子嘿嘿一笑,起身还给陆羽递了张名片。
  陆羽心想我跟你下个大头鬼,还是把名片接过了,瞅了瞅,然后愣住。
  具体来说是酱紫的。
  这胖子姓张,叫张大致,头衔是权金矿业集团副总裁。

  陆羽暗笑,寻思这世界真小。
  难怪有人说通过六个人,就可以认识世界上所有人呢。
  他倒不是不认识这个张大致,不过他认识这胖子他哥——请人家日过狗的权金矿业董事长张大标。
  难怪觉着这胖子这么眼熟呢,原来跟张大标同学是亲兄弟。
  两兄弟可是如出一辙的肥头大耳,一身暴发户气质。

  “哥,你先下,我先瞅瞅,钱带的不多。”陆羽笑了笑,一脸憨厚。
  胖子张大致瞅了瞅陆羽手上区区五张一百美金的筹码,嗤笑一声,也不再多说什么,便开始下注。
  张大致是个暴发户,暴发户玩牌,自然跟一般人不一样。
  一般人玩儿百家乐,哪怕不精通,还是要讲一点口诀什么的。
  可张大致不这样。

  他有钱,他任性。
  他玩牌,喜欢这么玩儿,只押庄和闲两门,从一百美金开始押,譬如第一把押庄,若是赢了,那就翻倍,押闲,若是输了,也翻倍,不过继续压庄。
  这么压的话,只要资金雄厚,前面输再多也无所谓,只要赢一把,就什么都回来了,除非运气实在差,没把都输。
  日期:2016-10-16 07:0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