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46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孩身上这一身打扮,既不是焦教授给弄的,也不是他太太弄的,甚至这衣服和银圈,夫妻两人都以为是对方给买的。本来两人可能还有些疑问,但事情发生之后,两人只顾得悲恸,倒是也忘记了这件事情。
  随后我们调查了出事之前的监控,一直查到出事前两个小时,才看到那个小孩当时已经爬出过婴儿车一次,跑到监控死角的位置一趟,等再回来的时候,原本身上的连体婴儿装就变成了红肚兜,手脚上也多了银圈。
  这个情况是今天发现的唯一有价值的线索,我精神一振,正准备根据监控去找当时那小孩去的具体方位。结果这时候邓教授却叫住了我,催着让我回去。说调查红肚兜这些没什么用,最多也只能证明这是拘魂仪式必备的程序而已,并不能帮助我们找到那个养小鬼的风水师。
  我心里有些奇怪,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邓教授的态度似乎很敷衍,到这里只是问了生辰八字,然后一直问早就被丨警丨察问过的问题,根本不可能找到什么线索,现在我刚发现了一点蛛丝马迹,他又催着我走。
  不过我还是忍住继续盘问的欲望,站起身,跟着邓教授离开了。
  毕竟我今天还是被邓教授邀请才过来的,否则的话,根本就接触不到现场这些情况。这时候非得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反倒是得罪邓教授了。
  不过出门之后,邓教授倒是跟我解释了一下,说来这里只是确认一下有没有当时被丨警丨察遗忘的东西,刚才在焦栋梁教授家里的时候,也没看到哪里有阴气太重的地方,所以没必要在他家里浪费时间,早点去检查一下那小孩的遗体才是正途。
  他这话说的没错,犯罪现场只是丨警丨察查案时候要重视的,对风水师来说,遗体才能显露出来更多东西。
  我也没多想,就跟着邓教授去了市公丨安丨局的法医处。
  邓教授是这里的特别顾问,对这里轻车熟路。那两个丨警丨察把我们送到这里之后,就各自离开了。
  丨警丨察走了之后,邓教授还特意给我解释了之前问我养小鬼的问题。
  他告诉我说,出了这种案子之后,只要能确定是被人杀死拘魂炼制小鬼的,丨警丨察马上就会动员调查案发地周围的人,从中找出来有这种炼制小鬼能力的人,然后逐一盘查。与其让我将来被丨警丨察找出来,还不如现在直接说出来,早点让丨警丨察调查确定一下,省的以后再麻烦。
  听完他的解释,我觉得心里好受多了,没了之前被人委屈的那种感觉。
  接下来邓教授去填了一个申请解剖遗体的表格,因为之前焦栋梁夫妇为了给自己讨回公道,已经签署过同意解剖的责任书了,所以邓教授只是把表格提交上去之后,就带着我进了冷冻室,找到了那小孩的尸体。

  真人比照片上看到的还要恐怖,小小的身体下面,一个巨大的血洞,脸上七窍流血,淌出一道又一道的血线,冷冻之后,就像爬在脸上的一条条黑红色蜈蚣一样,很是瘆人。
  但最可怕的还是他的一双眼睛,到现在还睁着,而且他平躺在那里,我不管呆在周围哪里,都觉得他的眼睛好像在注视着我一样。
  邓教授估计是见的太多了,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换上了一件白色手术服之后,就去找了一大包工具过来。
  我心里有点奇怪,还以为他要解刨尸体呢,结果他打开工具包,从里面拿出来了一个带着喷头的气罐,还准备好了一个玻璃小瓶子。
  我有些奇怪,问了一下他要做什么,结果邓教授给出的答案让我大吃一惊。

  他说要炼出来这小孩的尸油!
  尸油就是炙烤尸体,分泌出来的一种油状液体。从风水玄学上来说,尸油有很大的作用,但一般都用在比较邪恶的风水仪式上,就比如说养小鬼的拘魂仪式。
  尸油是拘禁人魂魄最强的材料,风水师要强行拘魂的时候,最容易的方法就是把这个人的尸油练出来,然后拘魂。这种方法可谓是万无一失,而且养成了小鬼之后,风水师一般都会让小鬼寄居在肉身的尸油中,这是跟小鬼最契合之物。
  现在邓教授炼这小孩的尸油干啥?
  我惊疑不定的问他。邓教授却是很淡然的回答说,小孩的魂魄已经被拘走炼成了小鬼,招魂是肯定招不回来的,但炼制了尸油之后,就有一定概率把变成小鬼的小孩魂魄招回来。

  养小鬼的风水师虽然用这种残酷的方法,强行炼制了小鬼,可他用作小鬼寄身的东西,肯定不如小孩本身的尸油契合,只要我们弄好尸油,再加上招魂咒,就有可能把小鬼强行从风水师身边夺回来。
  他这么一解释,我这才恍然大悟,不过心里感觉还是不大对劲,对这种残酷的方法有种本能的反感。
  邓教授打开那个气罐,喷头上有专门的点火装置,一下就喷出来淡蓝色的火焰。
  他把喷头对准小男孩脂肪较多的下巴,没有让高温的火焰直接接触到皮肤上,而是放在距离皮肤大约两三厘米的地方。
  不一会儿,原本冻成紫灰色的身体逐渐变得红润起来,等几分钟之后,被炙烤的部位甚至变得莹润起来。
  就在这时候,我鼻子里面忽然闻到了一股烤肉的香味,一瞬间,我就感觉胃里一阵抽搐,忍不住就干呕出声。
  幸好忙活了这么长时间,我一直没顾上吃饭,否则的话,这会儿肯定已经吐出来了。

  邓教授回头淡淡的看了我一眼,也没说话,低下头又继续专心的炼制尸油去了,自始至终,脸色一点都没有变。
  我很怀疑他是不是这种事情做的多了,早就习惯了,但转念想想,尸油都是用来做一些邪恶仪式的,邓教授肯定不会经常提炼这种东西。
  炙烤了大约半个小时之后,莹润的皮肤表面逐渐有一些细密的油脂,从毛孔里分泌出来。又过了几分钟,这些小颗粒油脂逐渐变大,并结合到一起,形成了大滴的尸油,沿着皮肤慢慢滑落下来,落到邓教授早就准备好的小玻璃瓶子里面。
  前后总共大约一个小时的时间,邓教授收集到了大概小半瓶的尸油,这才关闭了火焰喷头,并把那个小孩的尸体重新包裹起来,推进了冷藏柜里。
  这时候,我才终于不用憋气了,匆匆吸了一大口气,结果空气里的烤肉味道还有残存,害得我忍不住又恶心的干呕了几声。
  弄好尸油之后,邓教授从身上又拿下来了几个小瓶子,里面装的也是各种油脂状的东西,不过看起来有些发黄,打开瓶子之后还有些腐臭味。
  他也不跟我解释,把那些东西倒进小男孩尸油的瓶子里之后,晃动了几下,然后从身上掏出来一张黄纸做的小纸人贴到了瓶子上,纸人的背后写的有一排小字。
  原本邓教授身子挡着那黄纸,我看不见上面的字迹,以为是小男孩的生辰八字,心里也没在意。但好巧不巧的是,我俩站的地方,背后正好有个镜子。
  我不经意间转头一看,从镜子里看到了黄纸小人上面写的字。
  那根本不是小男孩的生辰八字,而是瞳瞳的生辰八字!

  看到黄纸上瞳瞳的生辰八字,我心里一慌,有种很不妙的预感。
  眼看着邓教授在桌案上摆上了香炉,点上三支香,就要进行招魂仪式了,我忍不住冲他喊了一声,“邓教授!”
  邓教授转过头来,眼睛微眯,有些阴鸷的看了我一眼,才开口问,“什么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