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45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种情况下,即便能找到凶手又怎么样?从法律角度来说,那些小孩只是自杀的,根本没有凶手杀人的证据。而且即便有证据,普通人又怎么能把那些风水师抓捕归案?怕是丨警丨察也不行。
  这种超脱于凡俗世界的力量,根本无法控制。
  沉默许久之后,倒是黄社长先开口了,他说虽然我们不太清楚,但国家肯定有控制这些人的手段,否则的话,任由这些人胡作非为,早就世界大乱了。
  他的话让沉默的气氛缓解了一些,众人又兴致勃勃的讨论起国家是否有神秘部门,专门管理这种风水大师的问题,讨论一番之后,原本兴奋的众人都冷静了下来,不管有没有这些国家部门,这些事情都离我们太遥远了。
  这次是人命关天的大案件,不再是女生宿舍那种撞鬼的小事,根本不是易学社这群风水学爱好者可以参与的。
  最后还是代南州脑子比较灵活,沉默半天之后,他忽然一拍大腿,兴奋的说道,“我想起来了,上次那个邓蒙邓教授,我在他名片上,看到有市公丨安丨局法医初特别顾问的头衔,你们说邓教授会不会就是那种国家部门的人?”

  众人一听,纷纷振作了精神,你一言我一语的,越说越觉得邓教授就是那种神秘部门的人。没多久,众人就一致决定,必须马上联系一下邓教授,万一这件事被丨警丨察部门压制下来,邓教授他们这种部门的人不知道,那就是放任杀人的风水师逍遥法外了。
  二十啷当岁的大学生,能力可能没有,但正义感绝对是爆棚的,决定之后,立马就行动起来,由黄社长给邓教授通话联系。
  电话接通,跟邓教授说明情况之后,邓教授还是跟以前一样热心,当即表示他会跟市公丨安丨局联系,询问情况之后,再来我们学校调查。
  一天之后,邓教授来到学校,同行的还有两个穿警服的警员。到学校之后,邓教授特意来找到我,说是让我跟他一起去学校那个教授家里,查看一下现场的情况。
  这让我有些受宠若惊,不过出于对这件事的好奇,我也没多想,就跟着邓教授去了。
  到了教师公寓那边,楼下已经彻底被警戒线封锁了,我们没着急上楼,先在楼下的死亡第一现场看了一下。
  小孩的尸体已经被移走了,现场只剩下一个粗约两指的铁棍竖在地上,上面发黑的斑斑血迹,让人看了心里发寒。
  邓教授跟那俩丨警丨察询问了一下当时现场的情况,然后丨警丨察拿出来了现场拍摄的照片。
  邓教授看了一会儿之后,递给了我,问我怎么看。
  我拿着照片看了一下,眼睛看到的,永远比耳朵听到的更加残酷。那个一岁大的孩子,看起来就像站在那里玩耍一样,只是双腿中间多出来一根粗大的铁柱,脸上那诡异的笑容跟流血的七窍形成了强烈反差,让人看起来不寒而栗。
  更奇怪的是,小孩身上只穿着一个红肚兜,双手双脚都带着银质的手环脚环。这种打扮放在古代可能不算奇怪,但现在的小孩子,哪里还会有这种福娃娃似的打扮?
  看了两眼,我就不敢再多看了,把照片还给丨警丨察,开口回答说,“之前我就怀疑是被风水师杀人拘魂,制成了小鬼,现在看来,肯定是这样了。”
  邓教授点点头,又问我说,“这个学校里,说起风水师,你是唯一的一个,这些天,你有没有发现过其他风水师在学校里活动的迹象?”
  这段时间的接触,我也没有过多隐瞒自己在风水学上的见识,邓教授说我是风水师也没有什么不妥的。
  我摇摇头,学校里跟风水有联系的,恐怕也就是易学社的那些风水爱好者同学了,其他的,我还真一点都没有发现。
  邓教授又问我,“那天你问了我对炁的理解,想必你自己也触摸到这一层了吧?”
  我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点点头。那天提问的时候,我自以为问的隐晦,可实际上,引炁入符这些东西,便是一般的风水师也不知道,我一个学生问出来,已经暴露的很明显了。这时候既然邓教授问了起来,我再隐瞒倒是有些不合适了。
  看我承认,邓教授转过头来看着我,眼神里面有种奇特的神彩,看了我一会儿之后,目光才平静下去,淡淡的开口又说,“既然感悟到了炁,那这段时间以来,你应该已经试着引炁入符,制作符箓,而且也在尝试风水师一些其他手段了吧。”
  他这些话问的有些莫名其妙,说着说着案件,忽然把话题转移到了我身上,不光我奇怪,便是站在旁边不远处的两个丨警丨察也有些莫名的看着邓教授。
  我点点头,邓教授说的没错,我这段时间确实已经在尝试制作符箓了,只不过感悟到“炁”,和真正能使用“炁”还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这么长时间里,我制作符箓还没有成功过一次。
  邓教授这时候忽然叹了口气,声音有些飘渺的问,“那你开始养小鬼了吗?”
  我一听,一瞬间便感觉头皮发炸,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怀疑这件事情是我做的?
  我抬头看着邓教授,因为心里惊愕,以至于完全说不出来话。
  良久之后,我才平复下来心情,尽量斟酌了一下语气,开口说,“我有想过养小鬼,但没遇到合适的机会。”
  邓教授又回头看了我一眼,只是云淡风轻的点点头,然后当先往楼上去了。

  虽然他没再说什么,但那两个丨警丨察的表情已经有些不对了,不时转过头来瞟我一眼,眼神里充满了戒备。
  我心里挺不是滋味,一直以来,我对邓教授都很尊敬,现在他忽然开始怀疑我了,这种感觉就像小时候被父母误会做了什么错事一样,很委屈。
  到了楼上焦栋梁教授的家里,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三天,但中年丧子可谓是人间至哀之事,焦栋梁夫妇的神情依然很憔悴,问明我们的来意之后,焦太太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也不便再配合我们了解情况,被焦教授扶着回到卧室休息了。
  最后,只有焦栋梁教授一个人出来配合我们回答了问题。
  因为丨警丨察之前已经做过调查了,这次主要是邓教授来问话。
  他一张嘴,就问小孩的生辰八字,让焦教授特别惊愕,特意跟两个丨警丨察询问了邓教授的身份之后,这才开始回答问题。
  问清楚生辰八字,邓教授眯着眼,左手大拇指在其余四根手指上来回掐算着。
  我知道这是一种罗经的使用方法,用手掌来代替罗经,推衍阴阳时辰之类的很方便,叫做翻卦掌。

  我自己心里也默默的算了一下,那小孩的生辰的确是阴日阴时,乃是炼制小鬼极好的胚体。
  接下来邓教授又问了出事之前,小孩身上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情。
  焦教授回忆了半天,但说的都是小孩子正常会做的事情,根本就一点线索也没有。
  眼看邓教授准备结束调查起身告辞的时候,我忍不住插嘴,问焦教授说,“小孩当天穿的红肚兜,还有手脚上的银圈都是你们给打扮的?”
  焦教授一愣,有些不确定的说,“应该是我爱人给打扮的吧,我工作比较忙,平时都是我爱人在家里带孩子的。”
  虽然暂时还没想明白那红肚兜和银圈有什么问题,但事出反常即为妖,我总觉得这里面有什么问题。
  为了求证,我让焦教授回卧室里问了一下,结果答案却让我们大吃一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