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43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新学期开学之后没多久,代南州就找过来,很兴奋的告诉我说,易学社请来了一个风水大师,来学校里面做演讲,让我跟他一起去。
  这种事情很平常,学校里的各种社团,都会拼命去邀请一些名流学者之类的人做演讲。易学社之前也举行过这种活动,不过我去看了之后都很失望,倒也不是因为易学社邀请来的人都是骗子,而是因为他们邀请的那些所谓“风水大师”,都是一些理论派。
  换句话说,都跟我水平差不多,的确知道很多风水学知识,可在这一途上,并没有登堂入室,没有感悟到“炁”的存在,也没有像当初我见过的何老头他们那种能力。
  所以代南州说了之后,原本我并没有什么兴趣。可他马上又说这次请来的人不简单,是国内一所知名大学的名誉教授,还是我们市风水协会的副会长。
  前一个头衔听起来挺厉害,可我并不感兴趣。让我在意的是后一个头衔。
  我依稀记得当初何老头去我们学校的时候,校长称呼他“何会长”,虽然不知道何老头是不是这什么风水协会的,但代南州这么一说,我第一时间就想起了他。
  跟着代南州到学校的大礼堂,见到了他说的那个邓蒙邓教授。

  一见到这个人,我就眼前一亮,倒不是他长的有多仙风道骨,事实上这人长的瘦瘦巴巴,一张长脸,一副三角眼,看起来很是怪异,但在他身上,我有种当初看何老头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玄妙,具体也说不出来,但莫名的让我很兴奋。
  坐下来之后,我听到这个邓教授,正在讲关于阳宅和阴宅风水的问题,期间还具体说到了罗经的用法。
  听到罗经两个字我就觉得更靠谱了。罗经实际上就是罗盘,传统风水师一般都说罗经,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现代人一般都说罗盘,很少有人提到罗经。
  而关于风水堪舆方面的东西,这个邓教授讲的也很精彩,只不过能听懂的人太少了,大家对这方面都没什么兴趣。等演讲告一段落,开始自由提问之后,就不断有易学社的同学站起来,兴致勃勃的询问关于鬼怪和咒语方面的问题。

  我也支楞起了耳朵,说到鬼怪咒语方面,难免就会引出邓教授有没有对付鬼怪经历之类的事,只要说起这些,他究竟是一般风水师,还是像何老头那样本领不俗的地师。
  《死人经》里有记载,领悟到“炁”之后,风水师便能掌握许多不凡本领,此时的风水师可称“地师”。
  在回答学生的提问中,邓教授很快就说到了一些符箓的事情,期间还提过他自己曽制作符箓的事。
  到此时,我基本确定了,这个邓教授,应该就是掌握了“炁”的风水大师。
  我忍不住心里激动,从学习死人经上的风水知识以来,邓教授还是我见过的第一个真正的地师。
  下意识的,我就站起来提问说,“我听说风水师必须要掌握到空气中的炁,才能引炁入符,制作出来真正的符箓,不知道邓教授能不能讲讲怎么掌握空气中的炁。”
  炁音同气,我只是发问,倒也不显得突兀。
  我这问题一问,所有同学的双眼也都变得亮晶晶的,齐齐盯住邓教授。
  易学社的人,没几个真对那些枯燥的风水知识感兴趣,他们更多的只是受到一些影视作品的影响,满脑子的抓鬼赶尸,对怎么做符这种问题自然充满兴趣。
  邓教授瞥了我一眼,似乎并不太情愿提到这些,不过在众人的哄闹声中,他还是简单的回答道,“天地万物,总不离阴阳二气,一施一化而玄黄相交,一禀一受而上下相接,混而为一,便是炁。你所说的掌握炁,便是掌握阴阳二气。”

  《死人经》里,关于“炁”的描述是,“窈兮冥兮,其中有精。以其入于混沌,故名太极。以其为一身造化之始,故名先天。以其阴阳未分,故名为炁。”
  这跟邓教授的描述相差无几,不过邓教授所说的“掌握炁,便是掌握阴阳二气”,这句话我还是不太明白。
  于是我又发问道,“如果有人能感受到阴阳二气,却感受不到炁呢?那怎么办?”
  我说的有人,自然是我,阴阳二气我能感受的到,比如说上次进到女生宿舍的厕所,我便能感受到阴气最浓郁的地方在里侧隔间。但对于“炁”,我至今还是一头雾水。
  问完这个问题,邓教授皱着眉头,有些惊疑的看着我,过了好一阵,才张口回答说,“这位同学,你这个问题本身便有错误,天地以混混沌沌为炁,吾身以窃窃冥冥为炁,炁,本就是无形无体的东西,又怎么能感受的到?”
  这下我傻眼了,根本感受不到炁?那《死人经》里,为什么会说,感悟到“炁”,才能成为地师,引炁入符,制作符箓?
  我正百思不得其解,邓教授又说道,“而且炁也不是拿来感受的,而是拿来用的,风水师只要能感受到阴阳二气,便可拿来使用。这便是引炁入符。阴气是炁,阳气也是炁,把阴阳二气引为己用,自己便是掌握了炁。”
  听他这么一说,我一瞬间便茅塞顿开。
  敢情这么长时间,我都在走弯路了,炁本来就是虚无的东西,根本不可能感受得到,只需要能操控阴阳二气为自己所用,便可以用出地师的所有手段了!
  这么说来,我此时已经是地师了,只是还需要慢慢摸索熟悉那些咒语符箓等的使用方法罢了。
  果然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死人经》里面虽然记载的各种东西都很齐全,可有些隐晦的地方,没有人领路的话,自己想要领悟还是太过艰难。
  多日以来困扰我的问题终于彻底解开了,我心里对邓教授很是感激,不过我也没打算贸然去跟他说这些事情,对于风水师这个圈子,我还是个门外汉,该有的小心必然不能少。
  不过等他演讲结束之后,我还是去找了他。不是为了道谢,而是为了徐子鱼的事情。
  我心里很清楚,即便今天我成了地师,但解决徐子鱼的问题还是没什么可能,倒不如请邓教来授帮忙。

  原本我还担心邓教授不会答应帮忙,但见到他,我说了上次的事情之后,邓教授却是一口答应了下来,而且还拉着我追问上次事件的细节。
  我自然不会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出去,毕竟死人经上说过瞳瞳这种阴魂极其珍贵,很容易引起其他风水师的觊觎,而且我也不想把我自己本身的秘密暴露出去。
  我告诉邓教授,上次我们只是见到了两个鬼魂,从他们的对话里得知徐子鱼肚子里的孩子染上了阴气,至于其他的,我们并不知情。
  邓教授展现出了跟他外表完全不同的热情,不光答应下来帮徐子鱼的帮,还让我们带着他一起去女生宿舍里一趟,说是担心鬼物没有离开,怕再伤到学生。

  我们带着他去了一趟,不过陈婷婷的阴魂在我的槐木盒里,而瞳瞳的阴魂就在我脖子上的玉环里,邓教授白费了一番功夫,结果自然是什么也没有发现。
  回来的时候邓教授很是失望,当时我也没在意,不过后来听代南州说他又去女生宿舍那边了好几趟,看样子对这件事很上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