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热,嫂子穿得少,我没忍住……》
第37节

作者: Ny763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方哥说他觉得自己的行为根本不算偷,这些历史遗留下来的瑰宝,根本就不应该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成为私人财产,很多绝技因为某些家族的衰落随时有可能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所以应该总结起来推广,让之成为人类历史上最宝贵的财富。
  方哥说他把所偷学到的武术,全部总结在了一起,然后还在部队进行推广,反响很不错,而现在他在拳击馆所教的拳法,也是其中的一部分津华。
  我顿时就有些佩服眼前的这个男子了,他从小时候开始偷学武术开始,竟然就是冲着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利国利民利于时代去的,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有如滔滔江水的敬佩之情了。

  方哥对我的培训,虽然时间不长,但是效果却很不错。
  他一开始并没有直接就开始训练,而是先问我拳练得怎么样了,感觉有什么收获和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我把很多一直憋在心里得不到解答的疑惑告诉了他,很快就从他那里得到了想要的答案,顿时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方哥又给我做了身体素质的测试,我经过这段时间的练拳,再加上自己挣到了部分钱生活条件也比以前好多了,所以身体比以前强壮了很多,但是方哥还是说太弱了,说我肯定是参加选拔赛的选手里边实力最弱的。
  方哥说我这身体素质,只有从速度还有灵巧上来下功夫了,接下来一个星期倒是有半个星期的时间,都是方哥在追着我撵着我打,只不过,我从来都没有能够成功躲过他的任何一击。
  每一次,我感觉自己的速度终于快了起来,终于能够躲过方哥攻击的第一下的时候,方哥就喊停,然后下一次开始方哥的速度就会又快上不少,让我疲于奔命却根本躲不开。
  后边半个星期的训练,方哥跟我讲述了格斗技巧,他说不管是他的拳击,还是格斗,还有别的方面,所注重的都是一件事情,那就是一击必中。
  这也是为什么他虽然大力推广他总结出来的武术实战技能,但是却很难完全推广开来,只能在部队有一定效果的原因,那就是太实用,也太不美观了。
  在他参加格斗的所有比赛中,很多时候他都是在一直躲,一直躲,就在别人都以为他必输无疑的时候,他往往只是一拳,就让对方再也爬不起来。
  并且很多时候他的这一击,都让对方重则瘫痪,最轻的也要在库上躺上十天半月才可以起来,一次格斗比赛就废了好几个优秀的军人,这也是方哥虽然获得了格斗冠军,但是部队却依然不能容他的原因。
  虽然我也觉得在比赛中让自己的同志这么惨有些难以接受,但是不得不说,方哥说的也很有道理,赛场很多时候就是战场,什么友谊第一比赛第二,这根本就是对比赛的一种侮辱,既然是按照战场上的标准来,那就应该毫无顾忌,战场上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
  并且对于方哥来说,遇到真正的敌人时都是一击毙命,在整个比赛中没有死一个人,这已经是方哥能够做到的极限了。
  方哥告诉我,在格斗比赛中可以手下留情,但是在猎杀者比赛中,如果对敌人心轮,那就是对自己残忍,我如果有丝毫的犹豫,生死的双方可能马上就会互换。

  我知道方哥说的是实话,也决定了如果我真的狗屎运来了,有机会赢得一场比赛的话,一定要全力而为。
  方哥教给我一些人身体上最容易让人失去知觉的方法,还有些一些搏斗技巧以及在各种环境下生存保命需要注意的,这些都让我受益匪浅。
  一个星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我参加的是整个蓉城的选拔赛,必须要和其他报名选手一起从丰县坐车到蓉城。
  不知道是因为比赛颇Ju危险性,还是因为这猎杀者的活动宣传不能在明面上来进行所以知道的人不多,反正整个丰县报名的人并不多,加我一起也就只有二十多人。
  我和其他人一起坐上了接我们到蓉城参加选拔赛的大巴,这才发现参加选拔的丰县人大多数都是五大三粗的汉子,很多一看上去就是狠角色,除了两个女人外,我感觉我对上剩余的任何一人都不是对手。

  当然,这两个女人其中有一个也彪悍无比,只有一个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年纪,也像是学生的瘦瘦女孩,应该实力不怎么样,没准儿比我还次。
  只不过,这也只是看上去不怎么样,我知道,既然有胆量报名参加这比赛的,肯定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而我的猜测也很快就得到了验证。
  坐在我前边位置上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头上留着黄毛一看就是不良青年的家伙,估计也是觉得瘦弱女孩好欺负,并且长得还不错想要占点儿便宜,所以主动走到女孩的身边坐下,开始搭讪起女孩来。
  黄毛问女孩是不是还在读书,为什么要参加比赛,以后要不要他保护之类的,不过女孩从始至终都是看着车窗外,丝毫都没有要搭理黄毛的意思。
  在女孩面前吃了闭门羹似乎让黄毛很是不爽,开始骂起女孩来,女孩不知道是耳朵听不到还是假装没听见,反正是一直看着窗外,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眼见黄毛很可能都要动手欺负女孩,而车上的其他人还都跟没有看到一般,没有一个人站出来。
  我看不下去了,赶紧去问前边负责带队的人,说为什么不出手制止黄毛,带队的人一脸奇怪地看着我,说你是第一次参加选拔赛吧?
  我说是啊,怎么了?有什么不对么?

  带队的人说如果是参加过选拔赛的,就不会觉得奇怪了,因为这是传统,也是为后边的选拔赛做准备,每一年这车上都会发生一场打斗,必须要见血,如果不见血就不吉利。
  带队的中年人说被打的对象一般都是看上去最弱的新人,由上一年被打的新人挑选出来然后教训对方,而去年被欺负的就是那个黄毛,今年轮到他欺负人了,看样子他是觉得这个女孩最弱,所以找到了她。
  听到带队人的解释,我这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在车上看到女孩被欺负都假装看不见。
  就在这个时候,黄毛似乎已经完全被女孩的藐视给惹怒了,直接给了女孩一个耳光,女孩的半边脸一下子就红肿了起来,本来还有几分清秀的脸蛋这个时候变得一边大一边小,两边脸还是两种不同的颜色,看上去滑稽不已。

  这个黄毛这一巴掌居然威力这么大?我倒是愣了一下,心想这去年最次的才隔了一年都这么厉害,看来这些选手的实力还都不容小觑啊。
  就在我有些感慨的时候,清秀的女孩却像刚才被打的根本不是她一般,抹了抹嘴角的鲜血,继续看着窗外,我都有些怀疑这女孩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了。
  “我操,你还看窗外?还不理老子,老子让你不理我!”
  一边说着,黄毛这个时候似乎也完全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直接拽着女孩的头发就往车窗的玻璃上撞,巨大的撞击声一声接着一声传来,我真的很难想象女孩的脑袋能够承受住他这样撞几下。
  别人还能继续事不关己地旁观下去,但是我却再也没办法让自己继续当旁观者了。
  虽然明知道我应该不是这个黄毛的对手,但我还是鼓起勇气站了起来,大声地呵斥着黄毛,说他欺负一个女孩算什么本事,不就是想要找新人欺负么?找我好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