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30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曲刚的声音继续道:“局长,我们马上就到县医院了,一会儿再向你汇报情况。”
  “好的,你们辛苦了。”楚天齐真诚的说。
  “不辛苦,谢谢领导关心。”曲刚的声音满是轻松和喜悦。
  挂断电话,楚天齐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同时想着接下来的事情。

  凌晨五点的时候,曲刚来了。
  曲刚眼皮发青,脸色发黑,这都是熬夜后的症状。
  把曲刚让到座位上,楚天齐打开一瓶功能饮料递了过去:“补充点儿能量。”
  拿起饮料,曲刚一口气喝了多半瓶,然后放下瓶子,一本正经的说:“能量劲爆,精神焕发。”
  看着曲刚的神情,楚天齐哈哈大笑:“老曲也这么幽默。”
  曲刚笑了笑,说道:“局长,现在程绪还没醒来,但各项指标还不错。大夫说由于发现及时,他最迟在今天下午四、五点就能醒来,要是快的话,中午前就差不多,应该也不会留什么后遗症。”
  楚天齐点点头:“那就好。医院还留着我们人呢吧?”
  “留着呢。我让高峰他们回去了,又换了一组干警。对于程绪的安全,可不敢掉以轻心,我已经安排许源镇派出所所长亲自负责此事。镇派出所也已排好了班次,四个人一组,里间两人,外间一人,门外一人,每组三个小时。要求干警寸步不离执勤区域,即使有人去卫生间,病房里间也必须有两人同时值守。”曲刚回答,“先让镇派出所负责三天,三天以后如有需要,再换刑警队的人。”
  “好,很好。你赶紧回家休息去吧。”楚天齐站起身,做着手势,“今天上午就别来了,下午要是没什么事,也在家待着。”

  “没事,我还没那么弱。”曲刚笑笑,站了起来,“习惯了。躺一会儿就行。”说完,走了出去。
  下午四点,楚天齐出现在县医院,出现在程绪住院的套间里,他的身旁跟着常务副局长曲刚,还有县医院院长老梁。
  程绪仰躺在病床上,被子盖到齐胸位置。他双目紧闭,眼窝沉陷,头发蓬乱,嘴唇微红。嘴唇左边嘴角处,是一块紫红色胎记,显得特别醒目。
  病床旁边输液架上,挂着输液瓶。瓶子里面的液体,顺着输液管,缓缓的流进病人血管里。在床沿侧面小钩上,挂着一个透明的塑料导尿袋。
  在病床旁边,还有一个监控显示屏,上面的好多传输线都伸到病人被子里。显示屏上的数字不停变换,那些波浪线也在来回的上下动着。

  仔细观察了一下程绪的面部神情,楚天齐又把目光投到监控显示屏上,看着上面的数字及波浪线变动,一直盯了有一分多钟才移开。
  与值勤民警道过辛苦后,楚天齐、曲刚随医院院长老梁,到了院长办公室。
  寒暄过后,梁院长开始介绍病人情况:“楚局、曲局,患者血中碳氧血红蛋白浓度为12%,脉博从微快逐步到平缓,四肢张力微有增强,口唇也只是微红,并未达到樱桃红色。这一切都表明,患者只是轻度昏迷,应该很快会醒来。正常情况下,现在也该醒来了,只是患者暂时还没有反应。”
  楚天齐问:“会有会有什么特殊情况?”
  “特殊情况也不排除,但从现在的监控数据看,这种可能性非常非常小。从下午一点开始,他的各项指标几乎都正常,只是脉博稍微快了一点,不过也才一分钟八十二、三下。毕竟他中了毒,再加上腹中缺食,身体肯定要虚一些。”梁院长略一思考,又说,“依我判断,再有三、四个小时,怎么也该醒了。”
  “那就好,有院长这么一说,我们就放心了。”楚天齐接着问道,“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梁院长说的很肯定:“不会,他这没什么影响。顶多也就是刚醒来的时候,会有轻微头痛,记性也会差一些。”
  曲刚又问:“不会失忆吧?”
  梁院长摇摇头:“怎么会失忆呢?即使记性不好,也就是刚醒来的一两天,也就是偶尔思路断一下。不过要是今天还醒不来,那就不太好说了,只是我觉得不应该醒不来。从各项指标和被发现的时间看,他这一氧化碳中毒很轻。有的生炉子中煤毒,要比他重的多,但是大部分也都救过来了,也没有完全失忆。我会随时关注着他,一旦有什么特殊情况,马上会向二位领导汇报。再说了,现场有仪器,有你们派的人,医护人员又经常查看、随时到位,就放心吧。”

  “有院长亲自过问,再听你这么一说,我们完全放心。那就拜托了,多辛苦,谢谢!”说着,楚天齐站了起来,冲着梁院长拱了拱手。
  梁院长也站起身来:“楚局,您太客气了,救死扶伤本来就是我们医务人员的职责,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何况还有领导的关注,我们就更应该把此事当做重中之中了。”
  楚天齐伸出右手:“那就不打扰院长工作了,谢谢!”
  “不客气,我送送二位领导。”梁院长同楚天齐握过手后,又与曲刚握别。
  简单客气后,在梁院长陪同下,楚天齐和曲刚下了楼。

  抢先一步打开车门,梁院长请二位领导上车。
  拗不过对方的热情,楚天齐只得再次感谢对方,和曲刚乘车而去。在汽车出门的瞬间,他还看到梁院长在频频挥手。
  转头看到办公楼台阶上的梁院长,曲刚忍不住调侃了一句:“和副处级领导出来,就是沾光,这接待的级别也高多了。”
  楚天齐手指对手:“老曲,你也说的太邪乎了吧。”
  “实话实说,深有感触。”曲刚一本正经的说。
  “你呀,你呀。”楚天齐说着,笑了起来。
  曲刚也跟着笑了。
  时间一分分过去,已经到了晚上十一点钟,楚天齐手机再次响了。
  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梁院长,怎么样?”
  “还在昏迷,按说该醒了。”梁院长的声音满是不解,“在过去的九个小时中,患者各项指标都在正常范围,现在连脉搏也很正常,真是奇怪。”
  尽管心中着急,但楚天齐还是安慰着对方:“指标都正常,那他肯定能很快醒来,说不准再有两、三小时就差不多。也许是他这两天没休息好,太缺觉,好好睡一大觉就行了。”
  “楚局,那就先这样,有什么情况再向您汇报,您早点休息。”梁院长语气很是尊敬。
  “你也早点休息。”和对方道过“再见”后,楚天齐挂断了电话。

  怎么还不醒呢?楚天齐不禁自问。
  时间到了九月五日。
  早上七点,楚天齐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看手机。
  手机上没有未接来电,那就意味着医院没有意外发生,程绪没有险情。同时也表明,程绪没有苏醒,否则即使没有电话,也可能会收到这方面的短消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