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44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在三个人都是有术法的,经过大半天之后,三个人回到了燕哀候的洞口。不过看到了洞口的景象之后,三个人都有些目瞪口呆。就见整个的山洞已经塌陷,小任叁和燕哀候相处多年,见到这幅景象之后。小家伙二话不说,直接用土遁进到了洞中。过了半天之后,这个小家伙重新出来。有些惊恐的看着吴勉和归不归二人,说道:“里面的人都没了,地宫那里也被堵住了。我下去看了,地宫里面也没人,也没有打斗都痕迹。你们说……他们不会有事吧?”

  任叁确定了洞里和地宫没有打斗的痕迹,起码说明了燕哀候和里面的人没有危险。燕哀候还好说,归莱归区哥俩可是老家伙的嫡亲子孙,知道他们暂时没事之后,归不归的心也放进了肚子里。
  当下。老家伙还开始安慰起惊魂未定的小任叁来:“就算只是魂魄,那也是首任大方师。就算是徐福和席应真两个人联手杀到,燕哀候也不会有……”话说了一半的时候,归不归突然怔了一下,好像想到了什么事情。他回头看了吴勉一眼,说道:“席应真……”
  吴勉沉默了片刻。看着已经完全塌陷的山洞,嘴里喃喃的说道:“好像也只有他了。”
  当下,吴勉让小任叁再次进入地宫,将长生炉和卷轴找个隐蔽的地方藏好。等到小家伙上来之后,三个人找到了经常上山打猎的猎户。这些人中就有归家哥俩安排在山下的坐探,不过这人也不知道山上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三天前他装作打猎上山的时候,归家哥俩还和这人有说有笑的,如果不是吴勉三个人,他都不知道山上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三天之前还好好的,那么说山上出事的时候,正好是我们和席应真从乌江底出来那会。”归不归看了吴勉一眼,随后继续说道:“那个老东西没说他要去哪里吧?”
  吴勉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就在这个时候,归不归一拍大腿,继续说道:“我想起来了,我们第二次见到席应真的时候,老东西说过楼里来人叫他,他才回去的,楼里……什么楼?”
  就在归不归拼命回忆什么楼的时候,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吴勉突然说了一句:“首任大方师找不到了,你说现任大方师还在吗?”
  七天之后,吴勉、归不归和任叁三个人出现在长安城的大街上。三个人刚刚东海之滨过来,离开辽西郡之后,三个人直扑方士一门位于东海之滨的宗门所在地(之前宗门位于东莱,广仁接替了大方师的位子之后,为了纪念上任大方师。将宗门迁到了这里)。到这里之后,才知道大方师广仁三天前接到了圣旨,带着门下弟子赶往京城参加为皇帝祈福的法会去了。听留守的方士说,广义和广悌接到了大方师的法旨,两个人也从各自的住地启程,要在长安城集合。

  扑了个空之后。三个人又直奔长安城。不过三个人晚来了一步,他们赶到广仁等人居住馆驿的时候,才听说大方师众人已经奉召入宫。他们走了没有多久,看样子一时半会回不来。
  “我就说让你少喝点,要不是你在坝上喝多了耍酒疯,我们早就见到小广仁他们了。”归不归对着小任叁指指点点的。缓了口气之后,老家伙将目光转移到了吴勉的身上,继续说道:“真是什么事情都撞到一起了。你猜猜这个时候,皇帝将广仁他们招到京城来,就为了一场法会那么简单?以往这都是宫廷方士做的,又没有什么天灾兵祸,请大方师来做什么?”
  “这事让广仁他们去操心吧”吴勉漫无目的的四处看了一眼,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我们只是来告知广仁燕哀候的事情,他是现任的大方师,不能袖手傍……”吴勉的话还没有说完,他的眼睛突然直了,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归不归和小任叁顺着吴勉的目光看过去,就见在对面的酒肆当中,一个熟悉的身影坐在里面,正在教训上菜的伙计:“你自己看看,这肉让你们烤成什么样子了?刚刚才说完。肉断生就好,最后要刷两层蜜酱。刷一层我也不说你们什么了,可是你们这肉烤的一面焦了。里面还是生的,这个术士爷爷就忍不了……”
  说话的正是在乌江江底一别,十天没见的席应真……
  三个人看到是席应真之后。几乎同一时间做了一个相同的动作。他们三个人齐刷刷的回过身来,向着背后的胡同里面快步走过去。不过还没等走出去几步,就听见后面那个老术士的声音:“喂……你们三个。说你们呢!归不归,你们三个转回来……”
  见到暴露了之后,三个人这才转过身来。归不归好像是刚刚看到席应真一样。对着酒肆那边说道:“刚刚我还说听到什么熟人的声音了,正在到处找呢,您老人家就出来了。对了我们家大方师也来长安了。要不要我给引见引见?”
  “这个不用满麻烦你了,我们已经见过面了,你们几个过来说话。”席应真这才放过了伙计,对着吴勉三个人招了招手,随后继续说道:“术士爷爷我也是奉召进京的,除了我和你们大方师之外,还有几个习修黄老之术和一些西域教派的番人也都到了。三天之后的大法会,漫天的神明都聚到了一起,为了抢着给皇帝赐福,他们自己就能先打起来。你们就等着看热闹吧……”说完之后,老术士拍着大腿一阵大笑。

  听着席应真的意思,整个大汉修道之人的领袖们几乎都已经赶到京城了。这个别说是吴勉了,就连归不归这样的老油条都没有听说过这么大的阵势。等到席应真的笑声停顿之后,归不归才陪着笑脸对老术士说道:“把这么多的人都召集来,就是为了给皇帝祈福的?不过那些人来也就罢了。老人家您这么清高的雅士怎么也来趟这个浑水了?”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席应真让伙计将那盆烤肉端走。随后让他再拿来几个酒杯,当下倒了杯酒一饮而尽,这才对着归不归说道:“嗜好害死人呐,人生一世吃喝嫖赌总得沾点什么。别人是四样沾个一样两样就好,术士爷爷我不争气。吃喝嫖赌一样都没拉下。这次本来没打算来的,不过后来想想,以前诸侯王,哪怕是周天子的酒宴倒是吃过几十次,可就是没吃过皇帝的御宴,这次算是个机会来尝尝咸淡。而且这次的法会娘娘弄不好也要露露面,嫖娘娘术士爷爷是不敢,不过多看两眼是免不了的。吃着御宴看着娘娘,岂不是人生一大乐事。快哉……”

  难得你也是和徐福起名的人物,也就怎么点出息了……归不归心里骂了一句之后,嘴上笑呵呵的对着席应真说道:“吃着皇帝锅里的。睡着皇帝床上的。天底下除了老人家您,谁还能有这样的胸襟,为了这个。我得借您老人家得酒,敬您一杯……”
  日期:2016-05-04 06: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