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了二十年的时间,终于成为最高公务员》
第85节

作者: 守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何吏愣住了,怎么和刚才说的不一样了呢?到底是听领导安排还是按法律程序办事啊?张张嘴刚要说什么,却被任书记拍了拍肩膀:“何吏,到我办公室去。”
  任书记给萧何吏倒了一杯水,萧何吏慌忙上前去抢暖瓶:“任书记,我来。”
  “你坐下吧,现在你来局里是客人了,呵呵。”任书记坚持给萧何吏倒上水,这才挨着萧何吏坐到沙发上:“何吏,我知道你心里有委屈,但现实就是这个样子,你得适应。”
  “恩。”萧何吏点点头,心里的委屈却一下都涌了上来。
  任书记很有感而发一般地叹了口气:“我这个只懂写字的榆木疙瘩就是变的太晚,适应的太慢了。”

  萧何吏由衷地说:“任书记,你现在这样就很好,人格高,又喜欢帮助我们这些年轻人。有些领导虽然当面能听许多奉承话,但背地里被人骂又有什么意思呢?您在我们年轻人心里,就是最好的领导了。”
  任书记点点头,一脸的欣慰,他觉得这个评价很中肯,一点也没有夸张,自己最引以为傲地就是表里如一,公道正派,基本没做过什么亏心事。不过一想到亏心事,他不由想起了自己在办公会上赞成李青云任一队队长的事情了。面对着一脸由衷尊敬地望着自己的萧何吏,任永书有点小小的惭愧,不过又在心里安慰自己,如果自己如愿以偿当了局长,那萧何吏的这点牺牲又算什么呢?到时候,自己有大量的资源来补偿他。

  想到这里,任书记语重心长地对萧何吏说:“二队工作千头万绪,确实忙了一些,不过你不要放松业务和材料的学习,或许用不了很长的时间,你就要回来。”
  任书记的本意是想说,如果环境发生了变化,也就是自己当了局长,不会让你老在那里受苦,会安排更好的位置的。不过这话他肯定不能明白地说,因为他虽然有了几分把握,但任命文件下发前就炫耀这是大忌。这种例子不是没有过,常委会都过了的名单,就因为有的人急于庆祝而发生了改变。
  可是由于这话说的太朦胧,听在了萧何吏的耳里,就变了味道,他知道任书记是班子里说话最实的人,既然他说自己干不长,那肯定是局里已经安排好了接替他的人选。
  萧何吏苦笑了一声:“任书记,我明白,迟早的事情。”

  任书记也误会了,见萧何吏苦着脸,以为他是怕等得太久,就点了点头说:“沉住气,都会好起来的。”
  这话听在萧何吏耳朵里,就变成了一句饱含无奈地安慰。萧何吏笑着点点头:“那我就回去了。”
  从任书记屋里出来,萧何吏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凄凉或者是悲凉的感觉,无所谓了,二队那团乱麻,谁愿意收拾谁就收拾去吧,自己也不用天天提心吊胆患得患失了。这样一想,心里反倒轻松了起来,甚至不知不觉地哼起了小曲,迈着轻快的步伐向冯连才的办公室走去。
  冯连才见萧何吏进来,也要起身倒水。见一个个领导对自己如此热情,萧何吏有点受宠若惊,慌忙拦住冯连才去拿暖瓶的手,很感动地说:“冯局长,别看才出去半天,到局里还真有回家的感觉呢。”

  “哈哈,”冯连才没再坚持,坐回老板椅笑着说:“是不是任书记的水格外甜,你喝不下我的了?”
  萧何吏嘿嘿地笑着,没有说话,一直压抑的心情却越来越明亮起来,其实,人又何苦追求太多,平平淡淡安安稳稳不就很好么?这一瞬间,萧何吏居然留恋起局里波澜不惊的日子来了。
  冯连才手头的活比较多,一边忙着一边与萧何吏开着玩笑:“你看,你不走,活也不来,你一走,活马上就成堆了。”
  萧何吏忙站起来:“交代给我吧。”
  冯连才摆了摆手:“何吏,我这里你就别管了,打起精神搞搞二队的事情吧,从今天来看,二队的工作之难,远远出乎我的预料,早上跟你说的事情,你就别为难了。”
  萧何吏点点头,眼里全是感动,冯局长是多么体贴自己啊,而自己早上还在心里骂他,想想真是内疚啊,人无完人,冯局长是爱占便宜,但对自己还是很关爱的啊。
  冯连才站起身:“何吏,我忙着出去一趟,今天咱就不多聊了,二队的事情,也别太放在心上,能干多少干多少,找个合适的机会还是回来。”
  萧何吏再一次印证了自己的想法,看来领导班子对把自己调回来已经达成了共识,虽然对二队已经厌倦,但仍然感到了淡淡的失落。
  从冯连才办公室出来,萧何吏又拐进了综合科,最早的四张桌子摆放依然,如今却已经走了两位,留下段文胜和王叶秋这两个少话的人,综合科日常的冷清可想而知。
  王叶秋淡淡地脸上今天多了几分热情与笑意,很带点热烈地站起来与萧何吏打招呼。想想二队那一张张或狂傲或嚣张或油滑或可憎的面庞,再看看这熟悉亲切的笑脸,萧何吏突然觉得这个冷清的屋子是那么温暖。
  段文胜也走了过来,很真诚地对萧何吏说:“何吏,那边复杂,万事多留个心眼。”很久以来,段文胜一直处于幸福之中,他和程雪馨的恋爱愈加甜蜜,工作上苏银祥也越来越委以重任,一些大的场合乔局长也把他带在身边。
  幸福的人总是容易善良。段文胜一直以来想压倒萧何吏,可是现在看着萧何吏艰难地竞争,无情地被调整,还没上任就要为队里的事情被纪委整的灰头土脸狼狈不堪时,心里却没有想象中的快意。回想起最初那段岁月,萧何吏所做的一切,扪心自问,是无愧于自己的。两个人的矛盾只是源自于一个女人:乔素影,在这个矛盾里,萧何吏其实是没有任何过错的,何况,自己有了程雪馨以后,乔素影的障碍也不复存在,为什么不能与萧何吏握手言欢呢。

  萧何吏很诧异,也很高兴,他本是一个心宽的人,很少去记恨别人,现在看到段文胜真诚的关心和提醒,心里不由泛起了温暖的涟漪,郑重地点了点头:“我会的。”
  段文胜眼里也荡漾着笑意,一个疙瘩解开总是件令人愉快地事情:“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一定要告诉我们。”他并不是虚假客套,虽然还是副科,但他的手上掌握的权力已经逼近了陆春晖。
  萧何吏感激地笑笑,告别出门,很想去办公室看陈方凌一眼,可面对送出门来的段文胜和王叶秋,想了想还是别去了,于是对两人挥挥手,转身下楼了。
  萧何吏今天的步伐格外的轻松,都说人走茶凉,原来也不全是,有的人情更像是酒,埋在土里封存,等再取出来时气味会更加芬芳。

  刚出楼门,就看见陈方凌呆呆地站在一颗树下,萧何吏心里一喜,走过去故意嗔怪道:“我说怎么找不到你,原来跑这里来了。”
  陈方凌也不说话,眼圈渐渐有些发红。
  萧何吏心情很好,看看四周无人,上前拍了拍陈方凌的肩膀:“怎么了?才半天没见,就想我了?”
  陈方凌很想扑到萧何吏怀里,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哭一阵,可这是政府大院,只好强忍住,白了萧何吏一眼:“还有心情开玩笑,我都知道了,纪委的那帮王八蛋冤枉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