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685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名穿制服的公证处人员上前查验投标文件的密封情况,经确认无误后,一位嗓音洪亮的男士开始宣读各家投标文件的投标价格和其他主要内容。
  肖大成坐在第一排,紧张地聆听着每一家的报价,心都吊在了嗓子眼上。
  但是,慢慢地,他的脸上露出了微笑,在此次投标单位中,他们的报价最高,比第二名哈药集团还要高出200多万,恒道集团下属的这个大翰医药公司排在中间,那个什么香港浩天国际,根本就不值得一提,排在倒数第一。
  接下来,是每家30分钟的讲标过程,肖大成排在最后,他对整个标书早就烂熟于心,他侃侃而谈,风趣幽默,一些数字更是脱口而出,胸有成竹。
  特别是他最后强调,我们全厂职工愿意承担汉江药厂的全部债务,100%安排就业,工资发放按柳林市企业最高水平。
  这在所有参标企业中是绝无仅有的承诺,赢得了一片喝彩,随后,他们的六家战略投资人也用资金证明和资信证明等有效方式,向所有在场的评委提供了可信的后续资金保障。可以说整个讲标入情入理,说服力极强。
  第二百四十九章:一代枭雄
  国资委请来的21位评标委员集中到一间小会议室做最后的审定,不少同行都上前向他表示祝贺,肖大成也开心地表示会后要请客,李君早已掏出手机把好消息通知了在厂里翘首期待的工人们,全厂敲锣打鼓一片欢腾。 对于此次的投标,恒道集团却并没有安萧博翰设想的那样做到尽善尽美,不管是走关系,还是摸情况,专门负责此事的历可豪都没有尽心尽力,不是他懒惰,也不是他自作主张,而是在最近这最为关键的一周时间里,他几乎就抽不出多少时间来考虑这个项目。

  孙亚俊的意外,不仅给萧博翰带来了很多忙碌,同样的,也给历可豪带来了很多麻烦,他每天除了要应付公丨安丨局的一些讯问和调查,还要为刚刚开盘的别墅项目出谋划策,这就极大的牵制了他对药厂招标的工作。
  所以从目前的情况看,恒道集团中标的概率就不是很大了。
  对这点,萧博翰在今天招标小组准备出发的时候也是有所预计的,但他也没有什么办法,毕竟,孙亚俊的事情更为重要,还不仅仅是孙亚俊一个人的问题,萧博翰还要为小雯操心,他不希望这次的意外让小雯饱受过多的打击和压力。
  在这多家投标公司的耐心等待后,大概有一个小时,评标委员们才一个个从小会议室里鱼贯而出,表情各异地在自已的位置上坐下,让后排的投标企业看不透究竟。
  接下来,国资委马主任站起来,他看着手中的一张信笺纸沉吟良久,表情十分严肃。
  终于,他抬起眼从从一张张充满期盼的面孔上扫过,似乎很是享受这一揭两瞪眼的开标过程,在让人窒息的紧张气氛中,他代表全体评标委员宣布开标。
  一个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的事情发生了,吕剑强的香港浩天国际投资公司中标,原因是他们从美国辉瑞公司请来的战略合作伙伴,能够引进国际上赫赫有名的心脏病特效药心康酶Ⅲ,从而真正为汉江制药厂带来可持续发展的能力。
  为此,评标委员会全体成员一致选定浩天国际中标。
  看着肖大成目瞪口呆的样子,马主任心里发笑,哪怕你为汉江制药开出天价,中标的最后决定权不还是在那21个评委手里吗!
  而谁当评委?正是由本主任决定。你肖大成狂什么狂的,只要我不想让你中标,找个什么理由都可以把你拍死了。听到这一结果,肖大成如同当头一棒,万箭穿心,这些日子所有的深谋远虑,一切的神机妙算,包括自己拼了老命狂喝暴饮拉来的几千万的资金,都被马主任那权力之手伸出的一根小手指头打翻在地。
  他绝望地指着马主任,怒目圆睁,似想说些什么,可浑身颤抖,大汗淋漓,就是说不出话来。最后,他竟一把抓向自己的胸口,大叫一声栽倒在地。
  这次,可不是演戏!工人代表李君见状急忙掏出手机拨打120,周边的人们也忙着腾出地方让他就地躺倒,帮着松开领口,开窗户通风。
  又有人拿出随身携带的速效救心丸塞到肖大成的舌头底下,因为离市立医院较近,几分钟后急救车就到了,很快就被送进了急救室,经医生诊断,肖大成的发病原因是冠状动脉硬化,导致大面积血栓堵塞,从而引起急性心肌梗死。
  虽经抢救脱离了生命危险,但大夫要求两周之内必须完全卧床休息,半年内也不能剧烈活动,基本就成了废人一个。闻讯赶来的厂领导和职工隔着监护室的玻璃,看着自己的带头人面色惨白、形神萎顿地躺在重症监护室里,许多人难过的流下了眼泪,李君更是悲愤填膺,他参与了开标的整个经过,目睹了肖厂长过山车般起伏跌宕、天堂地狱的情感历程。
  本来他们已经是胜利在望,可最后还是让这家流氓企业拔了头筹,“不能就这么算了!必须要讨个公道。”他在心里对厂长说。
  随即,他便离开了医院,回到药厂。药厂的门卫室里,聚集着不少打听消息的职工群众,看到李君回来,便忽拉一下围了上去:“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你快给我们讲讲!”

  李君看着这些工友们,面容沉痛。他说:“我们被人耍了,这次招标根本就是一场骗局,是一出愚弄我们药厂干部职工的恶作剧。我们自己的厂子不卖给出价最高的我们,却卖给了出价最低的浩天投资,就是那天来打我们的房地产商。他们看好我们什么了?除了土地,还是土地,土地就是这场骗局的重头戏!”
  “那我们怎么办?就这么算了吗?”大家七嘴八舌地问他。
  “ 不能,绝对不能!”李君看着一双双满含期待的眼睛,心中充满了为民请命的正义冲动:“我有一个办法,就不知道你们敢不敢干?”
  “什么办法,你说吧。”
  “上街游行,让市里面收回成命,或许,我们厂还有最后一线希望。”
  “这算什么,又不是去杀人放火,我们跟着你,谁不去谁是孙子。”工人们一嗷嗷地,群情激愤,斗志昂扬。
  “那好,你们现在就到各车间通知人,今天下午两点钟在这儿集合,我们上市政府请愿。”
  “那机关干部通不通知?”有人问道。
  “都通知,这是关系到我们每一个职工切身利益的大事,哪一个人也不许袖手旁观”。
  随后,李君又去找到张小东,通过那天和流氓的打架,两人已成了生死与共的好兄弟,与有肝胆人共事,从无字句处读书,是这两个人没能考上大学的草根知识分子共同的座右铭。

  两人都急公好义,更惺惺相惜,听李君把上街游行的想法一说,张小东举双手赞成。他还想到,应该弄些标语口号,把事情真相公之于众。
  日期:2016-06-09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