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38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这个诡异的女婴,我实在没有制服她的把握,也不敢激怒她,就没告诉其他人,只是说我想回刚才的宿舍里找找线索,让他们继续在这里看。然后我就要了钥匙,赶紧从厕所里出来了。
  出来之后,我看见那小女孩正站在徐子鱼宿舍门口,双手用力的推门,脚在地上也使劲的蹬着,身子都成了一个斜角。
  只是徐子鱼的宿舍门这时候还锁着呢,她再使劲也推不开。更何况,鬼物阴魂这类的东西,身体乃是虚幻的,大多都没什么气力,这小女孩虽然有些不同,但终归还是这一类的东西。
  等我跟过去之后,她放弃了推门的动作,转过身来,嘟着嘴对我说,“大哥哥,你帮我把门打开好不好?”
  看着小女孩纯真的样子不似作伪,我硬着头皮冲她点点头,然后问她,“你要进去干什么?”
  小女孩嘴角弯起来,笑着说,“我去找妈妈呀。”
  我心里一惊,想起了徐子鱼,但眼前这个小女孩,瞧起来至少有五六岁模样了,绝对不可能是徐子鱼生的孩子。
  我问她,“妈妈是谁?”
  小女孩说,“妈妈就是妈妈呀。大哥哥,你快帮我打开门,我好久没见妈妈了呢。”
  说完,她还伸手拉住我胳膊,撒娇似的吊在我胳膊上左右晃着。她的身体极轻,轻飘飘的吊在我胳膊上,几乎没有重量一般。
  反正宿舍里也没人,我不担心她进去会出事,就拿钥匙打开了宿舍门,跟小女孩一起走了进去。
  进去之后,小女孩兴奋的往徐子鱼的床边跑,跑到跟前之后,才停住脚,瘪着嘴,带着哭腔说,“呜呜……妈妈不在这里了。”
  我更疑惑了,指着徐子鱼的床位,问小女孩,“妈妈以前是不是睡在这里?”
  “是呀。”小女孩揉着眼睛,很委屈的说,“昨天我还叫妈妈一起玩呢,可今天妈妈就走了,不要我了……呜呜……”
  说着,她又瘪着嘴哭了起来。
  只是阴魂是没有眼泪的,她虽然委屈的哭了半天,但却并没有眼泪流出来。

  我心里更奇怪了,难道徐子鱼真的是这小姑娘的妈妈?可徐子鱼也不过二十岁,五六年前才十四五,怎么可能就生了女儿?
  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个问题,但看着她伤心的样子,莫名的我心里也有些悲伤。想了想,我开口跟她说,“你不要哭了,我带你找妈妈好不好?”
  “真的吗,大哥哥?”
  听了我的话,她一下子就不哭了,高兴的重又抱住我胳膊,头在我身上蹭着撒娇。
  之前这小女孩虽然把徐子鱼吓到了,但并没有真正伤害她,让她再见到徐子鱼,应该不会出事。

  这么一想,我就带着小女孩去了徐子鱼暂时借宿的宿舍。
  到地方的时候,宿舍里的几个女孩都还没睡,估计是等我们的消息回来。只有徐子鱼一个人,躺在床上,似乎已经睡着了。
  见到徐子鱼,小女孩欢呼一声,就跑了过去,趴在徐子鱼的床上,在她耳边悄悄说着什么。
  宿舍里的其他人自然看不见小女孩,只能看到我,纷纷问我怎么样了,有没有发现什么东西。
  我笑着摇摇头,说我们本来就是凑热闹瞎玩,能发现什么啊。
  随便聊了一两句,我眼睛余光一瞥,看见徐子鱼忽然从床上坐了起来,两眼呆滞的爬下床,然后在桌底下拿出来一个洗脸盆,端着在手里,慢慢从里面往外走。

  原本跟我聊着天的几个女生,齐齐闭了嘴,瞪大眼睛,屏气凝神的看着徐子鱼,一个个都傻了眼。
  她们只能看见徐子鱼一个人梦游一般的往外走,只有我能看见,那个小女孩拉着徐子鱼的衣角,在前面蹦蹦跳跳的引路,嘴里还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
  一直到徐子鱼从我们身边擦肩而过,走到门口的时候,宿舍里的几个女生这才反应过来。代南洲的女朋友脸色苍白,心有余悸的问我,“小周,咱们现在该咋办?我怕子鱼她出事……咱们要不要一起出去跟着她?”
  我摇摇头说,“你们呆在宿舍里别动,我跟着去就行了。”
  跟着徐子鱼出了宿舍,她在小女孩的带领下,一路往厕所里走,到门口的时候,正好遇到易学社的同学,黄社长走在最前面,刚一出厕所门,迎面就遇到了端着洗脸盆的徐子鱼。
  黄社长脸色一白,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其他人也都吓坏了,全都是一脸苍白。最后还是代南洲大着胆子走上来,在徐子鱼的肩膀上拍了一下。
  徐子鱼身上一抖,脸上呆滞的神情消失了,手里的洗脸盆“哐当”一声跌落到了地上,一脸的惨白。
  看到她清醒过来,一群人赶紧围了上去,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徐子鱼大概说了一下,跟昨天的情况一样,她被一个小女孩带到了这里。说完黄社长着急的问她小女孩呢。徐子鱼伸手指着厕所门说在那里。

  小女孩的确站在厕所门口,一脸委屈的表情看着徐子鱼。但其他人根本看不见,只能面面相觑的聊了一会儿,然后把徐子鱼送回了宿舍。
  闹闹腾腾的一晚上,最后啥也没发现,劝徐子鱼睡下之后,我偷偷又溜到了厕所里,这时候小女孩正在无聊的来回跑着玩,看到我进来,她停下脚步,很失落的问我,“大哥哥,你说妈妈为什么不想来跟我玩?”
  我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笑着说,“妈妈这几天身体不舒服,你不要去找她,等过几天,妈妈就会来陪你玩了。”
  “真的?”她惊喜的看着我。
  我点点头,小女孩这才高兴起来,笑着说那她过几天再去找妈妈,然后跟我说了再见,转身蹦蹦跳跳的回到了最里间的厕所里,旋即消失不见了。
  三天之后,丨警丨察那边血液调查的情况出来了,徐子鱼床上的血是七年前在我们学院念书的一个学姐的血液,而这个学姐,早在七年前就在学校里自杀了。据传闻,这学姐意外怀了身孕,自己用药物做了人流之后,无法承受压力,这才选择了自杀。

  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我立刻就想起了那小女孩口中说的妈妈。
  如果说这个学姐是小女孩的妈妈,那一切都能解释的通,可为什么她说徐子鱼是她的妈妈呢?
  我百思不得其解,直到代南洲过来告诉我,徐子鱼怀孕了的消息之后,我才终于豁然开朗了。
  七年前那个学姐,应该是在那个厕所里流产出了小孩。死去的小孩,魂魄留在了厕所里,一直在苦苦寻找自己的母亲。
  一直到七年后,她遇到了徐子鱼。小女孩对母亲的唯一记忆,恐怕就是母亲怀孕时候的模样,或许孕妇身上有一种特殊的东西,徐子鱼是她遇到的第一个怀孕的人,她就把徐子鱼当成了自己的妈妈,每天去找她。
  这么一想,一切都解释的通了。

  可仍然有一个问题困扰着我。
  阴魂这种东西,是由人的地魂和人魂结合,机缘巧合下产生的东西,会永远保持着死亡时候的模样。
  可厕所里的小女孩,死亡的时候还只是一个小婴儿,为什么现在变成了一个看起来六七岁的小女孩儿?
  从时间上来看,如果她还活着的话,现在应该七岁了,可她已经死了,难道……她的魂魄也会生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