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了二十年的时间,终于成为最高公务员》
第82节

作者: 守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来多久了?”萧何吏刻意和蔼地问道。
  “快一个月了。”声音低低地,比蚊子叫高一些。
  萧何吏问道:“工资多少啊?”
  “还没发呢,听说是五百。”年轻人低着头说道。
  萧何吏心想这人真奇怪,怎么说话不看人呢,有心让他抬起头来,可直接说就有命令的嫌疑,开玩笑说吧,又互相不熟悉。正想着,突然看到了桌上的烟,顺手摸出了一支:“来,吸一颗,接住!”
  年轻人一惊,忙抬起头来两手乱摇:“队长,我不会吸烟。”脸瞬时像一块红布一样。
  萧何吏却没有笑,他认识这个年轻人,这个云风扬正是前天在市场碰到的那个年轻人!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是很难让人相信,那漂亮的飞身而起,那充满力量的一踹,居然就是这个比女孩还要羞怯的年轻人做出的。
  “咦?”年轻人发出了惊呼,他也认出了这就是在市场抱孩子的那个人。
  萧何吏突然有些激动,心跳得厉害,抽空一定跟他学几招!为了避免失态,他强自平静了一下心情,笑着对云风扬说:“你先回去吧,把会计徐燕帮我叫来,咱俩有时间好好地唠唠,”
  云风扬很受宠若惊的样子,赶紧站起来惶惶地说:“那我先走了队长。”
  萧何吏摇摇头,觉得不可思议,这么好的功夫,怎么看着这么唯唯诺诺呢,真不像是一个人啊。
  不一会,徐燕没有敲门直接就推门进来了。
  这是一个看不出多大年纪的女人,脸上画着浓浓的妆,让人根本看不出她的本来面目,看体态仿佛有二十七八的样子,可偏偏又穿着十**岁女孩的衣服。
  徐燕一进门就放肆地盯着萧何吏:“呦,咱们的萧队可真年轻啊。”
  萧何吏笑着点点头:“呵呵,你更年轻啊。”刚说完心里就隐隐地后悔,说这个干嘛。

  “呦,我们萧队的嘴可真甜。”徐燕找了把靠近萧何吏的椅子坐了下来,还摆了个骚情的姿势:“萧队一来就找我,有什么事啊?”
  萧何吏看得直反胃,忙把眼光看向了一边:“我想看看队里的工资表。”
  徐燕变魔术一般拿出一张叠得很小的纸,慢慢地打开递了过来:“我就知道萧队要这个。”
  萧何吏接过纸铺在桌上看了起来,心里暗暗佩服这个女人的精明。工资表是按从高到低排的,萧何吏第一眼就看到了苏银忠,不由在心里冷笑了一声,第二个是刘子辉,等看到第三个的时候,萧何吏眼睛不由瞪大了,队里的工资第三高居然就是眼前这个半人半鬼的女人。
  萧何吏抬头看了徐燕一眼,发现这个女人正得意在盯着他,仿佛洞悉了他的内心,不由莫名地一阵烦恼,没有再接着向下看,直接把目光射向了最后,果然与尤太华说的一样,云风扬,伍佰元。
  徐燕这个女人真是精明,不紧不慢地说:“这个云风扬,空生了一副好皮囊,比大姑娘还害羞,上次我看他脸生的白净,想摸一下看是啥感觉,结果羞得跟红布一样,哈哈……”
  萧何吏吃惊地望着徐燕,这是个女人吗?怎么这么恬不知耻的话也能说出来!
  徐燕看到萧何吏的表情,毫不在意,这样的表情她见多了,到最后还不是一个个都习惯了。
  萧何吏暗暗深呼吸了几口,把呼吸慢慢调匀,这才笑着问:“队里最低工资不是六百么?”
  徐燕满不在乎地说:“哪有什么规定,省、市的规定还能管着咱们?”
  萧何吏虽然清楚自己刚来就调整工资不合适,可一来替云风扬抱不平,认为一个月伍佰元真是委屈了那样的身手,二来觉得调整到六百也符合规定。更重要地,还有一个萧何吏不想承认的原因,就是内心深处对云风扬充满了好感,有些迫不及待地想伸出橄榄枝,以取得云风扬的好感。所以考虑了许久,他还是用商量的语气开了口:“徐会计,我感觉还是按照规定更稳妥一些,不如给他调到六百吧。”

  徐燕一愣,不满地说:“是不是油子跟你说什么了?”
  “油子?”萧何吏一脸茫然。
  “别装糊涂了,”徐燕撇撇嘴:“就是跟你聊了一上午的尤太华,他是云风扬的表哥,云风扬就是他介绍来的。”
  “哦,”萧何吏的心里豁然开朗,怪不得老油条似得尤太华对这件事反应如此激烈,原来是一家人。想到这里他更加定了给云风扬调涨工资的决心:“呵呵,尤队长还有外号啊,油子,哈哈……徐会计,我看还是给云风扬调了吧,符合规定毕竟安全一些,否则……”
  虽然萧何吏口气已经尽量委婉,完全商量的姿态,但还是引起了徐燕的反感:“萧队,你刚来什么都不清楚,最好别轻易地做决定,这个工资是我和苏队商量定的,也是征得朱所长同意的,你凭什么来了就推翻啊,让我们的脸往哪搁?我不同意!”说完竟然气冲冲地走了。
  萧何吏张口结舌地愣在那里,好半响才回过神来,恨不能扇自己两个耳光,逞什么能啊!连水深水浅都没摸清楚,就想下河捞鱼了,碰的头破血流也活该,咎由自取!

  但自责的同时,心里也隐隐诧异和不安,一个小小的会计,究竟后面是有多大的势力,能让她对自己这个代理队长如此的毫不放在眼里。
  萧何吏坐在桌旁,用手托着腮,回想着上午发生的一幕幕事情,从冯局长的无理要求,到苏银忠的狂妄嚣张,再到徐燕的摔门而去,没有一件事是顺心的,难道真像陆春晖说的那样,不出一个礼拜自己就要哭着回去吗?
  尤太华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语气急促地对萧何吏说:“萧队,快,快,局里打来电话,让你马上回去。”
  萧何吏坐直了身子,用一种沉稳地口气说道:“慢慢说。”在仅有的几个还尊重自己的人面前,他要隐藏好内心的焦灼与挫折感。
  尤太华喘息了一阵:“局里刚打电话来,说纪委的领导去局里了,让你去配合调查。”
  萧何吏头翁的一声,纪委??配合调查?难道是冯局长分给自己三百元的事情败露了?会受什么处分呢?撤职?还是开除?
  萧何吏面色苍白地挥了挥手:“你先出去吧,我马上就去。”

  尤太华眼神复杂地看着萧何吏,慢慢地退了出去。
  萧何吏强打起精神,整了整衣服,向院外走去。
  这个院子地处非常偏僻,过往出租车非常少,萧何吏在门口站了半天也没有等来一辆。这时手机响了起来,刚接起来,苏银祥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到哪里了?”
  萧何吏连忙说:“正在等车,这里……”

  他刚要解释这里不好打车,可话还没出口,就被苏银祥严厉地打断了:“抓紧点,你想让一屋子人等你自己吗?”
  萧何吏一听这种口气,心里不由一沉,看来事态严重了,可越着急越等不来车,最后一跺脚,朝最近的一条大路跑去。
  十分钟后,在这严冬的寒意里,满头大汗的萧何吏终于站在了那条大路上,顾不上擦汗,只顾焦急地张望着来往的车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