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了二十年的时间,终于成为最高公务员》
第79节

作者: 守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何吏又扫了一眼其他三个人,麻子正规矩地坐在那里,手里拿着个破烂不堪的小学生用的本子,低着头,仿佛有点紧张的样子;麻子旁边是一个穿水政服装的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一脸的狂妄自大,大喇喇地坐在那里,两眼望着天花板,手里什么也没拿,显得无所谓的样子;还有一个穿林业制服的彪形大汉,二十七八岁的模样,很随意地坐在一把椅子上,手里攥着一个半旧不新的不带外皮的本子,虽然姿势随意,却给人一种训练有素,很稳,很有力量的感觉。

  冯连才轻咳了一声,说道:“我先给你们介绍一下,想必大家也都知道了,我就不多说了,这位就是我们新来的萧队长,萧何吏同志。”说完指着穿水政制服的中年人说:“这位是水政执法中队的苏银忠中队长,从事水政工作很多年,经验很丰富。朱所长请假的这段时间,一直是由苏队来主持全队的工作。”
  萧何吏客气地站了起来,向苏银忠点了点头。
  苏银忠却只是略欠了欠身,甚至屁股都没有离开椅子,就算是打招呼了。
  萧何吏表面并没露声色,淡淡地坐下了,心里却有点冒火,心想这是个什么人物,是架子本来就大,还是故意给我下马威啊?不对,苏队?是不是昨天晚上打电话的那个苏队?想到这里,萧何吏对苏银忠特别瞟了几眼,只见那张狂傲的脸上充满了洋洋得意的神色。

  冯连才也看到了这一幕,不过并没有说什么,又指着穿林业制服的大汉说:“这是林业执法中队的刘子辉,是一名复员的武警,功夫了得。”
  刘子辉慢条斯理地站了起来,懒洋洋地向萧何吏点了点头。萧何吏这次学精了,没有急于站起来打招呼,这时见刘子辉站起来打招呼,这才站起身来点头示意。
  冯连才又指着麻子说:“这位是……”突然一时语塞,其实他最熟悉的人就是麻子,因为他分管畜牧站的时候与麻子见过很多次面,只是一直跟着朱兆强叫“麻子”,反而忘了其真名。
  麻子连忙站起身,一脸讨好的笑容:“我是动检所的,萧队叫我麻子就行。”麻子第一眼见到萧何吏就觉得面熟,却总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萧何吏这次没有起身,稳稳地坐在那里,只是略略的点了点头,心想,得赶紧把你换了,否则这工作能开展好才怪!
  “哈哈,也好,叫麻子就行,显得不生分。”冯连才哈哈笑了几声,又指着尤太华说道:“这位刚才介绍过了,农业执法队的尤太华中队长。”
  尤太华恭恭敬敬地站起身,弯着腰朝萧何吏深深点了一下头:“以后请领导多批评。”
  萧何吏忍住笑,轻轻地欠了欠身,略略地点了点头示意。
  冯连才喝了一口茶,放下茶杯,这才不紧不慢地说道“我来的目的大家都清楚,这次是根据工作需要,经局长办公会研究决定,调整萧何吏同志来暂时代理二队队长一职,萧队是局里最年轻的科级干部,学历高,能力强,这次局里安排萧队来,就是为了扭转二队目前这种困难的局面,在座的都是队里的骨干,局里希望大家从大局出发,携起手来,配合好萧队的工作,尽快地改善队里的财务状况……”

  麻子和尤太华不停地点着头,并装模作样的在本子上记着,刘子辉静静地听着,脸上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而那个苏银忠却仿佛嫌冯连才太唠叨,屁股向前挪了挪,身子几乎是半躺在了椅子上,脖子平搁在椅背上,两眼望着屋顶,一脸不耐烦的样子。
  冯连才看到苏银忠这副模样,脸上闪过一丝不快,不过这丝不快转瞬即逝,笑着站了起来:“别的我不多说了,我还有事,剩下的工作你们具体谈,把各自队里的情况给萧队详细汇报一下。”说完便拿起包向门外走去。
  萧何吏随着冯连才向外走,说:“咱们送送冯局。”
  其实没等萧何吏说话,麻子早就站起来了,伸手想接过冯连才手中的包,谁知道尤太华动作比他快,一把“抢过”冯连才的包掂在手里,屁颠屁颠地跟在冯连才后面出门,并得意地看了麻子一眼,麻子还给他一个鄙视的眼神。
  萧何吏感到好笑,临时工也有懂事的,怎么自己就学不会这一套呢?
  刘子辉也站了起来,慢慢地跟着向外走。只有那个架子特别大的苏银忠好似并不想起来,但是看到大家都送,不起身显得太扎眼,但起身又不太情愿,就很艰难地坐直了身子,动作慢腾腾的,别人都已经出了屋,他才刚把躺的姿势换为了坐,甚至屁股都还没离开凳子。
  冯连才走到车旁,麻子抢先一步打开车门,做了个请的姿势,尤太华也不示弱,抢步上前把包轻轻地放在了副驾驶的位置,然后站在车门后侧用右手挡在车门的上方,以防冯连才的头碰到车门。
  萧何吏站在稍远一点的地方,回头微笑着看了一眼站在身后的刘子辉,调侃地说道:“你怎么不去?”
  刘子辉挠了挠头,有点难为情地却很简洁地回答道:“也想去,做不来。”
  萧何吏禁不住笑了出来,是啊,自己有时候也想这样做,但就是拉不下脸皮。
  冯连才上了车,摇下玻璃,朝萧何吏招了招手,萧何吏赶紧跑过去,探下身子问道:“冯局,有事?”
  冯连才轻声地说道:“多注意着点那个苏银忠,他是苏银祥局长的堂弟,有点狗仗人势,尽量别招惹他。”
  萧何吏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怪不得这么张狂,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苏银忠也出了门,但并未走过来,站在门口正双手叉腰,扭着屁股,好像正在做广播体操的腰部运动。
  * * *
  目送冯连才的213吉普车出门左拐消失后,萧何吏回头对尤太华三个人说:“走,咱们回屋继续聊。”
  冯连才一走,萧何吏马上就成了尤太华奉承的对象,马上亦步亦趋地跟在身后,快到门口时抢先一步迈上台阶侧过身来做了个请的手势。
  萧何吏笑笑,稍谦让了一下便第一个走了进去。尤太华第二个跟了进去,先给萧何吏水杯里添了热水,这才毕恭毕敬地坐下。

  麻子与尤太华比起来就显得不自然,他明明看着萧何吏眼熟,可就是想不起来,在哪见过呢?麻子越想不起来心里越担忧,不知道这个新队长人不认识自己,对自己是个什么印象。
  刘子辉也已经走进来坐下,只有那个苏银忠还站在门口若无其事的扭着屁股。
  萧何吏告诉自己这个时候一定要镇定,言语和动作不要显示出任何的心虚气短,尤其对尤太华和麻子,派头一定要做足,或许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们心生敬畏。想到这里,萧何吏换了个舒适的姿势,侧过身斜倚在椅背上,一副很随意的样子,从兜里掏出烟扔给尤太华和麻子一支,两人慌忙两手接住,刘子辉连忙摆手:“萧队,我不吸。”
  尤太华看样子平时不吸烟,接过烟以后开始四处寻摸哪有打火机,但没有找到,看到麻子从兜里摸了出来,便伸手想拿过来给萧何吏点上,但麻子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往前走了两步,弯腰给萧何吏点上了。
  萧何吏深深吸了一口,然后将一口烟雾远远地吐了出来,随意地说:“也不算正式汇报,就当闲聊,你们把各自中队的情况简单说一下吧。”

  尤太华回头望了一眼仍在门外扭腰的苏银忠,然后征询地望着萧何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