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了二十年的时间,终于成为最高公务员》
第77节

作者: 守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年轻女子轻笑道:“时间太晚,来的又仓促,你看,又是在马路上,呵呵,只好改日厚谢了。”
  “哪里哪里,徐总您太客气了,没少麻烦您。”路大记者说着与同伴上了采访车,并摇下车窗玻璃挥手告别。
  年轻女子这才从兜里抽出一支手,朝路记者挥了挥:“替我向王主任问好。”
  “一定一定。”
  采访车走了,年轻女子转过身来,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渐渐铺上了一层寒霜,眼神凌厉地盯着歪带皮帽的年轻人,那歪皮帽不敢看这个年轻女子,低着头站在那里,一句话也不敢说。

  “为什么用这车?”年轻女子的声音虽然很好听,但却显得那么冰冷。
  “其他车都出去了。”歪戴皮帽年轻人的声音好像有些发抖。
  “如果再用带公司标记的车运这种货,我就帮你长点记性!”声音残酷而又冰冷,绝不像出自一个年轻女子的口中,连萧何吏和陆春晖都有点不寒而栗,更不用说那个歪戴皮帽的年轻人了。
  年轻女子对刚才给记者递红包的穿西装男人说道:“扣他三个月工资。”说完转头又对歪戴皮帽的年轻人喝道:“滚吧。”
  歪戴皮帽年轻人和同伙如大赦一般飞奔到各自车上离去,随年轻女子来的几个大汉却仍留在原地。年轻女子又摆了一下手,一众大汉这才毫无声息地转身钻进了悍马后面的三辆车中。
  年轻女子面色如霜,转身向悍马走去,边走边拿出了电话。
  萧何吏捅了一下陆春晖:“咱们也走吧。”
  陆春晖有点气急败坏地压低声音说:“轻点说话,等他们走了咱们再走。”
  萧何吏刚想点头,兜里的手机却突然刺耳地响了起来。
  年轻女子听到了铃声,微微有些吃惊,转过身向萧何吏的方向看过来。
  陆春晖愤怒加埋怨地瞪着萧何吏,萧何吏苦笑了一声,硬着头皮走了出来,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向路边走去,与年轻女子擦肩而过时顺手接起了电话:“喂,你好。”
  “您好,刚才是您通知报社……”
  “哦,是我……”
  萧何吏和年轻女子都没有说完,就不约而同地放下了电话,因为已经不用话筒,说话的人就在身边。
  那些大汉从车里一个个又跳了出来。

  年轻女子没有回头,只是举起手向后摆了摆,那些大汉就又钻回了车中。
  萧何吏已经大体猜出眼前这个女子是谁了,心里说一点也不紧张那是假的,毕竟这是他第一次和“黑社会”的人打交道,而且还是“黑社会”的女头领。
  年轻女子慢慢地向前走了两步,盯着萧何吏看了许久,慢慢地伸出了一只纤纤玉手:“您好,我是神康绿色食品集团的徐少姑。”声音很温柔,完全没有刚才的冰冷。
  萧何吏向前迎了一步,伸手握住了那只小手:“你好,我叫萧何吏。”

  “不管你是受人指使还是处心积虑,我都感谢您对我们质量的监督。”徐少姑说的很客气,目光却如刀锋一样锐利而冰冷。
  萧何吏的心不由自主地颤了一下,刚想要解释,黄猛带着血迹的脸庞却浮现了上来,借着那股怒气和怨气,把心一横,用无畏的目光迎了上去。
  两个人对视着,一动也不动。
  过了许久,徐少姑眼里的寒意略有些消释,但语气却依然冰冷:“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我希望你对神农绿康一如既往地关注到此为止!”
  萧何吏淡淡地说:“谈不上关注,我也是今天才听说你们这家企业。”
  徐少姑脸上闪过了一丝不可思议的神情,她静静地盯着萧何吏的眼睛,想发现些什么,但只看到了坦然。半响,她缓缓点了点头:“再见!”
  萧何吏心里莫名地一宽,也点点头说道:“再见。”
  可徐少姑并没有走,脸上反而浮现出一丝古怪的笑容,萧何吏正在奇怪,却突然发现自己居然还在握着徐少姑的小手,连忙把手松开。
  原来自己居然紧张的连手都没有知觉了!萧何吏的脸腾的变红了,羞愧地恨不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徐少姑看着萧何吏的窘态,有些想笑,但强忍住了,只是在回头的瞬间还是在嘴角释放了一丝笑意,随即又板起脸款款向悍马车走去。
  “等等。”萧何吏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又喊住了徐少姑:“最后我想问一句,今天车上装的是不是病死肉?”
  徐少姑身体顿了一顿,但没有再停留,也没有回答,径直登上悍马扬尘而去,后面三辆轿车也紧随其后远去了。
  过了好一会,陆春晖才从冬青后面钻了出来,一脸的担忧地责备道:“你怎么把真名告诉她了?”
  萧何吏轻轻叹了口气:“不告诉她又如何呢,手机号是用我身份证办的。”
  两个人一时无语。
  半响,陆春晖仿佛是为了调节气氛,开玩笑地说:“行啊,你就算挨顿黑砖头断条腿也值了,握住小手那么长时间。”
  话一出口,就后悔了,一点也不好笑,只能让这个冰冷的夜晚徒增寒意。回到租住的小破屋里,躺在床上的萧何吏翻来覆去睡不着,心里千头万绪。上任的前夜,本来就是个兴奋、期待、忐忑的夜晚,现在又加上了些许恐惧和忧虑,能睡着才怪。
  她不会派人来报复吧?萧何吏反复掂量着,以前总觉得政府的人特牛,谁也不敢惹,现在才知道政府里的人也分三六九等,并不是个个都厉害的,其实自己挨顿黑砖头和普通老百姓没什么两样!
  还有今天的撤退,到底是为什么?自己错在哪了呢?乔局长不会因为这个事把自己的队长给免了吧?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明天自然见分晓。
  辗转反侧了许久的萧何吏索性不再想这些事情,用被子蒙住头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便早早起来,出门看到明媚的阳光,心情一下子敞亮了起来,昨天晚上都在瞎想什么啊,净个人吓唬个人,青天白日朗朗乾坤的,哪有什么黑社会。转回屋特意洗了洗头,又擦了擦皮鞋,临出门对着镜子又照了几照,这才信步出门。
  来到单位,打扫完卫生,看着熟悉的一切,心里竟有些感伤,毕竟在这里工作了三年,这一去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
  刚坐了一会,冯连才上楼了,推门喊了一声:“何吏,到我办公室来。”说完夹着包边掏钥匙边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萧何吏不敢怠慢,赶紧跟了过去。一进门,冯连才笑容满面地问道:“何吏,考虑的怎么样了?”
  萧何吏挠了挠头,推脱道:“冯局长,我还没想好,要不先去了看看再说吧。”

  冯连才的笑容一僵:“怎么?”
  萧何吏很为难地说:“我总感觉不好,如果让他们知道了,不得骂死我啊。”
  冯连才沉下脸,用责备的口气说道:“何吏,要干成大事,这么婆婆妈妈,瞻前顾后,优柔寡断的可不好。”顿了一顿,又用一种拍板的口气说道:“就按我说的办了!何吏,不用怕,出了问题有我担着,你把心放肚子里!”说完就拿包站了起来,一副准备出发的架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