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了二十年的时间,终于成为最高公务员》
第76节

作者: 守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苏队,萧队在现场,就是局里派下来的萧何吏队长,他的意思……”黄猛又犹豫了,抬头看着萧何吏。
  已经到了这步田地,也没法再退缩了,萧何吏把心一横,故作轻松地对黄猛笑笑,伸手接过了电话:“苏队,我是萧何吏。”
  “哦,萧队长啊,你好啊。”对方很客气,也很冷淡:“你还没来队里,很多事情不清楚,让他们赶紧撤回来,等你上任后我再给你汇报。”
  对方的话很清楚,你还不是队长,想指手画脚等上任了再说。
  萧何吏笑了笑:“苏队啊,我是外行,意见还是你拿,不过我觉得现在不清不楚地撤走不太好吧?”
  “现在不走,一会你就走不了了,赶紧让他们回来!”最后一句话语气极其不耐烦,并隐隐含有命令的口气。
  萧何吏拿着电话没出声,脸色很不好看。
  那边也仿佛觉得语气有些不妥,又解释道:“这也是局领导的意思。”
  萧何吏火往上撞,心想整个二队就只有朱兆强一个人有正式编制,其余的人不管是这队长那队长说到底无一例外都是临时工,叫你一声苏队是尊重你,现在居然还拿局领导来压我,凭你也能认识局领导?想到这里萧何吏语气也冷淡了下来:“呵呵,局领导的意见?哪个局领导的意见?”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快点叫他们接电话。”那边的口气越来越不耐烦。
  “让局领导直接给我打电话!”萧何吏说完便狠狠地扣了电话,深深做了几次深呼吸后,心里开始隐隐有些后悔,越想越觉得这事心里没底,就问黄猛:“今天的执法程序各方面都没有错吧?”
  黄猛明白萧何吏的忧虑,很激昂地说道:“萧队,您放心,没有半点错误,如果出了问题我把头割给你!”
  “哦,那就好。”萧何吏点点头,略略踏实了一点。可看看周围越聚越多的人群,心里又多少有些紧张起来,从来没处理过类似的事情,也不知道最后是什么样的结果。其实也不能怪自己冲动,今天的事情就像做梦一样,几乎就没有让自己考虑的时间,一步步就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黄猛三个又去催对方打开车厢,萧何吏这才注意到那两个记者不见了,扫了一圈,却发现他们已经回到了采访车上。正在奇怪,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萧何吏以为是陆春晖打来的,便回头瞟了一眼身后的冬青丛,顺手接通了电话:“喂!”
  “小萧吗?我是苏银祥,你在现场?马上撤回来。”电话里传来苏局长的声音。
  萧何吏觉得头翁的一声,刚才他以为那个“苏队”是虚张声势,所以才底气很足地说让局领导给自己打电话,谁知道还真打过来了,看来确实是局领导的意思,这下麻烦大了。
  黄猛听到了萧何吏的电话,目光竟有一丝完全洞悉的凄凉,两个同伴也悲哀摇摇头,三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一脸无奈地走了回来。
  “苏局长,可是……”萧何吏使劲定了定心神,尽量把语气放平缓,想解释一下。
  “小萧,你还没上任,很多事不清楚,撤回来。”话语很简洁,语气也还算和蔼。
  “可是……”

  “二队的工作,能干你就干,不能干就别干!但是,我请你不要给局里添乱!”语气突然变得严厉起来,而且很难听。
  萧何吏头上开始有点冒汗:“苏局……”
  可是对方根本不听解释:“马上带着动检所的人撤下来,不要问为什么,如果觉得我说话力度不够,我可以让乔局长亲自给你打电话。”苏银祥口气又变得很平淡,语速也很慢,每一个字都非常清晰地传了过来。
  虽然声音不高,语气也不激烈,但在萧何吏听来还是不啻于一个炸雷,连乔局长都惊动了,看来自己这次是真的闯祸了。
  萧何吏拿着对方已经挂断的手机,有点失魂落魄地站在那里,怎么办呢?为什么要撤呢?猛一抬头,却突然发现黄猛三个人都站在自己面前,正用理解的眼光看着他,心里不由一暖,他们是怕自己为难啊。

  “咱们撤吧,萧队。”黄猛语气很平静:“如果领导打电话以前我们能打开车厢,把他们的违法行为坐实的话还可以顶,现在没机会了。”话语虽然平静,却充满了惆怅和惋惜的味道。
  萧何吏感觉眼里有点发酸,:“你们的伤……对不住你们了!”
  黄猛抹了一把自己头上的血迹,一副不在意的样子:“习惯了!萧队,您别往心里去。”顿了一顿又低下头有点内疚地轻声说道:“都是我们给您添麻烦了。”
  萧何吏觉得眼中有东西就要掉下来,赶紧转过身挥了挥手:“快走吧,先去医院看看。”
  黄猛与两个同伴走到路边,打开自行车的锁,骑上走了。围观的人对着他们的背影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趁这个机会,萧何吏悄悄地挪到了陆春晖藏身之处。

  陆春晖被萧何吏一脸悲愤的样子吓了一跳,关心地问:“没事吧?”
  萧何吏摇摇头不说话,目光阴冷地盯着外面那辆写有神农绿康的冷藏车和那个歪戴皮帽的年轻人。
  那个歪戴皮帽的年轻人见动检人员撤了,又开始得意起来,不断地叫嚷着,周围的人群也在议论中逐渐散去。
  突然一辆悍马车驶了过来,后面跟着三辆黑色轿车,四辆车都停在了路边。从悍马车里下来了一个年轻女子,身穿一件深色过膝的毛皮大衣,看上去很高档,不知道是什么皮的,或许是貂皮吧,脚上穿的是一双高筒棕褐色的皮靴,显得既雍华贵又有几分英武,一头乌发高高的盘起,脸庞在月色映照下如凝脂一般柔和,而眉宇间却散发着一股勃勃英气。
  说来也怪,刚才还很嚣张的歪戴皮帽年轻人,却仿佛怕极了这个年轻女孩,低着头慢慢退到众人身后去了,一声也不敢叫了。
  年轻女子一下车便朝那辆采访车走了过去。
  那个记者正在车内接一个电话,见到了年轻女子一边慌忙下车点头示意,一边对着电话一个劲地说:“好……好……好,我明白,好,好。”

  等记者放下了电话,年轻女子笑吟地说:“路大记者,好久不见,还认得我么?”
  那记者连忙笑道:“哎呀,徐总在东州谁人不识啊,怎么?这点小事连您也惊动了啊?”这位路大记者仿佛想跟女子握手,无奈女子两手都插在大衣的口袋里,没有一点握手的意思,只有作罢。
  年轻女子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这点小事还用**心吗?我是好久没见路大记者了,听说你来了,这不赶紧来过来看看。”说完转身对身后的人说:“没什么事了,让看热闹的散了吧。”
  身后的七八个大汉也不言语,径直向已经稀落的人群走去,看热闹的人也识趣,不等赶就四散而去了。
  萧何吏和陆春晖躲在靠墙的一大丛冬青后面,由于灯光昏暗,没有被发现。

  “路大记者”笑道:“没什么事我就回去了,刚才社里王主任给我打电话了,您放心吧。”
  年轻女子给后面一个穿西装的男人使了个眼色,那男人走过去把一个纸包递到了记者手里。
  路大记者假客套了一下:“哎呀,徐总太客气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