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37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另一个短头发的女孩迎了过来,看样子是代南州的女朋友,热情的张罗着我们坐下,还招呼其他几个女孩儿过来,叽叽喳喳的跟我们聊天。宿舍里的女生都围了过来,只有徐子鱼推说自己身体不舒服,依然坐在那里看书。
  聊天的话题自然离不开昨晚上的事,大概跟代南州说的情况也差不多,我听了几句,就不再关注,转头往徐子鱼身上看过去。
  情况有些出乎我的预料,按理来说,跟阴魂接触之后,身上会沾染浓郁的阴气,可徐子鱼身上却看不出来,只是有些精神萎靡,脸上有些微微水肿,另外眼睛下面,眼袋比较明显。
  从面相上来看,下眼睑部位属于“子女宫”,徐子鱼下眼睑丰厚,微微向上隆起,这是子女将成之相。
  一般来说,这种面相,预示着子女将要成年行冠礼,而且有所成就。可徐子鱼才是一个大三学生,哪儿来的子女?
  青春期的男生女生坐在一起,怎么聊都不会烦,转眼就到了熄灯的时间了。
  等熄灯后半个小时,确定寝管阿姨不会再上来溜达,我们打着个手电筒,悄悄摸到了徐子鱼的宿舍,打开了宿舍门。
  刚一开门,我就感觉到一股阴气扑面而来,之前的疑惑彻底消失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徐子鱼身上没有沾染阴气,但这宿舍里,绝对有阴魂活动过。
  我打起精神,默念了一遍静心咒之后,正打算开口劝同学们小心一点,结果四下了看了一圈,一群人全都紧绷着脸,紧张的不行,索性我也不再增加这紧张气氛了,就没有说话。
  漆黑的宿舍里,只有手电筒的光芒照出来前方一片光亮的地方,再加上周围明显比外面冷上几分的环境,易学社的人早没了之前的雄心壮志,一个个只是硬着头皮强撑着。
  只有代南州还算胆大,举着手电筒,当先走到徐子鱼的床铺上,把上面盖着的塑料布一掀,兴奋的说,“那个血脸盆留下的印记就在这里。”

  手电筒的光照上去之后,却发现床单已经不在了,床铺上只剩下褥子还在,褥子的中间部位,隐约还能看到一个原型的血色图案,估计是床单上的血水渗下来的。
  看到这一团血迹,跟听别人讲述这东西,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感觉,连我都觉得身边有些冷嗖嗖的,更别说其他的同学了,一个个都吓的不敢说话了。
  我走过去,伸手在那血印上按了一下,然后放在眼前搓了搓,确定这的确是血迹,只不过这残血上却充满了阴邪气息,连摸起来都有些冰冷,像是刚从冰窖中拿出来的一般。
  我正在思索这血的异常,黄社长那边伸手把一张黄符贴到了那血色印迹上面,然后赶紧缩手回去,哆哆嗦嗦的说,“成了,咱们镇住这血印就行了,接下来去厕所看看怎么样?”
  其他人估计也正有此意,纷纷出言附和。我也点了点头,宿舍里并没有阴魂存在,估计还是得去厕所里看看才行。
  一行人火速离开宿舍,赶到了厕所。
  还没进去门,厕所里阴气就扑面而来,浓郁的让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厕所本就是纳阴之所,平日里都会比其他地方冷上几分,更别说此时阴气缭绕之下了,温度至少比外面低上十度。

  代南州嘀咕着说,“咋这么冷啊?”之前还表现大胆的他,这时候也面有惧色了。
  众人都在厕所门前踟蹰不前,最后还是黄社长脸上挂不住了,拿着黄符给自己壮了壮胆,当先走了进去。
  进到厕所里面之后,我眼睛直接盯住了最里侧的小隔间,那里的阴气最为浓郁。
  厕所跟宿舍里不一样,晚上熄灯之后,里面的声控灯并不会关。明亮的灯光照射下,一群人反倒是比之前胆子大了不少,叽叽喳喳的喊着让妖魔鬼怪速速现身。
  他们闹腾的时候,我抬脚走到最后一个隔间外面,打开了隔间门。
  代南州他们看到了我的举动,也纷纷跟了过来,不过我摆了摆手,让他们在外面等着。
  进去之后,那股阴寒的气息更加浓郁了,但里面依然是空无一物。
  阴魂没有实体,如果它不想让你看见,普通人是根本看不见的,只有风水大师给开了天眼才能看到。

  我现在还没有这个能力,所以只是站在里面,闭上眼感受着。
  就在这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了一个稚嫩的童声。
  “大哥哥,你是来找我吗?”
  听到这个声音,我心里一震,刚才闭上眼的时候,我心里一直在默念寻鬼咒。这个咒语能让我在未开天眼的情况下,确定身边鬼物的位置。可一直到这个声音响起来的时候,我根本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我睁开眼,眼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小女孩,她长长的头发,圆圆的脸,身上没穿衣服,只是包裹着一件破旧的床单。两只非常大的眼睛看着我,似乎充满了好奇。

  看起来,她就像是一个正常的小女孩,可仔细看就会发现,她白白的皮肤下面,隐藏着一丝黛青色,站在灯光下面,也没有影子。
  看着眼前貌似一脸纯真的小女孩,我心里发麻。《死人经》上说,只要念动寻鬼咒,身边一丈范围内的鬼物,绝对无所遁形,谁知道我才第一次使用,就遇到了意外。
  印象中,我见过中学同学郭明明的魂魄,见过刘总祖宗在祖坟外现行,可他们的魂魄都非常模糊,远不如眼前这个小女孩凝实。这个小女孩给我的感觉,就像当初看到的那个女尸一样,好像是真真切切的身体站在我面前。
  可我心里清楚的知道,刚才我走进这个隔间的时候,这里什么都没有。
  我捏紧了手里的桃木枝,一点也不敢因为小姑娘纯真的外表而大意。当初那个女尸外表看起来也很窈窕动人,可她一出手,就是杀人手段。
  僵持了一会儿,这小女孩觉得无聊了,冲我做了个鬼脸,推开隔间的门,蹦蹦跳跳的跑了出去。
  我刚松了口气,转而想起来易学社的人还在外面,心里一紧,赶紧跟了出去。
  刚走到门口,迎面就撞到了代南州,看到我之后,他松了口气,问我说,“你在里面干啥啊,咋还听到你跟人在说话的声音呢?你别吓人啊。”
  我怕出事,顾不上跟他说,赶紧推开他走出来,抬眼一看,易学社的同学都站在不远处,一脸好奇的往我这里看,似乎根本没看到之前那个小女孩儿。
  我四下里找了下,发现那个小女孩正站在厕所门口,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往里面看着,看到我出来之后,又对我做了个鬼脸,然后一转身,就往厕所外面去了。
  日期:2016-06-08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