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36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众人过去一问,徐子鱼说她晚上睡着之后,忽然有个小女孩过来把她叫醒了,告诉她说她床上有很多血。徐子鱼掀开被子一看,被窝里面不知道啥时候放着一个洗脸盆,里面半盆的鲜血,吓得赶紧下了床。

  然后那小女孩让她端着脸盆去把血倒到厕所里面,她稀里糊涂的就跟着小女孩去了厕所。等到了厕所,倒了洗脸盆里的半盆血之后,她去水管那里,想洗一下洗脸盆,结果一扭水龙头,里面流出来的全都是鲜血……
  她吓的回身去看那小女孩,结果小女孩这时候忽然跳到了水槽里,抱着水龙头,大口大口的喝着里面流出来的鲜血……
  徐子鱼这才吓的尖叫起来,惊醒了半宿舍的人。
  一群人被徐子鱼将的故事吓坏了,结果回去一问她宿舍的人,宿舍的人纷纷嗤之以鼻,说当时她们还没睡觉呢,哪儿有什么小女孩,就是徐子鱼睡了一会儿觉,忽然一个人起床端着脸盆去水房了,她们当时还以为是去洗漱呢,根本就没问。
  众人这才放心下来,说徐子鱼只是做了个噩梦,然后还梦游了出来,劝她别害怕。只有徐子鱼一个人信誓旦旦的说这是真的。
  闹了好一会儿,徐子鱼在众人的劝慰下,精神好了一点,回到宿舍准备睡觉了。
  可就在她爬上床,准备钻进被窝里的时候,忽然又是一声尖叫。
  还没散去的众人围上去一看,徐子鱼的床上,一个血红色的圆形图案印在上面,看模样,正好是一个洗脸盆底部的图案……
  代南州的故事讲完,宿舍里的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一个舍友开口问道,“没这么邪门儿吧?是不是她床单上正好印的那个图案?”
  代南州嘴一瞥,“要是印的图案,我还会来跟你们说?告诉你,那个图案根本就不是印的,而是真正鲜血组成的图案……女生宿舍的人,当时就报了警,早上时候还有丨警丨察在呢,现在那个宿舍锁了门,谁都不让进,听说丨警丨察已经拿着血样回去化验了。”
  “那血是谁的血,徐子鱼的?”又有一个同学开口问道。
  代南州一拍大腿,“问题就在这儿啊,徐子鱼虽然被吓的够呛,但她身上压根儿就没有伤口,谁也不知道那血是从哪儿来的。早上我们易学社的人合计了一下,这绝对是一次灵异事件!”
  说完,他凑过来,得意的看着我,又开口说,“这种事情靠丨警丨察可没用,得靠咱们这些懂风水知识的人才行!易学社的大伙儿商量好了,准备晚上时候溜进去查探一下。怎么样,周易同学,有没有兴趣一起?”
  这家伙估计连八卦都说不全,口气倒是不小,还有易学社那些人也都一样,知道点风水学的皮毛知识,就整天给人看相算命,还组织啥鬼屋探险,怎么危险刺激怎么来。
  也幸好那些鬼屋什么的,大多都是瞎编出来的,否则的话,他们有几条命也不够送的。
  “不是说丨警丨察封了宿舍门,谁都不让进吗?你们准备怎么去?”
  代南州得意的一笑,从口袋里掏出来一把钥匙,冲我晃着,“哥们儿女朋友就是她们宿舍的宿舍长,我已经把钥匙要过来了,晚上只要能溜进宿舍楼,保准能进到宿舍里头。”
  我想了一下,有心想劝劝他不要去冒险,但看看他这精神头儿,明显也劝不住,索性作罢,只是点点头说,“那行,你们去的时候通知我。”
  “得嘞!”代南州兴奋的拍了拍我肩膀,“有你去,咱们今天保准能把这事的原因给找出来!”

  不是我想去凑热闹,主要是这事儿透漏着凶险,代南州他们轻易闯进去,怕是要遇到危险。
  大凡涉及鬼物阴魂之事,只要见血,那就必然不是小事。人身上本来就有阳气,而血液是阳气最浓郁的地方,舌尖血和指尖血更是能破尽几乎一切邪煞。
  鬼物阴魂天生便害怕人血,一旦遇到鬼物与人血接触也不害怕的情况,就一定要小心了。更何况,按照代南州所说,当时那徐子鱼可是端着半脸盆的血……
  如果情况属实,那个小女孩绝对不是一般的阴魂,恐怕我也对付不了。
  唯一有利的情况是,徐子鱼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这说明那阴魂暂时没有伤人的心思。
  约定好这件事之后,我开始做准备工作。当初帮刘总看祖坟风水时候,托他弄来的朱砂还有许多,我装到了行李箱里,一起带来了,而学校的浴室里,收集业水也很方便。

  简单准备了这两样东西之后,我又跑学校后山上,采了一些桃木枝回来。
  桃木剑是风水师最常见的法器,不过真正使用桃木剑的时候,需要有“炁”的支撑,普通人拿桃木剑也没用,弄个桃木枝,蘸了朱砂和业水,勉强也可以防身,聊胜于无。
  《死人经》里面,记载了许多对付鬼物的符箓、法器的使用之法,威力都很不凡,只是在感悟到“炁”之前,这些东西都用不上,有再多的方法也没用。
  这也是一些民间风水师和真正的风水大师之间的区别,民间风水师或许也懂很多风水知识,但没感悟到“炁”,永远无法登堂入室,永远只是普通人。
  准备好这些东西,天色已晚,回到宿舍的时候,代南州已经在等我了,看到我回来,急匆匆的带我来到女生宿舍楼的外面,跟易学社的人会合。
  易学社此次出动了十几号人,其中还有两个女生。听代南州说,这十几个名额还抢手的很,基本上是会长、副会长和一些干事才能参与,普通社员根本没有机会。
  会合之后,易学社的黄社长看到我手里的桃木枝,问我这是什么东西。

  给他介绍了之后,黄社长有些不以为然,伸手就从口袋里掏出来一把金灿灿的黄符,笑着冲我说,“咱们都准备好了,一大把的镇鬼符,今天晚上只要那东西出来,保管叫它有来无回!”
  这家伙可把我吓了一跳,看着他手里有模有样的黄符,我差点当真,不过要过来一张看了之后,我才失望的叹了口气。
  符箓上面的铭文,实际上也是一种阵法。虽然我还未感悟到“炁”的存在,但也触摸到了边缘,勉强能感受到符箓上的力量,可黄社长这一把黄符,完全就是鬼画符,不光在《死人经》里从未见过,而且从上面我也感应不到一丝力量。
  我问了下他这些黄符是怎么来的,黄社长露出一丝肉痛的表情,说是从一个易学大师那里求来的。
  说是“求”,但显然这东西价格不菲。我也没再多问,只是坚持把蘸了朱砂和业水的桃木枝给每人发了一根,说是有备无患。黄社长这才不情不愿的拿到手里。

  准备妥当之后,我们就准备往女生宿舍楼进了。原本我还担心怎么进去,做好了翻墙的准备,谁知道黄社长给每人发了一张吊牌,过去跟女生宿舍楼的保安说我们是来检查宿舍违规电器的,然后就带着我们大摇大摆的走进去了。
  不得不说,黄社长做这些偷鸡摸狗事情的能力,可比他风水学知识强多了。
  进到女生宿舍之后,因为天色尚早,我们也不敢这么光明长大的去开那个宿舍们。代南州带着我们去了另外一个女生宿舍。徐子鱼宿舍被封闭之后,她们宿舍的人暂时就在这个宿舍借宿。
  见到徐子鱼的时候,这个齐肩中长发、面容姣好的女孩,正抱着腿,坐在床上看书。见到我们进来之后,她身子往后缩了缩,脸上露出一丝慌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