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930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成军看了他一眼,缓缓说道:“都过去了,我现在什么都不想提,你一个外人,了解这些干什么,就算温华娇那贱人真有是冤情,我也不想帮她,我恨不得她下地狱,永不超生!”
  叶少阳看他咬牙切齿的模样,知道这么问他是不会说的,想了想,试探道:“能不能让我见见你母亲?”
  “一个疯子,有什么好见的。”
  成军停顿了一下,随后态度缓下来,道:“她已经疯了,什么都不知道,你见也白见。”
  叶少阳沉吟片刻,道:“我想看看,能不能把她治好。”
  成军猛然转头,投来冷峻的目光,沉声说道:“不要拿我母亲开玩笑。我已经绝望了,不想再经历失望。”
  叶少阳道:“我不开玩笑,你母亲突然疯癫,必有缘故,我猜测……或许是中了巫术之类的邪法吧,我是道士。或许有办法。”
  成军两眼之中,放出光来,随即又暗淡下去,摇摇头:“没用的,连里翁大祭司都治不好,别说你了。”
  叶少阳心中一动,循循善诱:“我虽然没把握,但我法力不在他之下,试试吧,万一行呢,反正她也疯了,情况再坏也不会比现在更坏吧?”
  成军沉吟不语,半晌,叹了口气,道:“你跟我来吧。”
  起身走向另一个房间。

  叶少阳立即跟上。
  素洁躺在隔壁卧室的床上,睁着眼睛,在灯光下,叶少阳见到她双眼中蒙着一层白膜,好像白内障一样,头发蓬乱,形容枯槁。
  叶少阳算着她最多不过四十多岁,可以看上去却像一个老人。
  对于叶少阳的到来,她视而不见。
  叶少阳坐到床边,抓住她一只手,用罡气感知她的身体,顿时倒吸一口气:

  她体内完全感觉不到一丝生气,但也没有尸气,说明不是行尸。心脉之中,仿佛有一层壁障,包裹着某种东西。
  蛊虫?
  如果是蛊,还不是一般的蛊。自己对蛊术本来就不太懂,加上十八神针也不在身边,也是有点束手无策。
  成军看着他的脸色,暗暗叹了口气,道:“是不是没有办法?”

  “她似乎是中蛊了。”
  “不是似乎,本来就是蛊。”
  成军说道,“是温华娇下的命蛊,没法解除,连里翁祭司也是束手无策。”
  叶少阳闻言大惊,道:“你怎么知道是温华娇下的蛊?”
  “是里翁说的,她体内,有一只温华娇临死前、用自己的血下的蛊,她随后就死,这蛊极为厉害,除了本人没法解除,连里翁也办不到。”
  叶少阳听了这话,更是惊诧不已:温华娇会下蛊?她不是汉人吗?

  “温华娇,为什么要下蛊害你母亲?她们不是好朋友吗?”叶少阳先道出最重要的疑问。
  “不知道,”成军冷哼一声,“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她为什么这么恶毒,温华娇死了,我妈疯了,我也没地方问去。”
  叶少阳道:“你这话说的不对,人做事总要有目的,她要是害你母亲,必然有原因。”
  成军主动说起一段往事:

  那是温华娇临死的那一天晚上。
  事前毫无征兆。甚至温华娇当天还好好的。
  素洁平时跟温华娇后面学刺绣,那天晚上自己在家绣个东西,巧的是遇到个难题,想要当面去问问温华娇。
  两家也不远,于是素洁去她家里拜访。
  这种事在平时也是寻常。
  刚到温华娇家胡同口,素洁就看到慕清雨慌慌张张跑来,说是温华娇生了急病,要去请大夫。
  素洁赶紧前去探望。
  当时慕清风正好上山采药去了,不在家。
  然后……等慕清雨回家,温华娇已经死了,素洁也疯了。
  说完这段往事,成军哼了一声道:
  “你说,当时就她们两个人在房间,不是温华娇死前下的蛊,又会是谁?里翁后来检查过,说我母亲身上中的蛊,正是温华娇平时所养。
  里翁与温华娇怎么说也是母子一场,如果不是有确凿证据,他怎么会说出这种话?”
  叶少阳想了想,道:“不对啊,你说你母亲回来就疯了,那之前她去素洁家的经过,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是里翁兄妹告诉我的。”
  叶少阳缓缓点头,说道:“温华娇是一个汉人,她会下蛊?”
  “会的。不然我怎么会冤枉她。她跟我母亲关系很好,这件事别人不知道,我可是知道。老祭司死后,把家传的挂关于巫术的书籍给了她,本来是让她将来交给里翁。
  她一个人带孩子生活,比较无聊,就学习了那本书上的巫术。这是她亲口告诉我母亲的,因为有一回我母亲下了蛊,命在旦夕,就是她出手相救。所以她们两个关系才会那么好。
  她会巫术这件事,除了里翁家人,就只有我们一家知道了。”
  原来如此……
  叶少阳想了想,道:“按照你说的这些,你怀疑温华娇害你母亲,都是里翁一个人说的了,你就这么深信他的话?”
  成军有些吃惊的看着叶少阳,神情中还有一丝不惜。
  “不然呢,我又不会巫术,温华娇也死了,我找谁去问真相?再说,里翁跟温华娇好歹母子一场,如果没有确凿证据,他怎么会揭自己继母的短?就冲这人品,他说的,我都相信。”
  叶少阳笑笑,“这话不对,如果真是温华娇所为,里翁顾忌继母的面子,反正死无对证,他又为什么要告诉你真相?”
  成军看着他,用肯定的语气说道:“这说明,他为人坦诚。这也正是我最佩服他的地方,所以这件事我烂在肚里,没有跟任何人说,免得里翁祭司不好做人。”
  叶少阳无语。
  “而且,里翁心中对我母亲感到愧疚,经常来这里,给她送吃的东西,还帮她看病。对这么样一个好人,我不想亵渎他。”
  成军态度冷下去,“你一再引导我怀疑他,究竟什么居心,难道想挑拨我们?”
  叶少阳知道他的观念根深蒂固,根本说不通,想了想,激活了掌心瓜瓜的魂印,让成军等一等。
  大约过了几分钟,瓜瓜从窗外飞进来,落在叶少阳身边。
  成军看到这孩子居然会飞,眼珠子差点掉在地上,饶是他对巫术之类深信不疑,但毕竟是普通人,哪里见过真正的鬼怪之类。
  当下站起来,缓缓后退,又关心母亲的安危,站在门口不肯走,也不敢动,吓的两腿打颤。
  的确是个孝子。
  叶少阳暗暗叹了口气。

  “老大,我正要上来找你来着,有很多消息要告诉你!”
  “稍等吧,你先帮我看看这人,附体上去,看她体内到底怎么回事。”
  之前张小蕊中蛊之后,他也让瓜瓜这么做过,附身上去感知蛊虫的情况,但因为蛊中蛊太过恶毒,蛊虫捉摸不定。
  瓜瓜怕伤了张小蕊的心脉,不敢擅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