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29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到袋子里面的东西,楚天齐和曲刚都是眼前一亮。塑料袋里是一个黑色的钱包,钱包外面有一个银灰色的标识,这个标识正是警徽图案。对望一眼,曲刚伸手接过袋子,隔着袋子打开了钱包。
  钱包里没有钱,只有一张卡,还有一张二寸大小的黑白小照片。照片正中是一个女人抱着一个小男孩,女人梳着长辫子,辫子从脑后绕过,垂在前胸处,女人大概三十岁左右的样子。女人怀里的孩子也不过两岁大小,看那样子像是在挣扎着大哭。照片中,孩子脸形和女人很像,而且孩子左边嘴角处有一小圈轮廓线,像是有脏东西没擦掉。
  楚天齐和曲刚对望一眼,两人眼中满是惊喜。照片中,母子两人的脸形很像一个人,而且孩子嘴角的特殊标识也太明显了。
  把头转向村民老刘,楚天齐一笑:“老刘,就这些?”
  “就这些。”老刘答过后,马上又补充道,“里面确实没钱,我连那个钱包碰都没碰。前些年,我做过几天村里的联防员,配合乡里做过法制宣传,我知道保存证据的重要性,更知道证据不能破坏。为了怕说不清,我在拿钱包的时候,才用塑料袋直接包上的。”
  楚天齐一笑:“老刘,你误会了,我并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发现的东西越多,一旦被证明是我们派的人放的,那么你得到的奖励就越多。”他看出来了,这个老刘很看重这个,否则也不可能二次回玉米地里找东西,更不会直接向派出所汇报。正常情况下,村民一般都是报告村里,由村领导再汇报的。
  “哦,是这么回事?”老刘脸上表情一松,“那我再回去找找。”
  “先不要去了,天马上就黑了。一旦你找东西时让我们派的人发现了,那么你前面的奖励也就没有了。不过你放心,你是第一个在你地里发现的东西,即使我们在那里再有所发现,奖励也归你。”楚天齐担心老刘会有危险,才再次用对方关心的事进行劝阻,“你先去忙吧。”

  “好,好。”连着答应两声,老刘“嘿嘿”一笑,支吾着道,“那……那什么时候给……奖励?能给多少?”
  “我们还需要核实。”说着,楚天齐一指高峰,“三天后联系高同志。”
  “好,好。”老刘看了高峰一眼,“高同志,那我就找你了。”
  高峰点点头:“好的,注意保密。”
  “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说的,我还怕别人从那块地里发现秘密呢。”说着,老刘又重点盯着高峰看了一会,然后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下车后,老刘再次绕到汽车另一面,隔着玻璃对高峰道:“三天后我找你。”说着,还用右手做了个“六”的手势。
  知道对方在提醒自己“九月六号”,高峰干脆也用手势做了回答,他的手势是“OK”。

  没想到七十多岁的老刘,也照样回了个“OK”,才心满意足的背着手走开了。
  曲刚不禁莞尔:“真是财迷。”
  “有点。不过他提供的信息可是重要线索。”说着,楚天齐把头转向高峰,“你怎么看?”
  “我认为,程绪来过这里,那块玉米地现场就是他弄的。我去现场看了,地上留的鞋印鞋号比我的脚小一号左右,我穿四十三号的。我和程绪做过一段室友,知道他平时穿四十一、二号的鞋。”说着,高峰一指曲刚手中的塑料袋,“这个警用钱包里的照片,更能说明问题。照片里两人显然是母子,那个孩子左嘴角处有一小圈不规则轮廓线,而程绪左边嘴角正好就有这样的一块胎记。”
  “老曲,你怎么看?”楚天齐把头转向曲刚。
  “我认可高峰的分析,程绪肯定在附近出现过。”曲刚道,“至于程绪为什么把车放到相反的方向,可能是为了迷惑我们,也可能是不得以而为之。程绪去玉米地里掰玉米,肯定是为了充饥,至于他是什么时候去的,那就不得而知了。还有他现在可能在哪,也是我们需要分析的。”
  高峰接过了话头:“我随村民老刘去过玉米地,从玉米秧的颜色,以及秧苗根土的干湿程度看,玉米秧被弄倒,离现在也就十五、六小时左右,大概就是昨天半夜十一点到今天凌晨三、四点的样子。有一部分玉米秧不在现场,可能是被他弄去点火烤玉米用了。这些玉米秧只要是晒个半天就能用,估计他是担心在山上弄其它柴草时被发现吧。”

  “那他晒玉米秧就不怕被发现了?”曲刚提出了质疑,然后话题一转,“从他掰玉米情形看,肯定是没得吃了,说明他跑的比较仓促,没有准备足量的干粮。如果这样的话,那么他也跑不远,很可能就在这附近的山上,我们必须得组织人搜山。只是这山上有一些小灌木,他隐在里面的话,一时不太好发现。而他却很容易看到有人上去,继续进行转移。要是那样的话,搜寻难度就更大了。”
  楚天齐忽然想到了厉剑抓捕二驴子等人的事,便说道:“如果他就在附近的话,会躲在哪,山上还是山下?”
  曲刚回答:“应该是山上,那样视野要开阔的多,而且一般会有一个逃跑缓冲时间,而且被发现的机率相对要小。”
  楚天齐接着发问:“如果在山上的话,他是不是应该在山洞里,或是一个有遮挡的地方?”
  “一般情况下,会是这样的。因为他需要休息,肯定需要遮风挡雨的地方。另外,睡在洞里或是有遮挡的地方,会增加安全感,我们普通人这样,犯罪嫌疑人就更是如此了。”曲刚一笑,“局长,你有什么好办法?”
  “也算不上好办法。我就在想,如果是他熟睡的时候,我们行动,占据了制高点。那么,等他醒来或是发现的时候,我们也已对他形成了包围圈,最起码会更容易发现他的行踪。”说到这里,楚天齐停了下来。
  “凌晨一点到四点这段时间,应该是人们睡的最香的时候,从他掰玉米的时间看,肯定也是看中了这一点。他大天白日肯定不敢睡的踏实,或者根本就不敢睡,那么后半夜会是他最困乏也最容易懈怠的时候。我们在那个时间段上山,等到天光渐亮的时候,已经形成了事实的包围圈。”说到这里,曲刚又不无疑虑的说,“只是这首先需要划定他的藏身范围,另外也要防止在深夜上山时被他察觉,如果他半夜跑了话,那么再想找就又费事了。”

  楚天齐略微想了想,说道:“藏身范围,我想应该是临近山顶的山石下或山洞中,这样既能保证视野相对开阔,也能保证相对隐秘。我们只要在深夜有人到达山顶,那么在天亮时就很容易监控他的行踪了。”
  高峰接了话:“我补充一下,从他掰玉米的地块看,他很可能就在那块玉米地靠的那座山上,要不就是在那座山的背面,也就是在阴面高处。我们可以在天黑前,派几个人从阴面上山,我以前从那走过,那有一条狭窄的山谷。山谷非常隐秘,不容易被发现,即使被他发现,那么他也就暴露了。这几个人上山后,就可以在制高点隐蔽下来,以监视他可能的行动。等到大批警力上山的时候,万一他被打草惊蛇了,我们的人也可以在他意想不到的方位,发现他的行踪。”

  日期:2017-05-07 10: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