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热,嫂子穿得少,我没忍住……》
第24节

作者: Ny763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这么一说,女人笑得更灿烂了,说就算是真的跳下去,那也是她自己的选择,既然是自己选择的路,那为什么不能笑着面对呢?并且现在没有死成,那等于就是新生了,这还不应该高兴高兴?
  我问女人为什么突然不跳了,她说是因为我刚才救了她。
  这下我真的有些纳闷了,我说我刚才是让她不跳就让开,并没有喊她不跳,并且我的一句话应该也没有那么大的作用。

  女人解释说生和死之间,有时候其实只需要一个理由,并且我长得很像她死去的弟弟,看到我,她就决定了要继续活下去,因为她知道这是她弟弟想看到的。
  女人给我讲起了她的身世,我才知道她从小父母双亡,她弟弟又有先天性的疾病,为了筹钱给她弟弟治病,她从上大学起就被人包养,毕业后也没有找合适的工作,而是去做了小姐,因为这样来钱快,一不小心她还成了头牌,只不过她弟弟的病终究是没有能够治好,前几天刚去世了。
  她这一辈子的寄托就是给她弟弟治好病,弟弟这么一走,她一下子就觉得生无可恋,并且现在的生活也根本不是她想过的,所以她觉得自己还不如死了好。
  她之所以在江边没有跳下去,倒不是因为怕死,而是她觉得自己的身子太脏了,她不知道到了地下该怎么面对她的父母,所以有些犹豫。
  看着眼前这笑容灿烂的女人,我实在是想不到她居然有这么坎坷的经历。
  女人问我叫什么名字,然后让我喊她念姐,又问我来这里做什么。
  我说我是来找兼职工作的,念姐说如果我愿意相信她,就跟她走。

  念姐在县城似乎很有能量,帮我在一家ktv找了一个服务生的工作,只用晚上上班,并且也不介意我的手受伤,明天晚上就可以来上班,每个月底薪一千五再加上包房的消费提成。
  虽然待遇不是很高,但是毕竟只是兼职,这已经很不错了。
  工作有了着落,我心情一下子好了很多,路过一家拳击馆,我突然想到要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这件事。
  见里边还有人,我进去问了一下,听到学拳击一个月的学费都要两千,吓得我赶紧跑了出来。
  没办法,看来只能是自己练了。

  我偷偷地在拳击馆的门外看着里边的人在对打,暗暗地记住了几个拳击招式,这才离开。
  第二天我又去找柳若兰说我申请晚上不上晚自习,我要去打工挣生活费的事情,她有些狐疑地看了我一眼,还是答应了我的要求。
  她应该是知道我家里的条件才答应的,不过估计她没想到我这么快就能找到工作,所以才有些不相信我。
  只不过,临走的时候柳若兰又骂了我一句变态,似乎对于我在厕所里对她做的事情还在记恨。

  她的这句话,让我一下子就有些火了,我说柳若兰,昨天老子替你背了黑锅,你睁着眼睛说瞎话的事情我都还没跟你算账,你这是什么意思?
  她估计是没想到我会突然这么吼她,赶紧说就算是这样我也不能占她便宜,她是我的老师。
  我说老师怎么了?我们在山上的时候更过分的事情都发生过,你这么随便的女人,占点儿便宜算什么。
  话一出口,我才感觉自己好像有些说漏嘴了,她是个随便的女人这种话我还从来没有直接对她说过,不过想来她凭着这句话也猜不出我就是那个她在qq里喊老公的对象。

  不过让我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柳若兰刚才还有些凶巴巴的,我这话一出口,她突然一下子变得像是有些委屈,然后竟然慢慢地哭了起来。
  我一下子有些傻了,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我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问柳若兰哭什么,我说我今天可没有占她的便宜。
  柳若兰边哭边问我凭什么说她是个随便的女人,她什么时候随便了?在山上的时候她是为了逃跑才接近我的,在山洞里那次她根本就不知道我对她做了什么。

  她质问我为什么占了她的便宜还要这么侮辱她。
  我很想说你如果不随便的话,为什么会照那种照片,还在网上随便叫别人老公。
  只不过看到柳若兰那似乎受尽了委屈楚楚可怜的眼神,我这话还真说不出口,只有赶紧跑掉。
  我晚上在qq上问柳若兰为什么不理我,柳若兰还是没有理我,我只好又将她穿着暴露的照片发了一遍,说她要是再不理我,我就把这照片发到网上去。
  这次等了一会儿,柳若兰才给我回话,说她最近有点儿忙,所以没时间回我。
  我说再忙也不能不理老公啊,她让我不要误会,她只是在我的苦苦要求之下才喊我了一声老公,就算是在网上,她也并没有把我当老公看待。
  她的这话让我有些想发火,估计她也是感觉到话说得有些绝了,她又解释说不管是在真实世界还是在网上,要开始一段感情都需要用心对待,她和我接触还不多,所以暂时还不能接受我做她的男朋友,如果我真的这么喜欢她,那我们两人可以先从好朋友开始。
  虽然知道她这是为了稳住我,但我也并不是很在意,只要她愿意和我继续在网上交往下去就行,至于那些虚名,在我看来根本就不重要。

  我又问她最近在忙什么,是不是真有这么忙,忙得连手机都没时间看。
  她说有个学生很不听话,今天还把她气哭了。
  我开始安慰她,虽然在柳若兰当面哭的时候我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但是这个时候通过手机聊起来,我却好像暖男附体一般,和柳若兰东拉西扯地说了半天,她居然开始心情好了起来。
  我开始有意从网上找一些色色的段子发过去,柳若兰一开始还骂我流氓,后来说我好污,再到后来,她居然开始和我探讨起某些段子的内容来。
  和柳若兰聊得有些晚,两人似乎都还有些意犹未尽,到最后柳若兰说我知道她长什么样子,但是她却不知道我长什么样,这不公平,她要看看我的照片。
  我说我是农村长大的,手机都才会用没多久,不知道怎么照相,她说我骗人,说如果我不照相给她看她就不理我了。
  看她在字里行间对我有些撒娇的意思,想到说这话的可是我的美女老师,我不由得兴奋不已。

  还有些真怕柳若兰就此不理我了,我赶紧拿着手机在网上搜怎么照相,研究了半天,终于是学会了,不过我可不敢真把自己的照片照了传过去,想了一下,我把旁边傻大哥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一个超人的面Ju戴在了脸上,然后照了一张发给了柳若兰。
  柳若兰说这不算,我说我真的就是超人,无论她再怎么说我就不松口,最后柳若兰只有放弃,说她以后就叫我超人了,希望我真的能够像超人一样,在她需要保护的时候能够出来保护她。
  我说那是一定的,我做超人就是为了保护你。
  柳若兰说要睡觉了,我让她再叫我一声老公,我本以为柳若兰这次肯定不会答应的,毕竟她刚才都已经把话说清楚了,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柳若兰竟然很干脆地说了一句老公晚安。

  就因为她的这句话,我又是一个晚上都没有能够睡着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