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677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随后,他又掏出手机给保卫科长打电话,告诉他:“马上给分局报警,一定要确保我们青工的人身安全。”
  走在路上,他越想越不对劲,决定去医院找肖大成商量商量。
  到了市立医院的干诊病房,看到肖大成靠在床头上,正眉飞色舞和两个小护士在那里胡侃。他心里好笑,在厂子里要死要活的,到了这就啥事也没有了,戏演的很有水平嘛。看到有人来了,两个小护士马上拿起床头的体温计往外走,许副厂长侧身让过,对肖大成说:“老大,你这里滋润的很哪,我都想也上这来病两天了。”
  肖大成和他是多少年的搭档,熟不拘礼,笑着说:“别扯没用的,说说厂里是个什么情况。”
  于是,许副厂长就把评估中出现的怪事向他讲了一遍。

  肖大成沉思了一会,说:“我明白了,这就是市长要卖药厂的真正原因!”
  许副厂长说:“现在厂子里工人们人心惶惶,也没个主心骨,倒让两个小青年李君和张小东成了领头的了,就是他们提出来要撵走评估师,我当时就表态了,支持他们”。
  肖大成沉默不语,半晌不再说话,眼睛在房间里扫来扫去,突然,他坐直了身子,脸上露出了诡秘的笑容,对许副厂长说:“我倒有个主意,可以将计就计。”
  许副厂长不明就里,疑惑地看着肖大成,静听下文。
  肖大成却不说了,他又想了片刻,对许副厂长说:“你先回去,我还要仔细考虑一下,等想法成熟了我在告诉你。另外,你明天上班以后,和那俩个小青年说,我也支持他们。不过,事务所的工作不要干涉,我们是国有企业,市政府要来审计评估,那是人家应有的权力,我们必须好好配合,这一点你一定要记住。”

  许副厂长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这两个相互矛盾的决定,到底是怎么在肖大成的脑子里形成了统一,他所谓的将计就计指的是什么,他还没想明白。
  第二天一上班,许国就让财务科长给事务所打电话,通知他们,在不带那些流氓过来的前提下,可以继续来厂工作,否则,还会把他们撵走。
  然后,他把李君和张小东找来,把肖厂长的支持告诉了他们,同时,也把让评估师继续工作的要求也讲了。说这是肖厂长的命令,必须执行,两人互相对视了一下,都从对方的脸上看到了失望和无奈,但也只能表示同意了。
  萧博翰也很快的听到了汉江制药厂的这个情况,从林林总总的一些消息来看,吕剑强已经和葛副市长等人形成了默契,这个汉江制药厂的收购恐怕他们都已经内定了,自己该怎么办,自己能不能拿下这个项目呢?

  萧博翰心情有点郁闷起来,除了他很想要这个项目之外,他还为市政府这个决定感到惋惜,这样大的一个厂子,要照现在的审计来看,最后只怕就落不下几个钱了,葛副市长这些人也太过心狠,他们就不顾全一下厂里那些勤勤恳恳工作了几十年的职工吗?
  从这件事情上萧博翰海看出另一个问题,那就是在目前的柳林市,华子建并没有真正的获得他应有的权利,他还没有完全的掌控住柳林市的方方面面,柳林市原有的强大势力集团还没有给他腾开相应的空间,否则,葛副市长等人怎么敢于如此的贱卖国有资产啊。
  萧博翰也开始着手准备了,他叫来了历可豪,看着历可豪走进来,萧博翰沉思着说:“可豪,对汉江制药厂的研究和筹备工作你要抓紧一点,同时你可以让秦寒水等人为你加强制药厂的信息通畅,不要最后让我们措手不及。”
  历可豪也有点忧心忡忡的样子,他心里想,这个制药厂的事情可能会很麻烦的,现在已经有苗头显示了吕剑强和葛副市长等人是串通一气的想要达成制药厂的交易,恒道集团强行上手,会不会费心费力,最后两手空空呢?
  萧博翰看着历可豪,也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就又说:“可豪,放开手脚的做吧,这个项目就算我们最后没有得到,但也要奋力争取,不要担心我们的花费。”
  “萧总,你确定我们一定要尽力而为吗?”
  “当然了,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我希望得到这个厂子。”
  历可豪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一样的说:“行,那我就全面投入到这个收购项目中来,为下一步收购资金的充足,我看我们可以让孙亚俊把别墅区也开始销售,这样就可以回笼很大一部分资金了。”
  萧博翰点头说:“行,按你的计划执行吧,孙亚俊那里我会直接给他电话的。”

  历可豪也就没有什么顾虑了,告辞回去,开始全力以赴的准备对汉江制药厂进行收购了。
  萧博翰在;历可豪走后,拿起了电话,他要给孙亚俊讲几个问题,但电话没有人接,萧博翰估计孙亚俊可能是在工地上,太吵杂了,没有听到自己的电话,他就压住了电话,准备过段时间再和孙亚俊联系。
  但萧博翰绝没有想到,现在的孙亚俊已经坐在了一个茶楼里,而他的对面,是三个长相诡谲,狠辣的人,他们的眼中流露出来的是一种让人心寒的杀意。
  孙亚俊低着头,看着眼前的那盏茶水,他的心也和这茶叶一样,沉到了杯底,这几个人已经是第三次逼迫他了,他们给孙亚俊发出了最后的通牒,如果孙亚俊再不能配合他们的行动,他们就只要把当年孙亚俊刺杀萧老大的事情透露给萧博翰了。
  孙亚俊端着茶杯的手微微的有点颤抖着,说:“不是我不想做这件事情,关键是这样的机会几乎没有,萧总每天出来的时候都会带上很多保镖的,就凭我们几个人,肯定是没有办法靠近他。”
  坐在孙亚俊对面的三个人中的一个就狠狠的瞪了孙亚俊一眼,这人的长相真是不敢恭维,又矮又胖,皮肤又黑又粗,暴牙凸眼塌鼻梁,刁钻狡黠,丑不堪言,但他眼中却能射出刀锋一样的目光,这种眼光具有极强的威慑,恐吓力度。
  孙亚俊又打了个哆嗦。
  对面的这个人就说:“孙亚俊,我实话告诉你,这次事情你是躲不掉,也拖不过去的,今天我们约你出来就是给你一个最后的期限,三天之内,你要是还不能找到一个机会,那么我们就不在等你了,后果你自己想明白。”
  “你们再宽限几天吧?”
  “我们给你的时间已经够长了,都将近十天了,这样吧,你想办法吧萧博翰引到你的工地上去,你不是说现在正在帮他装修别墅吗,那就让他去看装修,我们可以伪装成装修的工人,到时候突然发难,凭我们几个的身手,再加上你,应该能置他于死地了。”这个暴牙客很冷静的帮孙亚俊说着方案。

  孙亚俊眼中就多出了一份无奈,到现在他算是尝到了什么叫着一失足成千古恨,自己已经算是穷途末路了,不管选择哪一样方式,后果其实也都是一样,就算是感到了萧博翰,但剩下的恒道弟兄能放过自己吗?
  不对萧博翰动手,这些人能放过自己吗?
  答案都是一样的,谁都不会放过自己,大错已铸,悔之晚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