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调戏班主任,发现了她的隐私,我震惊了》
第2033节

作者: 肤浅失眠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此时的我心里不由得一紧,苦大师不会是生气了吧?苦大师的手段我可是见识过的,半片香樟叶就能够将我的衣袖给割开,就如同利刃一般。
  要是苦大师生起气来,岂不是用两片茶叶子就能将我给干掉了?

  心中虽然有些紧张,但是我脸上还是不得不保持着恭敬的笑容。
  奶奶的,跟这些武功高的人就是没办法愉快的相处。
  良久,苦大师这才将目光移开了我的脸庞,然后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而我心里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然后再次回到我爸身边站立着,他们俩都是长辈,我一个晚辈自然是不好意思上桌的。
  看到苦大师的动作,我爸的眼神之中闪过一丝玩味儿,看着苦大师说道:“不知道苦大师来这里所为何事?”
  苦大师抬起头看了我爸一眼,淡然开口道:“闲来无事,想要找我师弟聊聊天。”
  “哦?那么敢问大师找到易湿了吗?”我爸说道,心里却活动了开来。
  这个地点是我爸他们精心挑选的,夏长江费劲了全部力量都没能够找到这里来,而这个苦大师又是怎么找上门的?
  “这是当然。”苦大师道。
  “我师弟有急事必须要离开这里一趟,让我来代劳他之前所要做的事情。”
  “嘶!让大师来代劳,这样不太好吧?”我爸脸上带着些许为难的表情。
  苦大师的眼角抽了抽,苦大师当然知道这样做不太好,若不是看在易湿的面子上,苦大师才不会无聊到来做这种无聊的事情。
  但是怎么现在觉得难为情的倒是张鸿才了?难道不应该是自己吗?
  “这没什么好不好的,这不过是我的修行罢了。”苦大师面无表情的说道。
  “原来是这样。”我爸这才‘恍然大悟’道。
  “那我就祝大师入世修行一切顺利吧。”
  说完我爸便对着苦大师伸出了右手。
  苦大师显然对这种握手礼感到非常不适应,眉头紧皱着。

  但是想了想苦大师还是伸出了手与我爸握在了一起,这让我在一旁看得心中别扭无比。
  小点点刚走出房间,便看到了师父苦大师与我爸握在一起的场景,这让小点点感到吃惊不已。
  在小点点的印象之中,师父苦大师从来就是一个和外界因素格格不入的人。
  当然,这都只能算是好听点的说法。
  说难听一点,苦大师基本上是属于落伍了,在喜马拉雅山待了那么久,恐怕连很多现代社会的因素都没有搞懂吧?
  “师父,你怎么现在才来?”小点点带着奇怪的表情看着苦大师问道。
  我爸与苦大师这才松开了各自的手,苦大师则看着小点点说道:“其实我早就已经到达这里了,只不过一直在周围溜达。”
  小点点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对着苦大师说道:“你确实该出来溜达溜达了。”
  再不溜达,恐怕就变成野人了。
  当然,这句话小点点没有说出来,要不然苦大师脸上的表情一定会很精彩。
  “师叔呢?”小点点问道。
  “你师叔有急事要回昆仑山一趟,我留下来。”苦大师道。
  听到易湿竟然赶回昆仑山了,小点点更加的诧异了起来。
  据说自己这个师叔,三十多年都没有踏入过昆仑山一步,怎么今天想起回昆仑山了?师祖不会责罚于他吗?
  不过更让小点点吃惊的是苦大师的最后一句话。

  他留下来?
  小点点实在是想象不到师父苦大师以后和张鸿才一起居住在这里的场景,他俩不会打起来吧?
  谈论了几句,我便到厨房生火做起早饭来。
  这顿早饭吃得让我感觉实在是怪异无比,我爸、小点点还有苦大师三人都不是什么爱说话的人,我估计我找话题也只能遇上冷场,所以我也只能埋头吃饭。
  这么久以来,我还是头一回体验到食不言的滋味。
  这饭吃起来也太单调了吧?
  想起易湿之前教我的那套剑法其中还有几个点我没有搞懂,正准备今天问问他,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回昆仑山了,连招呼都不打一声。
  不过饭桌上其余的每个人一根手指头都能将我虐个七八遍了,我要不要问问他们?
  问我爸?从小到大我还从来没有什么需要学习的东西咨询过我爸,小时候都是我妈在一旁指导我。
  自从我妈死后,我爸奔波于我妈的死因,我与我爸见面的时间就更少了,更别谈说话,有时候一年到头甚至跟我爸的交流不超过寥寥数句。
  请教苦大师?
  虽然苦大师是我师伯,而刚刚苦大师也间接性的承认了我这个师侄,但是苦大师对我有意见就是瞎子也看得出来,恐怕问他得不到什么回应。

  问小点点……
  算了,还是我自己去领悟吧,免得挨打。
  吃完饭的苦大师淡淡的跟我们招呼了一声,然后便离开了宅子,应该是去村子周围查看地形了吧?
  他们这种会风水的人,似乎每到一个地方都得看看周围的地势如何。
  而我则来到了院子想着昨天易湿教我的剑法,配合蝴蝶刀再一次练了起来。
  无聊的小点点坐在院子里面的石桌旁边一边嗑着瓜子一边看着我练剑,这让我心中郁闷无比,这丫头真当在看免费表演啊?也不出面给我指点两下。
  没过多久,宅子外面便响起了汽车的声音,很快商蝶便手拿着一份资料走进了院子。

  “少主,这是音后传过来的资料,让我交到你的手上。”商蝶上前便将资料递到了我的面前。
  我这才收起了自己的蝴蝶刀,将资料拿在了手里开始翻阅起来。
  看来思思那边进展得很顺利,没想到这么快便有结果了,我以为我还得在这里待上一两天五音六律那里才能给我传来线索呢。
  这份资料是通过情报组织在公孙蓝兰的那份资料调查延伸出来的详细版。
  公孙蓝兰调查了这件事情那么多年,不知道什么原因在最关键的时刻停止了自己的调查,转而将这份资料转交给我,看来这个女人是想要再次激化张家与夏长江之间的矛盾。
  看着资料上所记载的事情,我指着上面的一个名字对着商蝶问道:“这个于小柏是谁?”
  资料上显示,如果想要查清楚当年的那件事情,这个于小柏是关键。
  “于小柏是当年夏黄河身边的心腹,也是夏家旁系于家的代言人。根据夏家严密调查,夏黄河的失踪与这个于小柏并没有任何关联,所以于小柏并没有受到什么处罚,夏黄河失踪之后,于小柏便回到于家开始接管于家的事务。”商蝶开口解释道。
  日期:2016-05-02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