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035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凡知道一些江湖典故的人,都应该知道,这个人,曾经携手陆左一起,在2012年的年末,在天山,拯救过世界。
  这件事情,只要是有心人,都还会记得的。
  那一次的事件,给陆左和杂毛小道笼罩了一层绝对强悍的光环,也收获了无数江湖人物的敬仰。
  而他居然被排除天下十大之外,这才是最让人意外的。
  不过如果真的这两人进来,那事情可就好玩了。
  王明、屈胖三、萧克明、陆言,这四个人,与陆左的关系都是极好的,几乎都是同进同退,天下十大里面,“陆左帮”如果占到了半壁江山,那么以后还怎么管理这帮人?
  难道要放权,把手中的权力都让给这帮江湖后辈?
  这才是最根本的矛盾。
  而此刻,所有人都看向了陆左,同样也看向了台上没有表明立场的五人来。
  白云观的海常真人,他是全国道教协会的理事长,属于半官方人物,而善扬真人代表的是顶级道门龙虎山天师道,符钧代表的则是顶级道门茅山宗,再加上一个西北豪门出身的马烈日,还有一个陆左。
  马烈日刚才跳出来对屈胖三的指责,已然表明了他的态度,那就是谁闹事,谁就是他的敌人。
  而事实上明眼人都能够瞧得出来,无论是屈胖三所说的“羞与其为伍”,还是王明所说的“恶心”,又或者其他人无言的反对,其实大部分的矛头,指向的其实都是马烈日。
  或许也有指向符钧的。
  也有可能是对三绝真人不满。
  总之,场上立场不明的人其实只有四个,而有三个人,他们的背后都有着三股强大的力量,而正因为如此,家大业大,估计是不会发声的。
  就算是江湖威望和颜面有损,他们最终也不会发声。

  这个叫做政治正确。
  果然,等待了许久,陆左终于站了出来。
  就仿佛一场戏剧,到了这个时候,终于压轴的一幕上场了,而为了这一刻,陆左在后面等待了许久,仿佛都快睡着了一般。
  这个时候,他走到前台上来。
  他伸出手来,而最早发声的屈胖三则是屁颠屁颠儿的跑到了他的跟前,十分狗腿地将话筒递给了他。

  这架势,嘿哟,真够给面儿的,我瞧见好多人都不由得吸了一口冷气。
  不知道为什么,陆左这个人看着十分中庸,从来不出挑,但莫名之间,却有一股能够服众的气度。
  这也是为什么明明每一个人都是千差万别的,但别人却会将王明、杂毛小道、屈胖三和我,都认成是“陆左帮”,而不是“王明帮”、“萧克明帮”……
  他们下意识地把陆左当成是领头的人。

  而此时此刻的陆左,也的确很沉静,他接过了麦克风,环视了一下周遭。
  每一个与他目光相对的人,都下意识地想要低下头去。
  除了有限的几个人,很少有人敢跟他对视。
  环视一周之后,陆左开口说道:“首先很感谢有关部门把我选入这个天下十大里面来,我知道领导们肯定也是做了许多的考量和权衡,方才会有今天这样的一个结果;对于这个名单,我不多做评价,只是想要问幕后主办方几个问题。”
  他的目光朝着黄天望等人那边望去,然后说道:“第一,我想问一下,到底是谁重启天下十大评选这个事情的?那个躲在背后的人,到底是何居心?”
  “第二,因为这一次评选而死去或者失踪的上百号人,这个责任,该由谁来负?”

  “第三,我很想知道,因为重重内幕而使得天下十大成为了笑话,金字招牌弄砸了,谁来负责?”
  说完这三个问题,陆左看向了黄天望,然后说道:“我缺席了最后的评选,不过据我所知,十五人大名单最终落到了民顾委的手里,那么我想问一下黄委员长,你能够回答我的这三个问题么?”
  他的话语犀利,直指本心,而率先发难的对象,则是民顾委的黄天望。
  他不找海常真人,不找总局老大,而是找黄天望。
  这并不是没有理由的。
  除了因为名单最后是经过民顾委的手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他对黄天望这个人,一直都挺不喜欢的。
  这里面有许多的恩怨,而据我得到的消息,是黄天望这个家伙,在陆左还很弱小的时候,曾经欺负过他。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现在陆左强势起来,却是准备把黄天望放在火上来烤了。

  只不过,他拿这些问题来质疑黄天望,这有什么意义?
  明眼人都能够看得出来,黄天望也不是最终做决定的那个人啊……
  果然,黄天望心中毫无歉意,面对着陆左的指责,他眯着眼睛,冷冷说道:“你说要负责,那么除了你之外,就没有更合适的人了。”
  陆左摇头,说我说的是负责,而不是收尾。
  黄天望冷笑,说还是你。
  陆左哈哈一笑,然后说道:“现如今的天下十大,已经是一个笑话了,我陆左也不敢位列其中,失了身份,不过我对于另外一个称号比较感兴趣,传说黄老先生被誉为大内第一高手——天下十大有十个人,大内第一高手却只有一个人,所以我刚才一直在想,阁下的这个帽子,戴太久了,不如脱下来吧?”
  啊?
  所有关心结局的人万万没有想到,陆左居然来了这么一个神转折。
  连黄天望也愣住了。
  他看向了陆左,说你这是准备挑战我?

  陆左点头,双手抱拳,立于胸前,恭敬地说道:“对,请指教。”
  陆左提出了三个问题,然后向那位朝堂上的顶尖高手提出了挑战。
  这做法许多人都看不懂,而即便是我,也只能够猜到他的几分用意,这里面除了表达自己的不满之外,还有一个,就是露出爪牙、打破权威。
  毕竟黄天望从某一种程度来讲,是朝廷的脸面,打败了他,就等同于打脸定下重启天下十大评选的决策人。
  至于陆左为什么要打破权威,将自己陷入那种极端危险的状态,我就有点儿不懂了。
  但是……
  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

  这话儿喊了几千年,对于当权者来说,都是最为痛恶的事情,然而对于身处底层的平民百姓来说,却一直都是津津乐道的。
  正因为如此,使得“侠”文化在世间大行其道,寄托了无数人的希望。
  陆左站出来,肯定有站出来的道理。
  只不过,他能够战胜黄天望么?
  我不由得替他捏了一把汗。
  要知道,大内第一高手可不是白叫的,早在二十年前、三十年前,这位民顾委的黄天望黄老先生,就已经位列天下顶尖高手行列,早在第一届天下十大评选之前,就曾经与宗教局王红旗、龙虎山善扬真人和茅山宗陶晋鸿真人齐名。
  日期:2016-10-15 07:2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